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20章

??==第二十章==

??这个问题能没人回答她,瑶娘也不可能去问别人,只能默默藏在心里。

??就在她陷入沉思之际,一个小丫头匆匆忙忙从门外跑进来:“外面出事了。”

??“出什么事了?”

??“留春、留春馆那边,胡侧妃要打翠竹的板子……”

??“什么事,竟要打翠竹板子?”

??大家面面相觑,瑶娘心中却是忍不住一紧,有了不好的猜测。

??“好像听说是翠竹偷了胡侧妃的首饰,被巧儿给发现了。那簪子是殿下赏给胡侧妃的,十分得她喜爱,所以侧妃大怒……”

??有人忍不住插嘴道:“这翠竹是小跨院里的人,胡侧妃哪能说打就打……”说着说着,此人自己都说不下去了。

??胡侧妃可是主子,而翠竹不过是个奶娘。奶娘也是下人,别说翠竹还是个奴生子,哪怕是个平民身,以胡侧妃的身份,打死也就打死了,连冤都没处喊。

??“要不,咱们去看看?”

??一个两个都忍不住好奇心,想去看看究竟。别看是打一个奶娘,可这奶娘却牵扯甚多,首先她是思懿院那边派过来的人,翠竹的亲姨母曹婆子又在府里当差,翠竹一家都是王妃的陪房,更不用说翠竹还是小郡主的奶娘。

??这胡侧妃是打算和王妃对上了啊,早就想着这胡侧妃肯定要出幺蛾子,这不就闹大了。

??*

??留春馆,翠竹被人死死的按在地上,分外狼狈。

??嫣红色的衫子上满是脏灰,头发乱了,脸上也一片狼藉,可那双眼却是死死地盯着人群中的一个人。

??这个人是梅枝。

??翠竹万万没想到梅枝竟会这么害她,她也不知道胡侧妃的簪子怎么就出现在她身上,之前她可是一直和梅枝在一起说话的。可无论她怎么解释,都没人信她,甚至除了梅枝,另又站出几个证明她确实偷偷进过胡侧妃房里的下人。

??翠竹知道这是刻意针对她的一个局。

??其实这个局很粗糙,她怎么可能进胡侧妃的房里,还去偷她簪子!她是穷疯了才会这么做!

??可没有人去理会这些,主子说你做了,你就是做了。

??四周围站了不少人,大多都是留春馆里的下人,还有些则是小跨院里的。小跨院的人大多都站在后面,面露唏嘘地看着被压在地上的翠竹。

??其实翠竹明白的道理大家都明白,可谁让你哪儿不去非往留春馆钻,这不就出事了。

??瑶娘也来了。

??她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来,可她还是来了,她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情会变成怎样。要知道她上辈子被胡侧妃借着由头惩治,也挨了好几次板子。

??没想到这辈子自己不冒头,倒是轮到翠竹了。

??她有一种兔死狐悲的苍凉感。

??“侧妃娘娘说了,赏她五板子,小惩大诫。”秋菊从屋里走出来,站在台阶上道。

??终究,胡侧妃还是不敢将晋王妃的人往死里整。

??有人应是,不多会儿,就有两个婆子提着凳子手拿板子走了过来。

??翠竹的嘴早就因为吵嚷被堵住了,婆子将她按在凳子上捆好,边道:“不过是五板子,打不死人,浑当是让你以后长点教训。”

??板子一下一下地打在翠竹身上,只能听见闷哼声。

??瑶娘没有再看,悄悄地离开了。

??她的心情有些不好,她想起了上辈子自己的遭遇。

??*

??五板子确实不重,翠竹挨了板子后,还能下来走路。

??没等胡侧妃发话,穆嬷嬷就命人将翠竹送走了。

??时至至今,翠竹已经不适合待在小跨院里了。且不提她手脚是不是干净,小郡主身边的奶娘本就有多,少一个翠竹,会少掉许多麻烦。

??明眼可见,现在的翠竹就是一个麻烦,穆嬷嬷是不会任麻烦留在小郡主身边的。

??瑶娘突然有一种明悟,也许上辈子她也是被这么送走的。无关于你犯错没犯错,是不是冤屈,上面人是不会管这一切的,她们只会从根本上衡量你的去与留,而并不在意此举会给对方的一生带来怎样的改变。

??若说之前瑶娘只是单纯的凭着上辈子的教训,想避开这一切,而亲眼目睹了翠竹的遭遇后,她才有一种深刻的认识。

??一种对于上位者思考模式的认知。

??她想翠竹肯定还会再回来的,如果王妃的心思真如她所猜想。

??果然第二天翠竹就回来了,是被晋王妃命人送去留春馆的。

??晋王妃说,胡侧妃教导有方,这不成器的丫头就送给胡侧妃调/教。虽与瑶娘上辈子情况完全不一样,却异途同归。

??翠竹会遭遇什么呢?

??瑶娘只要一想到,就觉得不寒而栗。

??她上辈子怎么就会认为王妃是个好人!

??哪知之后翠竹来小跨院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,让瑶娘撞见,却见她笑吟吟的。

??翠竹看见瑶娘,满脸都是得意:“苏奶娘昨儿熬了一夜,今儿个不用歇息?”

??看见这样的翠竹,瑶娘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??“这人和人啊,就是不一样,有些人天生就是下**才命,有些人啊注定与之不同。”丢下这话,翠竹就抱着自己的东西走了,留下瑶娘看着她的背影,半天缓不过来神儿。

??起先瑶娘不解翠竹为何如此得意,旋即明悟。也许每个人的追求本就是不一样的,她在翠竹笑容中看到了一种甘之如饴。

??她想,王妃肯定对翠竹说了什么。

??事情的发展已经与上辈子截然不同,瑶娘终于不用担心再重蹈覆辙了。可这一切并未让她放松警惕,反而更是小心翼翼,当然这是后话。

??*

??思懿院里,让人把翠竹领走后,周妈妈对晋王妃道:“娘娘,这翠竹如今已经被留春馆那边视为眼中钉,再塞过去,恐怕生不了什么作用。”

??贵妃榻上的晋王妃,正在低头看一本书,听了这话,她抬头看了看周妈妈道:“奶娘,我本就没指着她能起什么作用。”

??“那……”

??周妈妈很快就明白过来,说白了晋王妃就是给胡侧妃添堵来着。

??可损了翠竹,留春馆那边的势头更是打压不下,等于她们布置了许久的棋已经走废了。

??“你忘了还有一个?”晋王妃笑吟吟的。

??日光下她,脸上多了一丝红润,却还是带着一种病态的美。明明是弱不胜衣,眉宇间却带着让人不能忽视的、睿智的光芒。

??晋王妃不愧出身徐国公府,心智手段都是一等一,就是被这身子给连累了。每每想到这一切,周妈妈便不免心生感叹。

??“您是说那姓苏的奶娘?”周妈妈犹豫道。

??晋王妃点点头:“奶娘难道没发现此女极为聪明?借着翠竹的跳脱,隐藏了自己,并迅速在小郡主身边站稳了脚跟,可比这翠竹聪明多了,我之前倒是小看了她。”

??“可奴婢见她似乎并没有想攀高枝的打算。听人说,这姓苏的奶娘平日十分低调,从不迈出小跨院半步,在院子里也极少出门,不是在房里,就是在小郡主身边侍候。”

??“你忘了殿下?殿下可是经常去看小郡主。”

??周妈妈还有些发愣,晋王妃却是又道:“又有哪个女人不心悦殿下这种男人?”说着,她眉眼低垂一笑,竟给人一种风华绝代的错觉。

??可不是如此,晋王龙章凤姿、玉质金相、仪表堂堂,又出生高贵,乃是天生的皇子之尊。当年在京中时,便有无数贵女竞相倾倒,却被晋王妃拔了头筹。

??只是——

??其实周妈妈一直有句话想问却又不敢问:王妃你可是心悦殿下?

??若是心悦,为何从不主动亲近殿下,若是不心悦,又何必与那胡侧妃斗得风生水起。

??只是周妈妈不敢说,她想起了晋王妃还没出嫁之前的一次,那次王妃差点就死了。

??是晋王妃自己寻死的。

??周妈妈一直以为晋王妃不想嫁给晋王,可能是有了意中人,可她作为晋王妃的奶娘,却知道自家王妃还在闺阁的时候,从未对任何男人另眼相看过。

??这个疑惑埋藏在周妈妈心中十几年,也许会埋藏一辈子。

??*

??留春馆里,胡侧妃脸色阴沉地看着翠竹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。

??其实翠竹的态度很谦卑,可在胡侧妃眼里就是能从那谦卑的脸上,看到掩藏在其下的得意洋洋和险恶用心。

??胡侧妃甚至透过她看到一张脸,那是晋王妃的脸。

??一张清冷苍白,眉宇间总是充斥着浑不在意,却包含着最大恶意的脸。她甚至能看见晋王妃在对自己笑,笑得充满了鄙夷与讽刺。

??你再怎么得宠又如何,还不是任本妃**,你所谓的宠爱都是假的,假的……没了殿下,你什么也不是……

??胡侧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心中焦虑更甚。

??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!

??胡侧妃突然站了起来。

??“娘娘!”

??桃红急急地叫了一声,诧异地看着她。显然是她动作太突然,让桃红误解了什么。

??胡侧妃看着桃红的眼神,更是恼怒,她就是这么不理智的人?

??不过她并没有解释什么,而是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去看看小郡主。”

??桃红松了口气。

??如今留春馆可再经不起任何事儿了。

??*

??东次间里,穆嬷嬷坐在紫檀镶青玉山水图罗汉床上,胡侧妃坐在她对面的位置。

??玉燕端了两杯茶过来,搁在小几上,可胡侧妃只是端起来做个样子,并没有去喝。看得出胡侧妃这几日睡得不好,漂亮的凤眼下隐隐有些乌青。

??相较于胡侧妃的欲言又止,穆嬷嬷却是老神在在地喝着茶,似乎并不关心胡侧妃所为何来。

??终归究底,还是胡侧妃沉不住气些,她犹豫了半响,道出自己的来意:“嬷嬷,妾有些想小郡主了,能否将小郡主抱去留春馆过一夜?”

??不同于面对晋王妃时的张扬,她在面对穆嬷嬷甚至是谦卑的。

??胡侧妃并不蠢,她知道穆嬷嬷代表着谁,更是知道穆嬷嬷的身份——先德妃身边的掌事嬷嬷,德妃去世后,就在晋王身边服侍,晋王对其十分敬重,拿她当长辈看待。

??仅凭这些就足够胡侧妃对穆嬷嬷毕恭毕敬了。

??不同于晋王妃,穆嬷嬷可是晋王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