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1章

??==第四十一章==

??每到中午, 小厨房都是最热闹的时候。

??因为身上都有差事, 所以用饭都是换着用。尤其自打上次出了晋王来小跨院, 院子里却没有下人的事情, 玉燕和玉翠更是约束下人甚紧。

??瑶娘来小厨房拿自己的午饭。

??奶娘们的饭菜都是单做,因为要给小郡主喂奶,伙食都是一等一的好。不说有山珍海味, 也是鸡鸭鱼肉样样皆有,每天不重样,三餐之外的点心果子更是少不了。

??除了三荤一素外, 今儿还炖了汤,是猪蹄炖黄豆,另搁了些通草。这种汤最是下奶,隔三差五小厨房里就会炖上一锅, 给几个奶娘补补。

??奶白色的汤上漂浮着些许油花, 其中是一块块炖得酥烂的猪蹄, 间或有淡黄色的豆子,随着火势在其中上下起伏。汤是早上天不亮就炖下的, 用小火慢慢煨着, 此时打开盖子,一阵香气扑出,让人忍不住口涎泛滥。

??“真香,莫妈妈今儿做得什么好吃的,分我的点儿尝尝呗。”说话的是一个叫小满的小丫头,这丫头刚留头, 正是馋嘴的时候,见着什么好吃的就想尝两口。

??那会儿刚进小跨院的时候,还是个细条身子,如今却是吃得珠圆玉润。用院子里那些婆子们的话,过年的时候都能拉出去宰了。这话自然不是埋汰,而是一种带着忍俊不住的无奈。

??小满嘴甜,人也勤快,所以大家都是十分疼爱她的。

??见小满又嘴馋了,莫婆子失笑地拍开了她伸过来的胖爪子:“边上去,这是给几个奶娘准备的,你可不能吃。”

??小满咽了咽口涎,羡慕道:“苏奶娘她们的伙食真好,若是哪天我也能天天吃到她们的饭菜就好了。”

??一旁的王婆子正在往一个大木盆里装烧好的菜,听到这话,笑着打趣:“想吃那还不容易,赶紧找个男人嫁了,到时候给人添个小崽子,你也做奶娘去,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好差事。”

??赵婆子嗔她:“你还真是个不着五六的,小满还小,你跟她说这个,没得教坏她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塞了把茴香豆给小满:“给你填填嘴。”

??小满道了谢,笑得见牙不见眼跑开了。她们这些做粗使丫头的,一般用饭最后才轮得到她们。

??莫婆子见瑶娘走了进来,笑着对她道:“苏奶娘今儿挺早。”

??瑶娘点点头:“小郡主睡了,所以我先来,待会儿再换了玉燕姑娘来。”

??奶娘们的饭菜是早就做好装盘的,正在一旁搁着,只剩下装汤。莫婆子有些犹豫地望着瑶娘,问:“今儿炖了猪蹄汤,苏奶娘可是来一碗?”

??瑶娘惯是不喜荤,尤其最不喜欢这种荤汤。为了奶小郡主,平日里肉菜她都是尽量吃,肉汤却是从来不喝。不过瑶娘奶水好,喝不喝倒是关系不大,莫婆子也是清楚她的秉性,才会这么一问。

??哪知今儿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瑶娘竟点了点头。

??莫婆子诧异在心,不过这吃饭的事历来不好说,因为人的口味是时时刻刻变化的。昨儿不喜,说不定今儿就喜了,也没什么值得好奇的。

??瑶娘提着的食盒,回了自己房里。

??打开食盒,将饭菜一一端出来,菜色虽称不上是多么色香味俱全,但量却是十分多的,每样都有一小盘子。

??瑶小口小口的吃着饭,木箸尽往肉食上去。

??这若是让其他人看见,恐怕又要大吃一惊,之前就说了瑶娘喜素不喜荤。

??看得出瑶娘吃得有些勉强,可她依旧往嘴里填着,不光一碗饭吃完了,菜也吃得七七八八。

??这食量着实有些惊人,而瑶娘明明是撑肠拄腹的状态,最后还是忍着油腻将那一碗猪蹄汤给喝干净了。

??等吃完后,她甚至有一种食物都到了嗓子眼的感觉。

??瑶娘之所以这样是有原因的,最近这些日子她发现自己的奶水越来越少了。

??起先还不觉得,可随着小郡主食量一日大过一日,她已经开始感觉到吃力。

??按理说这种情况不该发生在瑶娘身上,她两辈子都是做过娘,又带过几个奶娃子,自然懂得怎样才能使奶水不断。她每天都会固定时间挤一些出来,不管小郡主有没有吃。这样的话,只要营养充分,奶量就一定能保持。

??可现在倒好,即使她每日都挤,奶还是越来越少了,及至这几日她甚至连涨奶的感觉都没了。

??瑶娘十分惊慌,她是做奶娘的,没奶还能是奶娘?该不是连差事都没得做!最起初她有些迁怒晋王,觉得都是因为他,才会造成如此局面。

??不过她惯是个胆小的,也不敢当着晋王面明说,只能能推就推,能挡就挡,并不忘偷偷地观察。后来发现似乎和晋王没什么关系,她是迁怒了。

??只是为什么奶水会变少?

??瑶娘左思右想才觉得,这肯定是和自己平时少吃荤食有关系,所以才会有今日这副情形。

??吃得太撑,瑶娘没敢乱走,而是在房里歇了歇,才把盘碗拿去厨房。之后去小楼里,换了玉燕去用饭。

??一晃,一天就过去。待钱奶娘和王奶娘两人过来上值,瑶娘就回了屋。

??她打了水来准备沐浴,就听见外面一阵动静。

??瑶娘打开房门往外看,小楼那边喧声嚷嚷,其中夹杂着小郡主的啼哭声,似乎出了什么事。

??她来不及多想,忙阖上房门,往小楼而去。进了房门就看见穆嬷嬷惊怒不已,钱奶娘和王奶娘如丧考批,玉翠抱着哭啼不止的小郡主脸色难看,玉燕却是不在了。

??屋里乱了一团糟,绿娥几个急得团团乱转。

??“怎么了这是?”

??一见瑶娘来了,钱奶娘就指着她道:“嬷嬷,我和王姐姐刚来上值,还没来得及给小郡主喂奶。肯定是苏奶娘馋嘴偷吃了什么,才会害得小郡主这样。”

??听到这话,瑶娘简直都懵了,也来不及解释,便急急来到玉翠身边。

??就见她怀里,小郡主头脸上全是一片片吓人的红疹子,而小郡主已经哭得声嘶力竭,面容涨红,越发显得那疹子可怖,肿得老高。

??听到这话,穆嬷嬷眼含凌厉地望了过来。

??瑶娘解释道:“我什么也没吃,今儿一天就吃了小厨房里饭菜。”

??钱奶娘得理不饶人,说得格外信誓旦旦:“小郡主这情形,一看就是出了疹子,这个月份的奶娃,除了奶娘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过给她,不可能有其他的原因。苏奶娘你若是真偷了嘴,就老实说吧,别耽误了小郡主的病情,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??“嬷嬷,奴婢真没有偷嘴。”

??其实穆嬷嬷下意识是愿意相信瑶娘的,这无关于其他,大抵是心知晋王和瑶娘的关系,一种格外的偏袒。可恰恰也是因为瑶娘和晋王私下里的关系,让穆嬷嬷对她生了疑。

??胡侧妃在晋王跟前受宠,是整个王府里的人都知道的,女人妒忌心有多么可怕,再没有从宫里出来的穆嬷嬷更为清楚的了。

??原本一个温顺贤淑的女子,可以因为妒忌心,做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事。皇宫里历来都少不了小产的嫔妃,夭折的皇嗣,襁褓里的奶娃容易夭折这是事实,可夭折的次数太多,谁都知道这其中不单纯。

??而这不单纯,恰恰就应在皇宫里那些美貌如花却个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们身上了。

??瑶娘会不会因为妒忌胡侧妃,因此而迁怒上小郡主?即使此事不是由妒忌而引发,可别忘了瑶娘可是晋王妃塞过来的,这些日子王妃和胡侧妃斗得如火如荼,是不是王妃命瑶娘下手,想毁了胡侧妃最大的仪仗?

??不过是电石火花之间,种种念头便闪过穆嬷嬷的脑海,也因此面对瑶娘的解释,她选择了沉默。

??穆嬷嬷态度显然也影响了玉翠甚至是绿娥等人,她们望着瑶娘的眼神闪烁不定,那其中的光芒似是怀疑。

??瑶娘突然觉得有些伤心。自打来到小跨院,她待人诚恳,为人勤快,而小跨院里的人带她也是亲热的、也许其他人待她友善还可能含着这样那样的目的,恰恰是玉燕及绿娥她们,她们的亲热是不掺杂任何个人目的的。

??她们都是小郡主身边服侍的人,自然都为着一个心愿,那就是侍候好小郡主。因为有着同样的心愿,所以大家格外有一种亲密感。

??而如今这种亲密,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而遭到了破坏。

??为何就如此脆弱?怎么就不信她?

??就在这时,玉翠突然说话了,“钱奶娘,没有影子的话还说不要乱说。苏奶娘的性格我们大家都了解,她不是个会说谎的人。”

??听到这话,瑶娘突然似乎一下子就有了力量。

??她感激地看了玉翠一眼,对穆嬷嬷道:“嬷嬷,瑶娘今儿确实除了小厨房的饭菜,再没吃过其他任何东西,还望嬷嬷明鉴。”

??“你到底吃没吃谁知道?”钱奶娘反驳。

??穆嬷嬷沉吟一下,道:“孰是孰非,暂且不论,到底是不是苏奶娘的原因致使小郡主发病,待会儿殿下来了自有公断。”

??说话间,玉燕已经领着刘良医匆忙走了进来。

??刘良医已是花甲之年,生得体格消瘦,留着几缕山羊胡。他本是宫中的太医,晋王就藩之时,便和晋王来到了晋州。在晋王府良医所任良医正,德高望重,医术超群。

??他随着玉燕入了内,便来到小郡主身前。先指挥着下人将小郡主放在床上,又从身后药童手里接过一枚银针,慢慢插在小郡主脖子上的一个位置,小郡主顿时平静下来,陷入昏睡之中。

??“这种哭法不行,让小郡主先休息一会儿。”说完,他才伸手去把脉。

??而就在这期间,不光胡侧妃到了,连晋王和晋王妃都来了。

??三人都是行色匆匆,显然是收到消息后就急急赶来了。

??胡侧妃入了内后,看到小郡主的情形,就哭了起来。一口一个我可怜的女儿,又去斥责玉燕等人是怎么侍候的。

??晋王妃柳眉紧皱,肃着脸,“胡侧妃,注意你的仪范,刘良医正在为小郡主诊治,能不能先闭上你的嘴?”

??其实若是可以,晋王妃是不愿意来的,她巴不得胡侧妃能倒霉,小郡主真夭了,她比谁都高兴。可惜她作为一府的女主人,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不出面。

??晋王进来后,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福成站在她身后。

??他俊脸一片冷肃,左手时不时转动着他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蓝宝戒指。若是熟知他性格的就能知道,他此时的心情是如何的不平静。

??见晋王妃发了话,胡侧妃不但不听,反倒驳了两句。他当即哼了一声,室中的空气突然冷了下来,让人犹如坠入冰窖。

??顿时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,恨不得连呼吸声都敛住,室中一片寂静,宛如无人之境。

??良久,刘良医徐徐吐出一口气,打破了整个寂静。

??“从目前来看,小郡主是因为食用了什么不合适体质的东西,才会出疹子。”

??作者有话要说:此乃存稿箱发射,面面有点事,昨天要发的红包,回家后就发。

??么么哒,今天还是五十,前排随机各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