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3章

??==第四十三章==

??胡侧妃的这话,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??谁也没想到,她竟会将矛头对准晋王妃。

??可转念再想,似乎却又并不意外, 胡侧妃这演得一出又一出, 环环相扣,若不是她最后将矛头对准晋王妃,谁也不会意识到她的目的。

??毕竟小郡主可是她怀胎十月亲生的, 又是她最大的依仗, 谁会拿自己的命根子去冒险,就是为了对付晋王妃。

??甚至连晋王妃都没有想到。

??恰恰是她为了合上最后一环,彻底暴露了她的意图,让之前的一切都显出几分刻意与别有心机起来。

??本来小郡主发疹子就有些莫名其妙, 苏奶娘又不傻,万万没有明知蟹是大忌,还明知故犯的。若说她是为晋王妃唆使, 倒也能说得过去, 可问题是晋王妃是如此蠢笨之人吗?

??大明其白用自己塞过来的人, 去干如此见不得人的事,难道不是该暗中收买胡侧妃的人来做下此事,才最具有说服力?

??这出戏从方一开始演, 确实有些唬人, 毕竟牵扯上了小郡主,小郡主当时的情形又那么可怖,几乎所有人都不免心神大乱。可到了此时, 小郡主虽情况严重,但有刘良医在,并无性命之忧。当镇定回笼,该回归的理智也回归了,似乎有些事情并不难看透。

??穆嬷嬷眼神意味深长起来,晋王眸光闪了一闪,依旧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,却是往后靠了靠。

??那边胡侧妃还在哭诉着,似乎并未发现自己的目的已然被人洞悉。也许她即使知道也不怕,因为这场局并不好解开,她既然敢安排出这一切,就定然不会留下任何把柄。

??而这边,心绪千思百转后,晋王妃上前一步道:“还请殿下明鉴,妾身就算再笨,也没笨到拿自己安排的人去干这种事的地步。”比起胡侧妃的做作,显然王妃的态度更为光明磊落。

??胡侧妃冷笑反驳:“说不定王妃恰恰利用的就是这点,觉得谁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,所以才会安排下此事。灯下黑的道理,大家可都清楚。”

??晋王妃不退不让:“那又有谁知道,胡侧妃不会因为想对付本妃,就特意拿了小郡主当手段?不是本妃说你,胡侧妃,小郡主这么小,你就不怕有个万一,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,赔了夫人又折兵?”

??晋王妃太冷静,说话又一针见血,让胡侧妃霎时变了脸色。

??她以帕掩面,哭诉了起来:“王妃怎能如此污蔑妾,小郡主是妾怀胎十月,一脚踏入鬼门关才生下的。谁会拿自己的亲生孩儿去当手段去害人?会有这样心思的人,若不是心性恶毒,就是自己生不出孩子,体会不到当娘的心情。养儿方知父母恩,那是宁愿亏了自己,也不愿亏了自己孩儿……

??“殿下,您可要为安荣做主啊……”

??胡侧妃哭诉之余,竟指桑骂槐说晋王妃生不出孩子,这不是明摆着指着和尚骂秃驴!晋王妃的脸色当即就难看起来,她脊背挺直,紧抿着嘴角:“妾身实在没有必要做出这种事情,还请殿下明鉴。”

??晋王缄默不语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??胡侧妃紧追不舍,又甩出一计杀手锏:“既然王妃咬定了是妾无故冤枉你,那我们就让这奶娘说说,她到底是受了谁的唆使,才会干下如此丧心病狂之事。”

??矛头终于再次指向瑶娘,这个结果似乎并不让人意外。

??胡侧妃想将罪名扣在晋王妃头上,晋王妃肯定不能坐以待毙,而瑶娘大抵就是所谓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典型。

??脸色惨白的瑶娘苦笑,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,所以即使明明暂时似乎没自己的事了,她也依旧没放松神经。

??果然来了!

??“你可要想好了,可千万莫受人蒙蔽,要知道暗害小郡主可是掉脑袋的大事。”胡侧妃看着瑶娘,眼中威胁之意十分明显:“但倘若你道出实情,殿下想必会念你事出有因,为人所迫,饶了你的性命。”

??帮着王妃不但讨不了好,反倒会没了性命,相反若是‘道出实情’,不但能换来她的另眼相看,晋王也会庇佑她。

??晋王可是整个晋王府最大的人。

??这个选择似乎并不难选,哪怕瑶娘真是为晋王妃所指使,胡侧妃也已经帮她扫去了后顾之忧。只要是不蠢的,都知道该如何选择。

??瑶娘看向晋王,这是自打晋王来后,她第一次直视他。

??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想看他,可就是想看他一眼。

??他肯定是会向着胡侧妃的吧,可她却做不出昧着良心胡乱攀扯之事。且瑶娘心中也有一份坚持,她清清白白的,凭什么就得自泼污水,就为了成全胡侧妃的某些私心?

??很多事情似乎并不难选择,可也总会有许多人很容易忽视一个问题,那就是良心、清誉、坚持与底线。

??也许有些人并不在意这些,说丢也就丢掉了,可对于有些人来说,这不亚于是性命,这是做人的根本。

??晋王狭长的眸子眯了起来。

??瑶娘垂下头,“奴婢不懂侧妃娘娘说的意思,这整件事奴婢觉得很冤,那蟹黄包奴婢并没有吃过,这剩下的蟹黄包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奴婢房里。”

??“好你个大胆奴婢,事到如今还敢狡辩!”胡侧妃柳眉竖起,勃然大怒:“给我拉出去打,打到她说为止!”

??顿时就有人拥了上来,想拉着瑶娘下去。

??晋王妃袖下拳紧握,瞳孔一阵阵紧缩。

??她当然也意识到胡侧妃想屈打成招的阴险用心,可她却什么也不能做。但凡她开口为对方说一句话,就是应上了这苏奶娘是她指使的。

??她有些担忧地看着瑶娘,也不知这奶娘能不能受得住……

??就在这时,晋王突然说话了。

??“这东西是本王赏给她的!”

??看似风淡云轻的一句话,却差点没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。

??尤其是胡侧妃,满脸都是不敢置信:“殿、殿下……”

??瑶娘也十分吃惊,下意识抬头去看晋王。

??可晋王却没有看她,而是看着胡侧妃。

??“殿下,这,你她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胡侧妃都有些语无伦次了,一双凤眼圆瞠,似乎到了极致,给人一种顷刻就要崩裂来看的感觉。

??晋王面色冰寒,语气淡漠,睨着她:“本王说是本王赏的,就是本王赏的,本王说她没有,就是没有。你,可有异议?”最后这句,语速很慢,几乎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。

??这是警告,晋王的眼中也写满了警告。

??胡侧妃花容失色,哑然失声。

??“此事到此为止,若是让本王知道你们谁在其中做了什么——”晋王站了起来,环视了室中所有人一眼,并没有将话说完,就带着福成离开了,

??屋里一片寂静,大抵谁也没料到会以这种方式作为收场。

??晋王的解决方式很蛮横,可谁也不敢说他是蛮横的。

??晋王是这府邸的王,他说什么,自然就是什么。哪怕他是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。甚至很多人都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,但这并不妨碍大家知道,这场闹剧极为让晋王反感。

??只有那些许人明白,不过所想的方向却并不相同。穆嬷嬷等人心中毫不意外的想着果然是这样,而有些人则是以为晋王在给晋王妃保留颜面,是想保全她。

??恰恰胡侧妃所想的方向就是这样,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安排下的这场局,竟会以这种方式作为收场。

??可谁敢对此有异议?没有人敢!晋王那句‘你可有异议’已经说明了一切!

??胡侧妃十分狼狈,却还是不甘示弱地看着晋王妃:“王妃果然好本事!”

??晋王妃似若有所思,只是冷眼瞧着对方,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。

??胡侧妃拂袖而去,房中顿时空了一大半,那些本来抓着瑶娘的人,也都纷纷跟在她身后走了。

??晋王妃来到瑶娘身前,双手交于腹前,目露异光地上下打量着她,嘴角带着微笑:“你是个好的。”说完,她也带着人离开了。

??而随着晋王妃和胡侧妃的离去,刘良医也告辞了,他命人从良医所拿来的药已经拿去熬了,只需让小郡主服下,至于具体如何还要看后续。

??将需要注意的情况交代了一遍,刘良医说他回去再看看药方,等会儿再来一趟,便匆匆离去。

??屋里只剩下小跨院的这些人。

??“你也真是倒霉。”玉翠叹了一口气,走上前来安慰瑶娘:“别想多了,大家都是相信你的。”

??玉燕叹了口气,虽没有说什么,但也是对瑶娘报以同情的眼神。

??“是啊,苏奶娘,你别担心,咱们大家伙都知道你不会做那种事的……”绿腰还打算说什么,却被绿娥扯了一把。

??绿娥的眼神看着钱奶娘,绿腰顺着看了过去。

??不光是绿腰,大家都看向了钱奶娘。

??对比起之前还上蹿下跳,宛如跳梁小丑一般,此时的钱奶娘简直就成了一个笑话。

??虽然大家都没有笑,可眼神都在这么诉说。

??看得出钱奶娘不是个太镇定的人,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涨红了起来。

??她虽不是太明白这事究竟是怎么了,但这并不妨碍她知道一项事实,苏瑶娘不光有穆嬷嬷她们护着,如今还多了晋王殿下和晋王妃。

??她还怎么才能将对方撵走!

??不过现在钱奶娘该考虑的不是怎么才能把瑶娘撵走,而是如何保全自己。

??“玉翠将钱奶娘送到留春馆,就说小郡主身边用不起这种人。”

??钱奶娘腿一软,跌倒在地上,嘴里还想辩解:“嬷嬷,就算殿下说不是苏奶娘的做的,但也……”

??剩下的话,在穆嬷嬷一个眼神过来,玉翠就一巴掌打了过去,作为告终。

??“胆子不小,谁给你胆子攀扯主子的!”

??直到此时,平时总是一脸笑眯眯的玉翠,才显出了几分宫里出来的威严和狠辣。

??钱奶娘的嘴以肉眼可见程度红肿了起来,足以见得玉翠的手有多么重。她嘴里含混不清地喊着,并不停地去看王奶娘:“……嬷嬷饶命……王姐姐……”

??王奶娘下意识躲开她的眼神,而钱奶娘已经被玉翠连同绿娥几个连拖带拉地拖下去了。

??“王奶娘。”穆嬷嬷的声音蓦地响起。

??也不知是被钱奶娘的样子吓的,还是怎么,王奶娘竟被吓得打了个哆嗦:“嬷嬷。”

??“用心当差,可别学了钱奶娘。”

??“是。”.....

??作者有话要说:哈哈,纯情晋不是单纯的霸道总裁范天凉王破的标杆,也不是为了装逼,他这么做原因有很多。

??另外这章面面修了一下,早上因为带宝宝去打针,没有修改就放上来了。看过的亲最好再看一边,因为删减和添加了一些剧情。

??么么哒,爱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