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68章

??防盗进行中, 本文订阅比50%,??否则需延迟三日,??补足可立看“夫人还是领着太太往府里去吧,站在这里多不像样子。”丫鬟蝶儿道。

??听了这话,瑶娘也意识到此处人来人往, 说话多有不便,且她也想和小宝亲香亲香, 便领着怀抱小宝的蕙娘往里去了。至于姚成, 他乃外男,不适宜进内宅, 自然有人热茶热饭招呼。

??一路上,瑶娘眼珠不落地盯着小宝看。

??这是她的儿子, 她含辛茹苦方才诞下的儿子,却因为诸多原因不能留在自己身旁。当年她离开之时, 还只是一个在襁褓中的孩子,而如今却长这么大了。

??似乎母子之间有一种天然的血脉联系, 小宝起初见到瑶娘还神情陌生, 可盯着这个漂亮的姨姨看着看着,他突然就笑了起来, 并伸出小胖手让瑶娘抱。

??瑶娘顿时红了眼, 将小宝接过来,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。想哭, 却又怕吓着了孩子, 只能拼命忍着。

??好不容易等她平复了心情, 一行人继续往里头走。

??蕙娘小心翼翼地跟在妹妹身旁,时不时忐忑地望着四周这雕梁画栋一切极尽奢华之能事的景象。甚至连这府里的丫鬟,都看起来格外高人一等,那身上穿的,头上戴的,姚家也算是小康之家,可蕙娘却还穿不上这样的料子戴这样的首饰。

??“瑶瑶,你让我和你姐夫把小宝抱来,王爷可知道?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妨碍?”到了瑶娘住的小院,蝶儿下去了,蕙娘这才有些担心地拉着妹妹问道。

??她望着眼前出落得越发娇艳动人的妹妹。

??瑶娘今日穿了身桃红色折枝牡丹花褙子配湘妃色十二幅罗裙,梳着斜髻,其上插着一根赤金累丝嵌红宝蝶恋花的步摇。

??这步摇做得极为精致,垂下的几只小蝴蝶不动即能看到那微微颤动的蝶翼,仿佛活了似的。蝶口处镶着红宝,红宝的个头并不大,但色泽极为秾艳,让人触之心颤。

??妹妹时不时伸出纤白的玉手去扶那步摇,富丽的金配着色调极艳的红,雪肤乌发,水眸红唇,好一副美人图。

??蕙娘不是男人,见之心都化了。

??再去看这屋里的布置与摆设,蕙娘知道妹妹如今日子也是过得顶顶好的。大抵在这府里也有几分脸面,不然今儿他们也不会来到这里。

??可蕙娘知道妹妹不同其他人,乃是非完璧之身侍候王爷的。虽王爷此时并没有表现出在意的样子,可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在意,抑或是知道这事心中生了龃龉,妹妹因此遭到冷落,那可就不好了。

??瑶娘倒没考虑到这么多,她只是实在太想念小宝了。

??她没办法出府,就只能让小宝上府里来。为了这事,她提前多日就开始安排。她虽有宠,但在这府里却说不上话,一切只能看王妃的眼色。为了让王妃同意自己见见儿子,自打晋王从边城回府,她就使出浑身解数缠着他不放,多次在思懿院给胡侧妃没脸,王妃才同意了这事。

??此时听姐姐这么说,瑶娘不免有些心生忐忑。

??可转念一想,她受宠本就受得战战兢兢,若是那冷面的晋王离自己远些倒也好,也免得她朝不保夕,生怕哪日碍了王妃的眼,也被她这么对付。

??其实还有一项瑶娘没好意思去多想,那就是晋王实在是太强壮了,也可能是在边城素久了,回来后就格外得贪。一回府就抓着她没白天没黑夜的胡天胡地,而她得宠之说也是由此传出。

??实际上晋王找她除了做那事,根本没跟她说过几句话。

??瑶娘本就是小家碧玉出身,爹是个秀才,倒也识得几个字,比寻常女子多懂一些道理,知道晋王这般表现其实就是将她当做个玩意儿看。可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打从她入了这晋王府,就万般事情皆不由己。

??不过这一切她肯定不会告诉姐姐的,怕惹来她的担忧,只能笑着对她道不妨事。

??可真的不妨事吗?

??蕙娘口里不说,心里却沉甸甸的,总觉得妹妹还是没改以前的烂漫天真。

??这边蕙娘胡思乱想着,那边瑶娘则抱起小宝逗了起来。

??一岁多的小娃儿,正是好玩的时候,说话奶声奶气的,光听着这奶音就足以让人心都化了。

??这时,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,说王妃召瑶娘过去说话,把小宝也带着。

??姐妹二人面面相觑,瑶娘按下心中的不安,抱着小宝并拉起姐姐便出了房门。路上为了安抚忐忑的蕙娘,还安慰她说王妃是个和善人。

??王妃也确实是个和善人,虽样子看起来清冷了些,但待小宝和蕙娘十分另眼相看。

??不光赏了蕙娘一个金镯子,还赏了小宝一个赤金镶宝的项圈。大抵也是为了给瑶娘长脸,王妃还亲自将金项圈给小宝戴了上。

??自此,瑶娘一扫心中不安,而是全然变成了感激涕零。

??她想得很多,想小宝既然能得王妃喜欢,以后自己见儿子是不是更容易了?当然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,为此她甚至联想到等晋王从边城回来,她用何种手段将他留在自己房里。

??记得他十分喜欢在书房里,她碍于羞涩总是推拒,还曾招来他的不悦,连着多日未来找她。而那几日王妃待她也是一副冷脸,直到晋王又来找她,才算对她有了几分好脸色。

??不然,就试试这个?

??王妃并未久留瑶娘她们,说让她们姐妹多在一起处处说说话,就让她们退下了。

??到了中午,王妃赏了菜,姐妹二人连同小宝心情十分愉快地用了顿饭。

??时候还早,瑶娘屏退了蝶儿,和蕙娘坐在临窗下的大炕上说话,一面哄着小宝睡觉。

??小宝靠在娘的怀抱里,睡得格外得香甜。

??“你跟姐说说,不是说好的来王府做奶娘,怎么就成侍候王爷了?王爷待你好不好?”大抵也是王妃的和善让蕙娘褪去了心中的不安,所以也敢和妹妹说些这种私密话。

??瑶娘起先还想着怎么跟姐姐解释,又听到了那句‘好不好’,顿时红了脸。

??这好不好到底什么才算是好的?让外人来看,有宠就是好,所以他算是对她还好吧?

??见到妹妹这样,蕙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?有些感叹地叹了口气,道:“既然王爷待你好,你就用心服侍他,也不怕以后没了着落。小宝你别操心,有我和你姐夫看着,怎么也不会亏待了这孩子。”

??一听这话,瑶娘不禁垂首看了怀里的小宝一眼,有些不舍地抚了抚他的小脑袋。

??“姐……”

??“你也算是终于有了盼头了,姐也不用成天一想着你就揪心不已。你要放聪明些,该争的争,不该争的可千万别争……王妃待你好,你就老实听话,人家是大妇,你是做小,可万万不当动那不该有的心思……”

??其实蕙娘也不懂这种王府大宅里的处世之道,她只能尽量把自己懂得一些道理告诉妹妹,而瑶娘也就认真地听着,一面听一面点头。

??而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。

??蝶儿从外面走进来,“夫人,时候已经不早了。”

??瑶娘顿时感觉到心里一种撕裂般的疼痛,想拉住姐姐小宝不让他们走,面上却是强笑着站起身去卧房里收捡东西。进了房,她又偷偷抹了会儿眼泪,才拭干脸抱着一包东西走出来。

??这里面有她这几个月给小宝做的衣裳,里里外外好几身,全是王妃赏她的好料子,还有做给姐姐姐夫做的衣裳。另还有些银两,却是她攒了好几个月的月钱,算是小宝寄养在姐姐家中给的伙食钱。

??她依依不舍地将蕙娘和小宝送到后门。小宝这会儿已经醒了,有些疑惑地看着大人们,蕙娘叹了口气,安慰妹妹让她别难过,等以后她瞅着机会再带小宝来探望她就是。

??姚成已经在骡车上等着了,蕙娘抱着小宝上了车。

??瑶娘没敢去看这副画面,背过身去垂头咬着下唇,心里下定决心要讨好王妃,以后多接小宝和姐姐来府里。

??这么想着,心里的那股难受感总算淡了些,她才带着蝶儿又回了小院。

??为了今天,她连着忙碌多日,每次晋王走后,她就要休息多日才能缓过来。这两日为了接小宝来见面,却是连休息都顾不上。这会儿人走了,心里那股气儿也泄了,顿时觉得困乏极了。

??“蝶儿,晚膳别叫我,我想睡一会儿。”她一面交代,一面就进了卧房。

??蝶儿在她身后,有些妒忌地看着对方那如迎风摆柳的婀娜背影,在心里骂了句狐媚子。

??整个晋王府谁不知道这瑶夫人就是靠狐媚子手段上了位,成日恬不知耻地硬拉着王爷来她房里。蝶儿在瑶娘身边服侍,免不得会撞见各种不宜见人的场面,想着那日她隔着帐子,见里面有个曼妙的影子伏在那上面起伏不停,她忍不住红了脸的同时,又在心里呸了一口。

??她撇了撇嘴,跟进去打算服侍瑶娘更衣,却在进门后发出一声刺耳尖叫。

??只见瑶娘俯卧在地上,声息全无,嘴角淌下一道乌黑的血迹。

??可她也不想和李氏吵,不想坏了妹妹的难得清净,便摔了帘子又进屋了。

??李氏哪里受过这种气,就想冲进门和蕙娘大吵,却被从西厢出来的燕姐儿给拉住。

??燕姐儿将李氏拉到屋里。

??“娘,你何必与她争嘴,她如今正为要把那狐狸精送走恼着呢。你跟她吵,回来她又哭哭啼啼跟哥告状,到时候硬要将那狐狸精给留下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

??一听燕姐儿这么说,李氏觉得也对,遂瞅了她一眼,道:“你之前说好的,把瑶娘撵走了,以后家里活你来干,这两天野哪儿去了?成日里什么活都不干,就这还想嫁人,小心嫁过去,人家把你给退回来。”

??李氏一面说,一面拿手指头戳着燕姐儿额头。

??燕姐儿被戳得生疼,却不敢反抗,满脸都是不情不愿:“你都说我马上就快出门子了,不好生保养保养自己,到时候嫁过去该惹人笑话。对了娘,你跟哥提了去陈家说合的事了?”

??李氏一副没好气的样子:“急不死你个小丫头片子,这时候能提这事?提了你嫂子知道该又跟我闹腾了。等瑶娘走了以后,我再跟你哥说。”

??“那你可尽快。”

??李氏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,便回屋了。燕姐儿扒在门边往外头看,看正房那边没有动静,东厢那里也静若无人,便悄悄地出了家门。

??一路出了巷子,拐进一条偏僻的胡同。

??刚走到一户人家门前,就被从里面窜出的一个人影拽了进去。

??是个皮肤黑黑小子,他个头不高,但身材十分壮实,看起来像座小山也似。

??此人正是李氏口中的黑小子冯黑子。

??燕姐儿被他吓了一跳,没好气道:“你让毛蛋来叫我出来做什么?”

??冯黑子笑眯眯的,“我好几天都没见着你了,怪想你的。”

??燕姐儿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娘最近不让我出门,我哥也看我看得紧,说都是你们把我给教坏了。”

??冯黑子道:“那事可是你让我帮你的,可不能把责任都推在我头上……”见燕姐儿拿眼睛瞪自己,他赶忙转了音调:“好好好,是我看不过她欺负你,所以替你出气行不?对了,你当初可是说好的,我帮你把这事办了,你得亲我一下。”

??说着,他嘿嘿地笑了两声,把脸往燕姐儿跟前凑。

??燕姐儿十分不耐地将他推了开,“去去去,我以后可是要嫁人的,哪能跟你胡来。”

??“你除了我,还想嫁谁?”

??“反正不会是你,没事我就走了啊,免得等会儿让你娘回来撞见。”冯家如今就两个人,冯黑子和他娘冯寡妇。冯黑子的爹死的早,靠冯寡妇含辛茹苦地在外面给人洗衣裳将他养大。

??燕姐儿还没走两步,就被人狠狠地拽了回来,抬眼就对上冯黑子的大黑脸。

??“毛蛋说你看中了个小子,那小子却看中你嫂子的妹妹,所以你才会……”冯黑子阴着脸,眼神有点吓人:“你老实说,到底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