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6章

??==第四十六章==

??福成瞅了瞅晋王阴沉沉的脸,闹不懂自家殿下到底在闹什么。

??苏奶娘回家就回家呗, 提前好几天殿下就知道了, 不愿意让人回家就明说,偏偏闷着不说, 倒是日日命人来报小跨院那边的事。

??知道王妃赏了东西下去, 胡侧妃也赏了东西下去,甚至连冯侍妾和李夫人陶夫人为了讨好王妃,也多少赏了些东西做样子。

??穆嬷嬷也赏了。

??按理说,晋王身为一府之主, 若是不知道也罢, 即是知道了, 表示一下也可。就当奖励苏奶娘的劳苦功高,尤其之前人家又受了那么一场委屈, 且私下和晋王是这种关系。

??可晋王偏偏不, 乐此不疲的让人来报赏苏奶娘的那些东西里都有什么, 轮到自己了却偏偏没动静。

??根据福成多年的经验来猜测,殿下这是自己又怄上了。

??不过晋王和瑶娘怄上也不是一日两日,从他最近去小跨院的时间就能看出, 每日都是磨蹭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去,抑或是明明都歇下了,突然又改变了主意。

??让福成来看,这又是何必呢,想去就去了,何必自己跟自己怄这种气。

??不过这话福成可不敢说, 他还想多活两年。

??瞧瞧这不就是,明明下面人来报苏奶娘正收捡东西准备出府,想去见人家偏偏不去,非得等人都快走到大门了,才找个借口出门,走着走着就来了侧门,哪知撞上这一幕。

??福成看着那边正在和苏奶娘说话的年轻车夫,在心里判定这人笑得不大正常。

??这小子该不是对苏奶娘有什么想法吧?

??这想法让福成就是一个激灵,再去看晋王的脸,果然更冷了,正散发着森森寒气。

??福成忍不住在心里比较了下,换做他是苏奶娘,也宁愿对上那边那张笑脸,也不愿对上这张大冷脸啊。

??哼!

??似乎听见有人冷哼,福成扭头就见晋王拂袖而去。

??而那边一双人儿根本没发现暗中发生的一切。

??*

??瑶娘上了车,周升就赶着马车离了王府侧门。

??他赶车技术很好,马车跑得又快又稳当,瑶娘坐在里面根本感受不到颠簸。

??其实也是王府的马车好。即是穆嬷嬷发了话,周升就特意挑了辆好车,是专门备给主子们出门坐的。车厢又宽又大,里面有几有榻,坐起来十分舒适。

??瑶娘也是好奇地问过之后,才知道这一事情。

??“这样会不会给周大哥添麻烦?”认真说来,瑶娘一直是个比较本分的人,也没有那么多花**思。若是因为自己,给对方添了麻烦,那就不好了。

??“没什么,咱们府里的女主子们几乎不出门,这些马车平日里漆是一遍又一遍的上,可惜都是闲放在那里。”周升浑不在意地说。

??顿了下,他又道:“不怕告诉你,这些车没少被府里一些得脸的下人们借用。车马处那边为了不得罪人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苏奶娘你这是上面吩咐下来的,谁也挑不出什么刺。”

??见此,瑶娘才放下心来。

??周升似乎是经常跑这条路的,路上连盹儿都没打,一路直行。

??天气闷热,瑶娘特意将车门打开透气。

??对此周升是乐见其成的,他巴不得能和瑶娘多说几句话。就这么一路说,一路行,时间过得飞快,两人也对彼此有了一个较为详细的认识。

??最起码瑶娘知道周升的出身,以及他家里一些的情况。而周升也知道瑶娘的一些情况,瑶娘还是用了那个对外的借口,她前头的男人是个货郎,出门贩货时路上出了意外,丢下她和肚里的孩子走了。

??“苏奶娘你也不要太伤心,日子总是能过下去的,瞧现在不是好好的。”周升并不是个太擅长劝人的性子,安慰起人来都说得干巴巴的。

??瑶娘见他那模样,有些失笑:“谢谢周大哥的关心,我现在挺好的,就想在王府当差多赚点钱,到时候回家把小宝养育成人。”

??赶着车的周升利用眼角余光看着她,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苏奶娘就没有打算再嫁过?”

??大乾朝是不禁寡妇再嫁的,尤其晋州这地方,大抵因为临着边关,这里的民风还算是比较开放的。

??听到这话,瑶娘不禁愣了一下,忍不住低下头:“像我这样的,死了男人又拖着个娃儿,哪有男人愿意娶我。”

??周升很想说一句,我愿意。

??可惜他不敢。

??他这阵子夜里做梦都想着她,简直就像似着了魔,恨不得冲到她面前,告诉她他很想娶她做婆娘。当真正她的人来到自己面前,看着她那白皙无暇的脸,他反倒害怕了。

??周升的心里很紧张,心怦怦直跳着,他强忍着紧张说了一些赞美瑶娘的话。

??大抵是第一次干,十分不熟练,反倒将瑶娘逗笑了。

??“周大哥,真得谢谢你呢。”

??这次感谢是真心实意的,瑶娘看得出周升是想安慰她鼓励她,她看得出眼前这个小伙儿是个善良的人。

??*

??中午的时候,周升将车停在路旁的一个茶寮。

??似乎来过不少次,周升轻车熟路地领着瑶娘走了进去。

??茶寮很简陋,只有简单的茶水和馒头售卖。

??周升有些懊恼,他倒是掐好了时间,就怕过了中午点让苏奶娘挨饿,却忘了这里的饭食并不好吃。

??瑶娘笑着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取出一个布包,里面用油纸包着几个肉饼子。

??“这是厨房的婆子帮忙做的,就怕路上用饭不方便。”

??“还是你自己吃,我吃馒头就好。”周升推拒。

??“这么多我一个人哪吃得完,现在天气热,放久了会馊掉,周大哥你就别客气了。”

??就这样,两人叫了两碗茶,就着茶吃肉饼。

??周升吃得十分甘甜,越发觉得瑶娘的好。

??吃完肉饼又喝了茶,两人找地方净了手,又去茶寮旁边的茅厕解决出恭问题。

??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周升怕瑶娘出意外,就在茅厕外面守着。

??瑶娘进去了一会儿,红着脸出来。这还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,自己如厕,外面守着个大男人。

??茶寮门外放着个大水缸,旁边搁着水盆和瓢,可以用来净手。

??瑶娘去净手,周升殷勤地拿着水瓢舀水帮她冲着洗。

??“周大哥,真是麻烦你了,带着我上路肯定事又多又麻烦。”

??“怎么会……”

??正说着,一辆马车从从旁边官道上驶了进来,停在茶寮前的空地上。

??从车上下来四个人,为首的一名是个年轻男子,另外三个则是身穿短褐的彪形大汉。年轻男子虽打扮普通,并不扎眼,但一看就知是这伙人的头儿。

??“少爷,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就只有这么一个茶寮。”

??那名被称少爷的,脸上满是嫌弃和不耐烦,“这样的地方能有什么吃的……”

??见有人来了,瑶娘下意识偏了偏身,忙把手搁在裙子上擦干。

??“周大哥,咱们还是快走吧。”

??周升点点头,手都顾不得净了,就带着瑶娘打算上车离开。

??行经这四人面前的时候,本是擦身已经过去了,哪知却被人从身后叫住。

??“哎,前面的那位小妇人……”

??瑶娘低着头,佯装没听见,还想往前走。可惜动作不如对方迅速,被人拦在身前。

??“跟你说话呢,没听见?”那少爷眼珠不落地盯在瑶娘脸上瞅,心里连连咂舌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,还有这等妙人儿。

??这少爷是某个商贾的独子,因为家里三代单传,就这么一个独子,惯得很是无法无天。再加上家中在所在县城还算有些钱,这少爷日里少不了逛窑子包戏子,年纪轻轻身子就被掏空了。

??这不,眼见独子年纪也不小了,还是一无四处,成日只知道斗鸡走狗。这商贾下了狠心,撵儿子出来从贩货开始做,就想让儿子吃吃苦,也免得当儿子的不知道老子的艰难辛苦,败坏了家业。

??少爷平日养尊处优,哪里吃过这种苦头,叫苦不堪。这倒也罢,关键是他再也没机会逛青楼勾栏院找美人的。

??他们一行人已经赶了两日路,路上除了灰土就是树,能见到人,也都是些粗汉子们。好不容易碰见这么一朵水灵的小花儿,不怪少爷当即直了眼。

??他可是个身经百战的老手,自然懂得什么样的女人最美味。他惯是喜妇人,不喜那些黄花大闺女,俱是因为知道妇人才懂得趣味,而那些不经人事的,一旦上了榻,就宛如死鱼。

??被他用各种手段尝过的女人不知凡几,瑶娘这样的在他的眼里,不亚于绝世尤物。虽是包得紧了些,可瞧瞧那臀,那颤巍巍的奶,走起路来**晃臀摇,一看就知道是个被男人滋润得极好的。

??少爷一面啧嘴,一面抚着下巴拿眼睛来回在瑶娘身上睃着。旁边三个随从见此,都是面露苦笑,却并没有出声制止。

??瑶娘真有一种自己身无片缕的错觉,她不禁伸手护在胸前往旁边躲去,周升上前一步,拦在她前面。

??“不知这位拦住我们的去路,欲为何意?”

??少爷抬头睃了周升一眼,“边上去,别碍了本少爷的好事儿!”

??他伸手就去拨周升,周升一个不防,被他推得就是一个踉跄。

??“周大哥……”瑶娘慌忙去扶他。

??“瞧瞧你们这样,倒是小两口了。不过小两口也没关系,少爷我就是喜欢耕那被人耕过的田。”少爷边说边去拽瑶娘,周升护着不让,这少爷似乎不耐了,斥道:“你们仨是死的?还不赶紧过来帮忙!”

??那三个随从面色虽无奈,但并没有含糊就走了上来,看得出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。

??周升心叫不好,一面连连给瑶娘做眼神让她跑,一面说道:“你们到底是哪儿的人?知不知道我们是哪个府上的人!”

??“我管你是哪个府上的人,快给我起开。”

??口说不急,周升便挨了一拳头,这会儿周升也顾不得遮掩了,奋力将这几人推开,对瑶娘喊道:“瑶娘,你快跑!”

??“周大哥……”

??瑶娘都急哭了,跑了两步,突然又跑转了回来。

??“我不跑,跑什么。”她双目通红,气急败坏道:“瞎了你们的狗眼,我们是晋王府的人,在晋州得罪了晋王府的人,你们是不是一家子都不想活了!”

??她努力让自己学得胡侧妃平日里那跋扈样,可惜她身娇体软面又薄,哪里做得出那番模样。

??不过到底还是让这几人的动作下意识停住了。

??“晋王府?就你们!”那少爷斜着眼睛,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。

??瑶娘情急之下左顾右盼,突然看到不远处停在小树林里的马车。

??“我们是坐着王府里的车出来的!”

??作者有话要说:还是五十,前排和随机各半。

??么么哒,明天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