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7章

??==第四十七章==

??马车再度快速地跑起来,这次不同之前, 蹄声很急促。

??车上两个人面面相觑, 心有余悸。

??也不知是晋王府在晋州名头太大还是怎么,反正方才那少爷被吓跑了, 边跑边连连说都是误会。这一行人本是到茶寮歇脚, 如今脚都不歇了,生怕走晚了有老虎追来也似。

??周升面色赧然,窥了身旁的瑶娘一眼:“苏奶娘,还是你临危不乱, 我那会儿竟是只顾得慌了。”

??“怎么会, 周大哥也是怕我会受到伤害的缘故。”

??认真说来, 瑶娘其实挺感动的,那种情况下周升没有选择自己跑, 宁愿以身犯险留下来拖着那几个人。瑶娘接触的男人少, 除了苏家父子两个, 便是姐夫姚成了。苏秀才为人古板酸腐,苏玉成是个好吃懒做的,倒是姐夫姚成更像瑶娘的哥哥一般。

??再来就是晋王, 可晋王不能按做常人算,所以周升算得上是瑶娘身边出现的第一个外姓男子。

??“也是我蠢了,只想着在外面太招人眼不好,尤其这又临着官道,就把马车停在背人处,若是就停在门前, 给他们吃过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犯上来,倒是害得苏奶娘无端受场惊吓。”

??马车上有晋王府的徽记,这等于是一张通行牌,但凡是在晋州,逢县入城百无禁忌。

??“周大哥也是为人周全,这种意外谁也没料到……”

??就在车上两人说话的同时,方才那处茶寮一侧的树林里,一名身骑高头大马的黑衣男子突然打个唿哨,这唿哨声似鸟叫,并不惹人注意,不过眨眼之间,就从天上飞下来一只黑鹰落在他肩膀上。

??他从怀中掏出一支竹筒,从竹筒里倒出一根细长的特制炭笔,和一小卷纸来。

??也未下马,就一手执笔,在手上摊开的小纸条上写着:路遇恶霸调戏,车夫英雄救美,苏奶娘安然无事。

??他顿了下,考虑要不要再加一句最后是报上殿下大名,那伙恶人才望风而逃。想了想,还是不加了,纸张篇幅有限,还是简明扼要更好。便将小纸条装入黑鹰爪子上绑着的银筒里,将它放飞至天空。

??办完这一切后,他一夹座下马腹,又追了过去。

??*

??在天黑擦黑之前,两人终于到了林云县。

??马车停在姚家门前,瑶娘竟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。还是周升主动下车帮忙敲了门,“屋里有人吗?”

??不多时,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院门被打开了。

??是姚成。

??看见从马车上下来的瑶娘,姚成有些惊喜:“瑶娘,你回来了。”

??他一面打着招呼,一面就想回头冲院子里喊,却不知碍于什么原因,突然改变了想法,而是道:“快进来,进来再说。”

??瑶娘走进院中,周升也牵着马车被姚成硬拉了进来。

??姚成说周升辛苦跑一趟,怎么也要吃顿饭再走。周升婉拒再三,最终还是答应下来,他倒不是贪图姚家的一顿饭,他只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和瑶娘相处的机会。

??瑶娘刚走进院子,就被听到动静的蕙娘冲上来抱在怀里。

??“你这个死丫头,一去这么久,也不回来看看。”

??蕙娘边骂边摸眼泪,瑶娘也是啜泣不已。这刚进门两个女人就抱在一起哭上了,姚成下意识和周升对了一个眼神。见周升与自己如此有默契,姚成又瞧瞧那边的小姨子,再看看眼神默默地看着那边的周升,不禁动了些心思。

??瑶娘本以为这趟回来,李氏多少要说几句讥酸话,哪知李氏竟一改早先态度,待她十分热情。

??不光对瑶娘,对周升也是,满脸都透露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热情劲儿。甚至招呼让姚成出去买些下酒菜回来,招待周升喝一盅,毕竟来者是客。

??姚成听从出去买了下酒菜回来,刚好晚饭也让蕙娘和瑶娘搭着手做好了,这普通老百姓人家可没有过什么分桌的规矩,大家坐在一桌倒显得十分热闹。

??桌上少了一个人,是燕姐儿。

??瑶娘并不知最近姚家发生的事,不过她对此人也不甚关注,毕竟当初她的遭遇很大一部分要归咎于燕姐儿,她没去报复已经是好的,怎么可能还去关心对方。

??桌上,李氏连连打听周升的事。

??问得十分详细,从家是哪儿的,家里有什么人,在王府干什么都一一问了。瑶娘不解其意,可不代表姚成两口子也不懂。在这两口子的不断打岔中,李氏落得自讨没趣,不过她已经将周升的大概情况掌握了。

??饭后,姚成留周升在家里住一晚再走,周升也没拒绝。毕竟摸黑赶路谁都知道不安全。

??将周升安顿下来,姚成两口子才去和瑶娘说话。

??瑶娘这会儿正抱着小宝舍不得撒手,半岁的奶娃正是讨人喜欢的时候。

??小手胖嘟嘟的,小胳膊小腿儿宛如藕节一般,真是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。小宝可不像小郡主,屋里还放着冰祛暑,这种平民家能放盆井水在房里已经是很不错了。所以小宝穿得十分少,一个大红色的小肚兜包裹着小身子,更显得雪白可爱。

??经过这几日的调理,瑶娘的奶水渐渐又多了起来。她今儿攒了一天,就等着回来好好喂喂儿子。所以小宝一拿小脸蛋在她胸前蹭,她就抱着儿子躲进房里喂奶去了。

??小宝似乎认得娘的味道,对她并没有任何抵触,含上就吸了起来。半岁的奶娃子正是食量渐长的时候,可劲儿吸起来让人有一种被掏空的甜蜜感。

??瑶娘莫名从这张小脸蛋上,看到一张男人的脸。

??她端详了下,发现小宝的眼形和晋王十分相似,都是那种狭长的眼轮廓。只是小宝如今还小,看得不显,可细看就能看出来。

??瑶娘并不是这种眼形,她是那种杏眼,圆圆的,眼梢微微带点上挑的弧度,给人一种很温婉柔媚的感觉。

??也就是说,小宝长得像爹了?

??一想到这个,瑶娘心里下意识升起一种反感。

??她并不愿意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认真说来,瑶娘并没有见过当初那个强了她的恶人的面孔。

??瑶娘不愿再想,给小宝换了一边吃,小宝吃着吃着就睡着了。

??她心疼地抚着儿子的小脑袋瓜子,怎么看都看不够,明明小宝长大了,也长变样了,可那种抱在怀里血脉相连的感觉,却是隔着千山万水都抹除不掉的。

??“瑶瑶。”外面传来蕙娘的敲门声。

??瑶娘忙轻手轻脚将小宝放在床上,起身去开门。

??见姐夫也在,忙把两人迎了进来。

??瑶娘心里存着事,同样姚成心里也存着事。

??两人一开口,同样都问的是晋王府派人来打听瑶娘底细的事。

??半晌,姚成才道:“瑶娘你也别怕,我估摸着是不是上面人打算重用你,才会派人下来查你身世。毕竟小郡主不同她人,乃是那顶顶金贵的人儿,身边得用的奶嬷嬷自然不能轻忽。”

??若没有那件事,这种说法也说得过去,偏偏瑶娘和晋王有着那么一层关系,让她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??可让她说出怎么个不简单法,她也说不上来,只能暂且搁下。

??“姐夫,你说这种说法能瞒得过?王府的人会不会派人下来打听,我有没有嫁人生子的事?”

??姚成满脸疑惑地望着她,问:“王府为何要派人下来打听这种小事?查的不就是你身世来历清白不清白,岳父是个秀才,你姐夫是个班头,若这样人家出来的女儿还算不得家世清白,姐夫也不知什么样的人家算是清白的了。”

??“不是……”瑶娘当即就想说什么,却又呐呐收了声。再说多了,就怕说漏了嘴,她不想让姐姐姐夫知道自己明明是去王府当奶娘,却偷偷和孩子爹搅合到了一处。那会让她觉得没脸见人,毕竟她是好人家出身的女儿。

??像上辈子被姐姐姐夫知道,也是自己有名分在身,又木已成舟。

??蕙娘见妹妹这纠结劲儿,被逗笑了,“行了行了,就知道你会担心这事。你当这段时间姐姐和你姐夫是在家是闲着过来的?”

??瑶娘对她投以疑惑的眼神,蕙娘一笑道:“你走之后我就回了趟家,跟爹娘还有大哥朱氏说了,让他们对外面说,你这趟是嫁了出去,嫁给了一个在外面讨生计的货郎,因为对方家不在当地,所以出嫁很匆忙。”

??“可若是出嫁,附近街坊邻居不可能不知道。”

??蕙娘得意一笑:“我让他们说你是在姚家这边出嫁的。”毕竟苏家大嫂在小姑子身上动心思,苏家那些邻居们可都心中有数。那次蕙娘回家接妹妹来姚家住,可是在家中大闹了一场,才将瑶娘接了出来。

??瑶娘当场傻了。

??蕙娘又道:“至于姚家这边的街坊邻居,前阵子我出门发了些喜果,就当是给你讨个喜气,那婚礼自然是在苏家那边办的,不用多费口舌。”

??也就说蕙娘从中讨了个机灵,没人会太上心这事,姚家的街坊邻居也不可能去和苏家那边的街坊邻居,在一起议论瑶娘的婚事,毕竟两家隔得挺远的,跨越了大半座县城。

??看着灯光下面色略有些憔悴的姐姐,瑶娘忍不住红了眼,拉着她的手:“姐——”

??“好了好了,都是当娘的人了,别做这种小女儿家的娇态。”蕙娘抚着妹妹的鬓角,说是这么说,她也忍不住红了眼。

??她这命苦的妹妹,她为她做的也只能是这些,让她以后回来了不用带着小宝背井离乡,而是可以大大方方出现在人前。

??瑶娘抽了抽鼻子,去将柜子里她带回来的包袱抱了出来。

??“这些都是我回来的时候,府里主子们赏的,有布料,有首饰……”瑶娘一面往外翻东西,一面道:“我看了一下,衣裳首饰姐姐都当穿,这些布料留着,给明哥儿洪哥儿还有姐夫做衣裳……”

??“我们要这些做什么,你都留着,既然是人家赏你的,你就留着,日后你和小宝穿,或是换了钱都可。”

??“姐姐,你和姐夫若是这么说,就让我没脸面对你们了。我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,小宝还寄养在你这儿……”

??这话一说开了,就是又旧话重提,除了惹人伤心,别无它用。蕙娘也只能打断她,对妹妹服软,在瑶娘带回来的那些东西里挑了起来。

??作者有话要说:哈哈,知道肯定又有很多小仙女不喜欢这种剧情,没办法,没剧情没办法推进下去啊。

??光货郎晋和小奶娘在那里痴痴缠,我估计现在还是晋王天天怄自己生闷气,怄到半夜熬不住了,摸黑去偷香。

??还是前排和随机各半,么么哒,下午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