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56章

??==第五十六章==

??瑶娘不敢接那项圈, 有些诚惶诚恐道:“王妃,这实在太贵重了。”

??晋王妃没有说话,一旁的紫烟笑着道:“苏奶娘人品贵重, 为人勤劳诚恳, 当得这赏。再说了,也不是赏给你的,而是给孩子。”

??这话又是在提之前那事, 瑶娘只能受了下来:“那奴婢代小儿谢王妃的赏。”

??似乎瑶娘接下这赏,就代表是自己人, 紫烟几个明眼可见态度软和了许多。

??紫菡问瑶娘:“苏奶娘, 你这孩子叫什么名儿。”得了瑶娘的回答, 她笑吟吟地对晋王妃道:“娘娘,您看这孩子长得多俊, 真是人如其名。”

??紫梦也连连点头:“可不是, 苏奶娘以后定是个好福气的。”

??接着以小宝作为中心点, 很是得了这几个丫头的夸赞。一番下来, 倒是给瑶娘一种自己与她们很亲近的错觉。而从始至终晋王妃一直话很少, 不过面上却一直带着笑,看她样子似乎是个很纵容丫头的人。

??王妃有些乏了, 挥退了瑶娘。

??紫菡自告奋勇,说要送瑶娘出去。

??瑶娘先是推拒, 实在推拒不得,便随着紫菡往外走去。

??“苏奶娘可真是好福气,我还是第一次见王妃如此另眼相看一个下人。”紫菡的笑容格外意味深长, “不过有件事倒是不假,跟着王妃的人从不会被亏待,”

??瑶娘眼神恍了恍,低头道:“王妃是个好人。”

??紫菡笑着摆摆手:“也是苏奶娘人品贵重,得王妃重视,我可没见着别人也有此殊荣。”她一面说着,一面伸手抚着小宝的脑袋:“真是个漂亮的娃娃,以后你娘就要享你的福了,可千万要争气些,争取早日出人头地,也不枉你娘辛辛苦苦一个人拉扯你长大。”

??见小宝似乎有些不安,瑶娘轻拍了他两下,略有些羞涩笑道:“孩子还小,谁知道以后是什么样,我也不求他能出人头地,只要康健无灾无难长大就好。”

??显然紫菡有些不赞同,“苏奶娘这种想法就错了,孩子是个好孩子,以后好不好还得看大人的栽培。就跟一棵小树苗,你悉心为它浇水施肥除草,风吹歪了,你要给他扶正了,这样他才能越长越大越长越高。有句话可能不中听,难道苏奶娘当个侍候人的下人,以后也让自己儿子当下人?还不是巴望他能出人头地。”

??多么好的说法,出人头地!

??可出人头地需要什么去支撑?显然不是瑶娘一个奶娘能办到的,而晋王妃这些人先是无限拔高小宝的好,各种好,哪个当娘的不愿听人说自己孩子好,听了自然心中欢喜。可好了以后,自然要更好,所以好心的提点和建议也跟来了。

??谁也不希望自己儿子以后也当个下人,若是没有上辈子的一切,若是瑶娘就只是个单纯的奶娘,可能这些人已经说动了她。

??可惜……

??“王妃可是十分看重苏奶娘的呢。”

??瑶娘心中清凉一片,面上却是有些局促地垂着头,紧紧抱着小宝。紫菡也没有再与她多说,过犹则不及,将她送出思懿院。

??一直到离远了,瑶娘才不禁吐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??她虽是有些不聪明,可也能看出这大饼画得有些远了。

??王妃这是想让她为她所用,目的显而易见,报酬则是小宝的未来。有一个王妃在背后撑着,以后无论小宝做什么,都会如有神助。但前提是晋王妃能信守诺言,前提是瑶娘能一直让她用在那个时候。

??可问题是小宝——

??瑶娘垂头看看怀里正睁着大眼睛看她的儿子,瞧他这惹人疼的可爱小摸样,她忍不住在他额上亲了亲。

??小宝如今才几个月大,扯到未来数年或是数十年,王妃这是碰着什么事了,竟病急乱投医急成这样?

??小宝突然被娘袭击了下,下意识就想拿小胖手摸自己脑门子。

??可惜人小胳膊短,又做得这副萌态,反而让瑶娘笑弯了眼。她也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,将儿子往上抱了抱,又亲了亲他的额头,并逗道:“小宝竟然都会害羞了。”

??他是害羞吗?他是害羞吗?他堂堂大乾朝的太子……

??好吧,他确实是害羞!

??小宝突然有种不敢见人的错觉,抱着瑶娘的颈子就将小脸蛋埋在她的颈窝儿处。

??真香,这就是娘的味道。

??他耳边突然响起方才瑶娘说的话——

??“……我也不求他能出人头地,只要康健无灾无难就好……”

??徐国公家的那个被幽禁到死的皇后脸可真大,竟然敢拿着他当筏子唆使他娘!

??*

??见苏奶娘母子让紫菡领下去,紫烟不禁叹了口气:“也不知这苏奶娘能不能明白咱们的意思?”

??若是换成别人,估计早就巴了上来,偏偏这苏奶娘愚笨至极,无论王妃怎么表示,她都一副懵懂不明的模样,也不知是人太傻,还是胆子太小。

??晋王妃笑了笑,垂首看着自己白皙纤长的指尖:“你真当她傻?她确实可能不聪明,但并不代表她笨。若是笨的话,那日她不会一直坚持,就是明知道即使将我攀扯进去,也保全不了自己,还不如谁也不靠,保持中立,还能博得几分老实的印象,本妃也得承她的人情。”

??“可若是她明白,怎么一直装傻?”紫梦有些不解道。

??“这大抵就是笨人想出的笨办法吧,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,所以不会自视太高。不像那姓胡的,明明蠢笨如猪,还跳得比谁都高。若是平时,本妃还挺欣赏她的识趣和老实,可惜……”

??可惜,这不是平时。

??如今晋王妃迫切地需要一个帮手,而显然在晋王眼里挂上号,又是小郡主身边人,且长相貌美不俗的苏奶娘,是最好的人选。

??“娘娘,那件事是真的?”紫蝶依旧有些不敢置信,不敢置信自家公爷竟会这么做。

??晋王妃脸色暗沉下来,没有说话,站起身进了里间。

??紫蝶忙跟了过去,紫梦无奈地看着紫蝶:“都这样了,还什么真的假的。”

??“可——”可王妃可是公爷的亲女儿!

??紫梦不用猜就知道紫蝶在想什么,道:“是夫人命人送的信,难道还有假的不成?!好了,你这嘴得改改,怎么每次都把不住门,每次都惹王妃不悦。”

??紫蝶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嘴,呐呐不做声。

??*

??在小宝上辈子的记忆中,上辈子父皇是有皇后的,可他却从来没有见到过。

??只知道皇后是徐国公家的女儿,前晋王妃。

??从他记事开始,徐皇后就一直被幽禁在凤仪宫,从不在人前露面,而徐国公家也一直很低调,深居简出,俨然不像是风光无限的后族。

??对此,小宝是不解过,这种不解一直到他死都没能解开,他也曾往他娘的死上想过,可总觉得不止于此。这徐皇后定是做过什么别的事,触怒了父皇,又或是徐国公府做下了什么事,被算在徐皇后身上,才会造成那样一副局面。

??小宝躺在榻上,翻了个身。

??他娘去给他洗衣裳了,重活回来让小宝最为羞耻的两件事就是,他娘总是锲而不舍想给他喂奶,再来就是他竟控制不住小便。

??大便也就算了,在要来之前他可以使劲哼哼,以求得到别人的注意力。他娘和玉蝉都是细心的人,自然能发现。

??可小便——

??小宝已经试过几次了,总是没感觉就尿出来了。

??对此,瑶娘将此归咎于都是那日燕姐儿吓到了小宝。

??关于这种迁怒,小宝窘然在心,但心里也是愿意这么相信的。不然他都活了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连小便都控制不住?

??不过这两日他已经在控制自己憋尿了,他从每次小便都会失禁,到渐渐能控制住一两次,并借由提醒告知大人快给他把尿。

??所以瑶娘发现儿子现在越来越懂事了,竟然知道要粑粑尿尿的时候,告诉给大人。

??瑶娘从外面走进来,手上还带着水汽。

??正值中午,大家都在用饭,她借着出来用饭的空档,帮儿子洗衣裳。

??玉蝉本是不让她洗,说没得伤了手,可瑶娘干惯了的,再加上玉蝉得看着小宝,哪里有空闲,总不能让人又帮自己照顾孩子,还要忙着洗衣裳,一个人看个孩子,本来就是捉襟见肘的。

??“夫人,快用饭吧。”没人的时候,玉蝉从不叫苏奶娘,而是夫人,瑶娘说了她几次让她不要叫夫人,她也不听。这也是小宝由此得出他娘是他爹侍妾这一说法,只是不知为何她娘竟放着养尊处优的王爷夫人不当,偏偏要去当个奶娘。

??刚来的时候,小宝也不懂,可前儿去了趟思懿院,他约莫是有些懂了,这大概就是笨娘自保的手段。瞧瞧当奶奶多好,没人放在眼里,也没人会对付。

??只是为何他竟成了货郎的儿子?打从小宝重活回来,他所得知的有限信息都告诉他,他爹不是他爹,而是一个货郎。

??这是他至今都想不明白的一个问题。

??瑶娘的饭已经在桌上摆上了,玉蝉刚吃完。

??她擦了手,来到桌前坐下,一面吃饭一面和玉蝉说:“你吃好没?没吃好跟我一起再用点。”

??玉蝉摇摇头:“吃好了,夫人自用就是,我给小宝少爷垫上尿布。”小宝之前尿湿了裤子,瑶娘给他洗换过之后,就让他光着屁股晾一晾,玉蝉怕小宝又尿了,拉湿了被褥。

??“叫什么少爷,叫小宝就成。”本来就不是个什么少爷。

??玉蝉来到床榻前,榻上的小宝正撅着肉嘟嘟的小屁股也不知在干啥。之前玉蝉很是疑惑不解,瑶娘却告诉她这个月份的奶娃子就这样,自己翻身自己玩,翻着翻着就会爬了,爬着爬着就能自己坐起来了,再之后自然就是走,所以让玉蝉不要管他,只要看着他不从床上掉下来就成。

??玉蝉搂着小宝的腰,将他往自己这里拽了拽,口里道:“小少爷,奴婢帮你垫尿布。”

??小宝脸上泛着可耻的红,为了不让人看到,他就趴在那儿。玉蝉将叠好的尿片塞进他裤腰里,然后像翻饼子似的,将他翻了过来,再将尿布的另一头塞进他前面的裤腰里。

??玉蝉忍俊不住笑了起来:“小宝少爷可真容易害羞,夫人你看他自己用小手捂着眼睛。”

??坐在桌前的瑶娘眺望过去,果然儿子缩成虾米样,拿一对小胖手捂着眼睛。也不知这小子成天脑袋里想什么,她以前可没见过这月份的奶娃子,能懂事成这样。

??两人就着小宝作为话题一番笑语,小宝老脸泛红,滚到了床脚面朝里躲着,玉蝉突然想到一件事:“嬷嬷让我跟您说,可以在小院的下人里挑个小丫头服侍。”

??瑶娘愣了一下。

??见此,玉蝉还有什么不懂的呢,跟在瑶娘身边这些日子,她也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主子是个胆小不喜欢惹人注意的。殿下和嬷嬷那边大约也清楚,估计打着循序渐进的主意。

??于是她便借口道:“也算是给奴婢帮手的吧,也免得您日里忙得脚不沾地。”

??瑶娘想了想也是,日里就玉蝉一个看着小宝,恐怕也辛苦,有个帮手也是好的。可在挑人选的时候却有些犹豫了,她下意识想的是香草,可想着香草和周升的关系——

??“那就阿夏吧。”这小院里,瑶娘也就和这两个丫头关系最好。

??小宝竖着耳朵听大人说话,思绪不禁又涣散了。

??作者有话要说:么么哒,明天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