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4章

??作者有话要说:放在文前的作话:

??上午更的43章修了一下,早上急着带宝宝去打针,所以没修就丢进存稿箱了。回来后看了一下,惨不忍睹。删掉了一些过于繁琐的叙述,增添了一些剧情,细节也有调整。上午看过的小仙女,在看这一章之前,最好再看一次,不然可能接不上下面的内容。

??么么哒,爱你们,还是老规矩啊,前排和随机各半。

??==第四十四章==

??看着钱奶娘被拖下去,瑶娘并不同情她。

??也许, 曾经, 上辈子她可能会,但这辈子却是再也不会了。

??若不是晋王突然出面, 现在的她还不知是什么样。瑶娘不是没见过那种受不了板子, 而选择昧着良心攀扯她人的人,曾经她也被这么攀扯过,她不想变成自己曾经很痛恨的那种人。

??她不禁想到了晋王,殿下是为了保全王妃, 才会出面制止这一切的吗?还是……

??“苏奶娘, 你的脸有些肿了, 我去拿些冰来给你敷一敷?”绿腰道。

??瑶娘下意识轻触自己的脸,方才因为事情发生得太过急促, 她根本没感觉到疼, 此时才感觉到火辣辣的一阵。

??“还是不麻烦了, 没什么的。”

??穆嬷嬷看了她一眼,叹了口气:“今儿你也受惊了,还是回屋歇着去, 这里有玉燕玉翠她们看着就行。”

??“可是小郡主……钱奶娘又……”

??穆嬷嬷看了看王奶娘,道:“还有王奶娘在这儿,你不用担心。”

??“是。”

??*

??晋王出了小跨院,脸色就阴沉了下来。

??福成跟在他身后,大气都不敢出。

??“去查,你也去。”

??这个‘你’并没有明指, 但藏在暗处的暗十很快就消失了,福成也垂首应是。

??胡侧妃既然敢安排这一出戏,就是笃定了别人都查不出来究竟,但这个别人并不是晋王。

??作为一府之主,晋王若想查什么东西,不可能会查不到,只是看他想不想去查。显然胡侧妃再一次碰触了他的禁忌,上一次小郡主从留春馆里挪出来,就是她拿了小郡主做筏子,没想到她这么不聪明,这还没多少日子呢,就忘了之前的教训。

??更不用说还把苏奶娘给牵扯进来了。

??福成偷偷瞧了瞧晋王的脸色,心想殿下气成这样,恐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苏奶娘。

??他在心里连连摇头,不管这事是王妃做的,还是胡侧妃自导自演,别看殿下现在为了大局将事情按了下来,恐怕少不了之后清算。

??苏奶娘那漂亮的小脸儿都被打肿了,福成可没漏下当时自家殿下眼中的那抹阴霾。

??到了朝晖堂,福成匆匆忙忙就下去忙活开了。

??他觉得这事得紧着办,就算殿下没明说,奴才们也得识趣些。

??福成虽是个没了根的太监,但这些年来见过的女人也不少。女人们心眼都小,若是那苏奶娘因为殿下不当面给她出头,而怨上了殿下,跟他闹起小脾气,遭殃的还是他们这些奴才。

??认真来说肯定是他,谁叫他在殿下身边侍候呢。

??*

??刘良医又来了一趟,确定小郡主服了药后情况正在慢慢好转,就离开了。

??穆嬷嬷年纪大了,熬不得夜,留下了玉翠玉燕和王奶娘看着小郡主。绿娥几个也没有下去歇着,而是在外面随便找个地儿守着,就怕有什么突发情况反应不及。

??夜已经深了,万籁俱寂。

??室中灯光晕黄,一片安静无声。

??玉翠已经撑不住睡着了,玉燕和王奶娘还在榻前守着。

??玉燕突然站了起来,吓得王奶娘一个激灵。

??“玉燕姑娘……”

??玉燕笑道:“王奶娘你不用这么紧张,我就是想去下净房,你在这里守着吧,若是有事叫玉翠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??王奶娘连连点头,玉燕出了房间。

??屋里再度安静下来,静得听不到任何声音,王奶娘按着怦怦直跳的心,小心翼翼回头去看了看窗下贵妃榻上的玉翠。观察了几息,见对方睡得正熟,她才忙站了起来,俯身去碰触了小郡主一下。

??小郡主所喝的药中有安眠的成分,大抵出疹子十分难受,她醒了就会哭得声嘶力竭,怎么哄都哄不住。所以刘良医特意在她药中加了些可以让她安睡的药,这样一来也免得她哭得太过,而引发了其他病症。

??王奶娘又尝试捏了捏小郡主的脸颊,见她并没有醒过来,才放心一手捏着小郡主的脸颊,另一只手只伸出一根手指在小郡主嘴里掏着什么。

??掏得十分仔细,边边角角都没漏下。

??王奶娘脑海里不禁又回忆起那日情形——

??胡侧妃让她暗中下手让小郡主出疹子。王奶娘并不傻,这事若弄得一个不好,牵扯的就是自己。所以她特意在钱奶娘面前挑唆,让那个蠢人越发对苏奶娘不满,果然事情一发,对方就跳出来了,根本没让她费任何力气。

??没人知道小郡主出疹子确实是因为蟹,但却不是那盘子蟹黄包,而是王奶娘上差后趁人不备往小郡主嘴里塞的蟹肉。

??小郡主已经长牙了,见着什么都想抓过来放在嘴里咬一咬。所以王奶娘一塞过去,小郡主就很配合的张了嘴。

??可王奶娘也知道,小郡主根本嚼不动东西,偶尔她也会塞些白面馒头给她吃,她吃得很开心,但很多时候都不能完全咽下去,总会遗留一些在嘴里。这个月份的奶娃子还不会吐,习性也各异,谁知道那蟹肉小郡主有没有咽进去,而不是卡在她嘴里的哪个角落里,抑或是舌头下面。

??说白了,王奶娘还是心虚,大抵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她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闪现事发后她下场如何凄惨的情形。

??尤其殿下是那么英明神武,他即说了不会放过暗中下黑手的人,会不会查出是她做的?

??越想越怕,越怕越忍不住想,所以王奶娘才会趁人不备打算看一看小郡主的嘴。若是没有最好,若是真有,她自是要扫掉一切痕迹。

??王奶娘的手指在小郡主嘴里探了又探,也是刘良医的药好,小郡主竟然没醒过来。

??一个声音突然在旁边响了起来,“王奶娘,你手净过没?”

??王奶娘下意识答:“洗了,洗了,洗得干干净净的。”

??旋即她反应过来,这可不是平时玉燕玉翠叮嘱她们抱小郡主之前要净手,而是——

??她颈子僵硬地扭过头去,就见玉翠笑吟吟地站在那里看着她。

??不远处站着玉燕,玉燕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??“我、我……”

??*

??晋王在书房里坐了整整一个晚上。

??殿下余怒未消,下面人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个个装得鹌鹑样,生怕引来晋王的迁怒。

??屋中只亮着一盏灯,坐在书案后的晋王,脸色晦暗。

??福成站在书案前,压着嗓子禀道:“……那蟹黄包出现得莫名其妙,最近府里倒是采买了蟹,却是只供王妃一个人吃的,王妃素来喜欢这一口,估计府里上上下下人都知道……

??“不过却是查到胡侧妃最近叫王奶娘去得很频繁,说是问小郡主情况。小郡主病发之时,有人看见一个叫琴儿的丫头进了苏奶娘的房里,这人是胡侧妃的人。另外嬷嬷那边,也有些怀疑王奶娘,所以伙同着玉燕玉翠设下了一个套,那王奶娘果然中计了……”

??“确定和思懿院无关?”晋王手指轻叩桌前问道,脸色阴晴不定,似乎在考虑着什么。

??福成点点头,他当然明白殿下的心思。

??认真说来,虽是大家都看出了胡侧妃的别有用心,可这女人历来不是个什么聪明的。谁知道这是不是晋王妃刻意设出的局,让她跳出来钻这个套,毕竟以晋王妃的为人处事,还真有这个可能。尤其最近胡侧妃铆住了劲儿给她添不痛快,晋王妃会想报复也属正常。

??也许别人不清楚内情,可福成跟在晋王身边,却是太清楚其中的事了。

??这一年多来,若不是晋王一直为其造势,甚至暗中命人照看,以胡侧妃和晋王妃之间的不成对比,大抵她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??可惜的是,这人不知福,作天作地得非要把殿下的耐心给作没了,扔下她不管了,她大约哪天就高兴了。

??若不是小郡主,若不是……

??晋王突然站了起来,打断了福成的思绪,他下意识抬步。

??“别跟来。”

??福成就知道殿下这是去找苏奶娘了。

??*

??瑶娘想了很多心事,直到迷迷糊糊睡着。

??半梦半睡之间,就被身上的人给弄醒了。

??他动作是那么急,又是那么烫,瑶娘的神智还没清醒过来,就再度迷糊了过去。

??感觉他一直拿手磨蹭着自己的脸,磨得自己火辣辣的疼,她心里就气了。

??合则她被胡侧妃污蔑还打了一巴掌,他什么话都不说,还非得在伤口上撒盐不成!她拼了命的往后退,就想让他离自己远点,可惜天上地下都是他的囚笼,她竟无处可逃。

??“让你蠢,让你笨,被打了活该……”

??还骂她!

??瑶娘心里委屈死了,明明身子是那么绵软,还打着欢愉的啰嗦,却犟着那股劲儿想推开他。

??屋里没点灯,黑漆漆的。

??黑暗给了人无穷的勇气,所以瑶娘的胆子也格外大。

??似乎看不到他的脸,她就格外放肆。

??恼就恼,怒就怒,大不了她收拾包袱回家!

??眼见他死死按着自己撞,瑶娘壮着胆子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,想让他受疼放开自己。

??哪知只听他根本没放在眼里,反而大掌往下一搂,将自己按得更是紧密,还顺道在她臀上打了一巴掌。

??响声清亮,还隐隐夹杂着水声。

??“胆子大了……”他边说边提起她的腿。

??瑶娘一个哆嗦,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??接下来的一切,她都没印象了,只模模糊糊记得他隔一会儿问一句,问她是不是想回家,是不是还想着以前那个货郎。

??她想回家是真的,可那个货郎?

??哪个货郎啊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