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5章

??==第四十四章==

??次日醒来,空留一室清幽, 除了那缕奇异的幽香还缭绕在鼻端久久不散。

??瑶娘脑袋很疼, 浑身都疼,感觉像似被马车碾过了一样。

??想着还要上值, 她撑着起来洗漱一番, 便往小楼去了。到的时候,玉翠正着急上火着。

??王奶娘昨儿被福总管带走了,钱奶娘又被送去了留春馆,小郡主醒了后闹着要吃奶, 玉翠本来早就打算去将瑶娘叫起来, 却被玉燕给拦住了。玉燕去小厨房要了稀米汤, 两人搭着手将小郡主喂饱了。可米汤它不耐饿啊,这不, 小郡主又在闹。

??瑶娘忙进去将小郡主喂了一遍, 之后才得知原来昨儿那场事竟是胡侧妃指使王奶娘做的。

??对于胡侧妃能干出这种事, 瑶娘并不意外,她只是没想到王奶娘会搀和在其中。

??因为一直以来,王奶娘给她的感觉都是挺老实本分的一个人。

??看来以前钱奶娘那么喜欢上蹿下跳, 这王奶娘没少在其中使劲儿。瑶娘心里五味杂全,感觉又长了一遍见识。

??王奶娘和钱奶娘都走了,小郡主身边就只剩了瑶娘一个奶娘。瑶娘正为这事发愁,换做以前,她是万万不会如此的。可这段时间她的奶越来越少,若是光管着白日, 将将也就够,可全指着她一个人,怕是怎么也不够的。

??关于自己奶越来越少的事,瑶娘是一直瞒着小跨院里的人,毕竟她是奶娘,奶娘没奶,还能是奶娘么。可如今恐怕是再也瞒不下去,就在瑶娘打算坦诚相告之时,玉燕脸色不好地从外面回来了。

??从她口中,瑶娘才知道自己奶量为何变少。

??原来竟是王奶娘偷偷在她的饭菜里放炒麦芽熬的水,这种水味道不显,混在饭菜里是吃不出来的。

??麦芽水有回奶效用,一般所谓的回奶药都是以它作为原材料。王奶娘买通厨房里的一个婆子,每天都在她饭菜里放一些,因为那婆子怕被发现,放的并不多,但架不住日积月累,这才是瑶娘为何奶会越来越少的原因。

??再问是什么时候开始放的,竟是瑶娘在小郡主身边冒了头,王奶娘就开始动主意想对付她了。

??瑶娘听完后,震惊不已。

??同时又有一种颓丧感,她上辈子碰到过的明枪暗箭并不少,也不算是没有见识,却没想到接二连三都有人针对她。

??而她现在不过是一个奶娘。

??如果她和晋王之间的事被人知道——

??瑶娘简直不敢想象那个情形。

??要知道她上辈子之所以能活那么久,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晋王妃在身后撑着她,这辈子她也不过只来王府四个月不到的时间,就或是亲眼目睹或是耳闻,听到了这么多关于晋王后宅的机锋,管中窥豹,可见一斑。

??瑶娘更是觉得自己当初这个决定下得没错,就这样安安稳稳待到一年之期,等晋王对自己厌了,她就可以回家了。

??只是那个货郎——

??瑶娘忍不住就想起晋王昨夜说的话,她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何会那么问,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毕竟当时她神智并不清明,也许真是她听错了。

??可一个扭头之间,瑶娘突然想起晋王为何会这么问了。

??她姐夫给她编造的身世中,她是嫁给了一个走街串巷、居无定所的货郎,可那货郎是个短命的,一次外出贩货发生了意外,丢下了新婚不久的她。

??晋王为何会这么问?难道说晋王醋了?

??“苏奶娘……”

??瑶娘不禁打了个寒颤,实在不敢将吃醋和晋王画上等号,说不定是晋王暗中派人查了她的底线。

??想到这里,瑶娘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回家一趟了。

??*

??为了瑶娘没奶这事,穆嬷嬷特意让玉翠去问了刘良医。

??刘良医说可能会有影响,但若是催一催,也不是不能回到之前。所以玉翠回来的时候,不光拿了几包药,还带了一张单子回来。

??这单子上写着一些下奶催奶的食材,让小厨房里照着这个来给瑶娘调养。

??不过调养也得需要些日子,可小郡主这里却是等不得,正当穆嬷嬷打算让玉燕去留春馆将钱奶娘要回来先暂用着,思懿院那边来了人。

??却是王妃遣了紫烟,送新找来的两个奶娘来小跨院。

??不得不说,王妃办事确实雷厉风行,穆嬷嬷什么也没问就将两人收了下。

??不是穆嬷嬷信任晋王妃,而是晋王妃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,恰恰是她主动送人上门,昭示着她并不会下手去害小郡主,这等于是一种投名状,将自己的把柄放在人眼皮子底下。

??穆嬷嬷自然没有想通过奶娘坑害晋王妃的心。于她而言,只要不是有害小郡主,她都可以漠视,这才是当初瑶娘和翠竹能顺利来到小跨院的原因。也是这次闹出小郡主发疹子一事,穆嬷嬷和晋王都下意识觉得是胡侧妃在自导自演,晋王妃的嫌疑并不大的原因所在。

??可惜胡侧妃并不能明白这个道理。

??不过不管她能不能明白这个道理,显然在这件事上,胡侧妃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??小郡主被人暗害之事看似无疾而终,但也十分清楚地宣示了晋王的态度。

??晋王妃在府里的地位还是至高无上,不容任何人侵犯,哪怕这个人是盛宠无双的胡侧妃,甚至小郡主。尤其当钱王两个奶娘被送走,独独留下了苏奶娘,这更是让下面人洞悉了这项事实。

??于是,自打胡侧妃入府后,晋王妃就被动摇的地位,再度坚如磐石。

??早先一些骑墙看风头的下人,都变了态度。聪明点的对胡侧妃依旧如以往一般尊敬,可这尊敬恰恰说明了一些问题,尊敬代表着不亲近,代表着拒之千里。而不聪明的免不了脚踩落水狗,留春馆的下人在外面的待遇一落千丈,屡屡与其他下人发生龃龉。

??原本想着侧妃定会帮着讨回颜面,可惜这次胡侧妃安静得很。

??不光如此,晋王妃开始清算胡侧妃僭越之事。

??王府里对什么样的身份用什么样的东西,身边有多少人服侍都有规定。例如王妃身边可以有四个一等丫鬟,八个二等丫鬟,其他丫鬟婆子若干不等。侧妃按制是要低一等的,可胡侧妃仗着晋王的宠爱,再加上她当年有孕在身,不光是身边的人,用物及其他都有僭越,这次晋王妃就清算的是这件事。

??几乎是一夕之间,留春馆里就少了一半人,这些下人有许多是胡侧妃的心腹。当日晋王妃派人来清算的时候,留春馆哭声一片,连小跨院里的人都惊动了。

??这次胡侧妃自然是忍不了了,可惜她连番几次去朝晖堂,都没能见到晋王。

??晋王的态度昭然若揭。

??于是,王府后院进入了罕见的和平期,再度回到王妃一家独大的局面。

??对此,晋王妃是乐见其成的,甚至终于扬眉吐气一番。

??不管愿不愿意,承不承认,在这府里只有顺着晋王的意思,日子才能过得畅快。以前晋王妃不是不懂晋王的意思,可惜她太傲,太不羁,哪怕她面上是顺从的,实则心里依旧潜藏着不屑。

??可这种不屑于傲气却在现实的磨砺下,终于被碾压成齑粉,所以当晋王主动将刀递过来的时候,晋王妃没有犹豫就接下了。

??接下就代表屈服,她也不得不屈服,因为她有必须屈服的理由。

??*

??因着瑶娘连着受了不少委屈,如今又要调养身子。

??见这两个新奶娘做得还不错,穆嬷嬷索性让瑶娘闲了下来,每日就是在旁边指导一下新奶娘如何服侍小郡主。

??见两个新奶娘总算可以独当一面了,瑶娘去找穆嬷嬷告了假。

??她想回家一趟。

??穆嬷嬷准了,并吩咐下去,让府里出辆马车送瑶娘回家一趟。

??天还不亮,瑶娘就起来准备了。

??她这趟回去要带的东西不少,有穆嬷嬷赏下的,有晋王妃赏下的,甚至连胡侧妃那边知道她入府以来第一次回家探亲,也意思意思地赏了些东西过来。

??倒是晋王那边一点动静没有。

??当然这只是表面上,看似这段时间晋王没怎么来小跨院,实则他晚上没少来闯空门。且这人最近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,以往是早早就来了,现在是不到半夜三更不会来。瑶娘经常是睡到半夜,就被人压醒了。

??而这人什么也不说,就是做,折腾她一夜,次日待瑶娘醒来,连个人影子都看不见。

??瑶娘感觉回到了上辈子,上辈子的晋王就是这样的。

??不过她并不想去细究内里,因为她就从来没成功猜透过晋王那颗难懂的心。

??瑶娘提着包袱,和小楼那边打了声招呼,就离开了小跨院。

??一路到了王府侧大门,一辆青帷黑漆平头的马车正在门口等着。车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,正是周升。

??见瑶娘走过来,手里还提着那么重的包袱,周升从车上跳了下来,三步两步到了她跟前。

??瑶娘有些诧异:“没想到竟是周大哥。”

??周升憨笑着搔了搔后脑勺,“刚好我要归家一趟,就特意接下了这趟差事。”

??他并没有说,为了抢下这趟差事,他特意花钱请了同屋的几个人吃酒。也就是他这欲盖弥彰之举,让大家得知了周升的‘那个瑶’到底是谁,竟是小郡主身边的苏奶娘。

??大家都说周升这小子要发达了,别看苏奶娘是个寡妇,还带着个孩子,架不住人在主子跟前得脸。就照这阵势,以后板上钉钉是小郡主的奶娘。若周升真能娶上苏奶娘,日后平步青云不在话下。

??周升才懒得去关心这一切,他想得很简单,不过是他终于找到机会和瑶娘独处了。

??他抢着把瑶娘的包袱接了过来,拿去车上放好,又将车凳拿下放在瑶娘面前。

??“苏奶娘快上车吧。”

??瑶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对方实在太体贴了。

??“谢谢周大哥。”

??“不谢不谢,应该的,快上车吧。咱们早走,路上跑快些,说不定晚上之前就能到。”

??作者有话要说:晋王继纯情晋、死鬼男人、那个货郎外,又多了个外号,醋王。

??我觉得这个不错啊,o(n_n)o哈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