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27章

??==第二十七章==

??福成双手抄在袖子里中, 一副老神在在地立在晋王身后。

??他一身碧青色缂丝团领衫, 头戴乌纱帽,脚踩黑面皂靴, 腰间垂挂着一个青蝠玉佩。看面相也不过三十出头,实则瑶娘知道福成已有四十好几了。不过太监都生得细皮嫩肉,所以面相显得年轻。

??他眼睛往这边斜了斜,就看见挨着墙角打算离开的瑶娘。

??其实晋王的眼神也看在这里,只是相对没那么明显。

??“既然苏奶娘没事,那就帮着侍膳吧。”

??瑶娘抬头看着福成, 神情错愕。

??再去看端坐在桌前的晋王,晋王神情淡漠,并未表现异议。既然不说话, 那就是同意了, 可屋里这么多丫头,怎么就轮到让她一个奶娘侍膳了?

??“苏奶娘在这下人里头, 如今可是头一份儿啊。”福成笑吟吟道。

??所以说主子跟前的得脸奴才说话就是不一样,福成看似只字未提上午那事, 可无不是在说瑶娘受了晋王的赏,就当得鞠躬尽瘁。这鞠躬尽瘁自是要尽心尽力服侍晋王, 首要就是这侍膳了。

??玉燕等一众丫头俱不敢吱声,瑶娘站在那里颇有些手足无措。可如今这种情况, 她肯定无法出言拒绝,便也只能来到桌前。

??绿娥捧来了水盆,让瑶娘净手, 眼神略有些担心地看着她。

??这侍膳之事看似简单,实则也不是谁都能做的,需得知道主子的喜好,并要懂得眼色。主子本是想吃这个菜,你却夹来那个菜,不是摆明了添堵。且主子并不会出言指导你该怎么去做,凡事都让人指点,还要你这奴才作甚。

??且晋王是出了名的难侍候。

??晋王的难侍候是他的冷脸,一旦不如他的意,那冰寒之气能冻死人。当然这一切都是绿娥她们听人说的,以她们的身份还到不了晋王跟前侍膳。

??几个绿字辈的丫头眼神担忧地看着瑶娘,心想这殿下的赏也不是随便能接下的,赏识的同时也蕴含着无限危机,一个不好可就是遭了嫌弃的下场。

??倒是玉燕两个还是一贯的沉稳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??瑶娘用干帕子拭了手,先是把袖子往上挽了挽,才接过绿腰捧来的长柄银箸。

??其实给晋王侍膳这事,瑶娘也是干熟了的,她上辈子没少给他侍膳,深谙这位主儿有多难侍候。关键此人还是个脾气大的,但凡不合意就甩冷脸,上辈子瑶娘没少因为这事被晋王嫌弃。

??他虽然口里不说,但眼中无不是写着:侍个膳你都不会,你还能干什么?

??彼时为了一雪前耻,也是为了讨好晋王,瑶娘可是用心学过了的,她虽对晋王其他方面了解不多,但关于他一些生活上的小习惯,简直太清楚了。

??桌上的菜很丰盛,八菜一汤,每一道都是色香味俱全。

??瑶娘只用嗅着这味儿,就知道这是朝晖堂小厨房里的菜式。

??她惯是个不贪吃的,但吃过晋王几次剩菜,才知道什么叫做人间美味,那是让人把自己舌头吞掉都不为过。上辈子瑶娘只是个小小的妾室,说是宠妾,其实还是吃大厨房,大厨房里的饭食虽也不差,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。

??至于是什么,瑶娘也分辨不清,反正她知道晋王的膳很好吃就够了。

??菜是五荤三素一个汤,荤菜有爆炒肚丝、口蘑炒鸡片、清汤鱼圆,宫保野兔、砂锅煨鹿筋,素的有糟烩鞭笋、鲜菇菜心、清炒茭白,还有一道三鲜汤。

??可能真是饿了,瑶娘看得口涎泛滥,心里火烧火燎的。

??不过她还没有忘记自己要干的差事,见晋王持起银箸,便一手压着袖子,一手给晋王夹了几片清炒茭白,搁在他面前的瓷碟里。

??大抵是太熟悉这幕场面,也可能实在是饿了。瑶娘一时竟忘了自己不过是个小户人家的出身,进了王府也没干过给人侍膳的事,按理应该是不懂给人侍膳这事的。

??她动作有条不紊,行云流水,十分优美。那微微翘起纤纤玉指,一举一动都蕴含着一种娴静的从容,美得像是一幅画。甚至让人可以很轻易地就忽视她此时的打扮,而是下意识就觉得此女很美。

??最关键的是她的手很稳,并没有迟疑,似乎很笃定她夹的菜晋王一定喜欢吃。

??晋王也确实喜欢吃。

??与其他行伍出身的人不同,晋王喜素不喜荤。荤食也是吃的,但素食更得他青睐。当然肯定会有人说,为何明明喜素,却偏偏弄这么多荤菜。这个问题就有些深奥了,反正瑶娘也是服侍晋王久了,才知道他身边有许许多多奇怪的规矩。

??就好比这些菜,晋王吃得并不多,可能每样也就吃几筷子,他的喜好跳跃性很大,但只要记住一个道理就可,跟着他的眼神走。

??这边一个夹,一个吃,配合得很好。

??那边以福成为首的一众人,各种吃惊、诧异,就不一一列举。

??屋里十分安静,宛如无人之境。

??反正瑶娘为晋王侍膳也不止一次两次了,十分佩服他用膳碗筷从来不会发出任何声响,甚至连咀嚼声都没有。

??瑶娘夹过去的菜,眨眼没了,眨眼又没了,就是让人不知道是怎么没的。

??蓦地,一阵腹鸣声突兀地响起,因为屋里安静,所以显得十分响亮。

??瑶娘脸唰的一下红了,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里钻进去。她想晋王大抵要斥她失仪,哪知他根本没说什么,似乎没听见一样。

??晋王又吃了几口,放下了银箸。

??“剩下的菜赏你。”

??晋王并未点名道姓,但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就望了过来,瑶娘除了自己,也不做他人思考。

??她看着桌子几乎没怎么动的菜,疑惑地想着,今儿晋王胃口不好?

??*

??晋王并没有久留,吃过午膳就离开了。

??似乎他来就是为了吃顿午膳。

??瑶娘得了一桌子菜,因为这桌非比寻常的菜,她得以回房去用膳,还有人恭恭敬敬帮她将这些剩菜提回房里,在桌上摆好。

??有时候瑶娘挺不懂这种规矩的,不过是晋王吃剩下的菜,怎么就格外与众不同了呢,明明它就是菜啊。

??瑶娘上辈子没堪透这个道理,这辈子大抵也是无能,反正吃晋王剩菜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瑶娘适应良好。甚至因为这些菜好吃得让人想吞舌头,她比以往多用了一碗饭,吃得肚儿圆圆,才算罢。

??可菜还是没有吃完,还剩了许多。

??要不,晚上热热再吃?

??瑶娘默默地这么想,她这一想法获得一个叫做阿夏的小丫头的附议。

??阿夏今年十四,生得娇俏可人,又聪明伶俐。她刚进府里当差没多久,在小厨房当打杂丫头。

??她十分喜欢来找瑶娘说话,瑶娘虽没比她大多少,但可能是经历不同,竟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。而阿夏的天真烂漫在这王府后宅里无疑是一抹亮眼的风景,让人见之就忍不住微笑,所以瑶娘也喜欢与她说话。

??这次帮瑶娘收拾盘碗,便是阿夏自告奋勇来的。她一面收拾着桌子,一面嘴里叽叽喳喳道:“这些菜我帮苏奶娘用冰镇着,晚上定不会坏,到时候热一热,再往里配点儿素的,还能吃一顿。”

??瑶娘点点头:“那麻烦你了。”

??“麻烦什么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??阿夏在灶上活计上十分有天赋,来小厨房没多久,就得了莫婆子的青眼,时不时便会指点她一二,如今小丫头已经能有模有样地做些简单的吃食了。照如今这形式来看,让莫婆子收了她当做徒弟指日可待。

??“苏奶娘,你不知道,大家可羡慕你了,说你本事大,让殿下接二连三的赏。”

??瑶娘笑得赧然:“哪有说得那么夸张,不过是凑巧替殿下侍膳,殿下才顺势赏了我罢了。”

??“反正苏奶娘一看就是运气好的人。你给我说说呗,你怕殿下吗?怎么我每次远远看见,都觉得殿下怕人得紧,都不敢直视去瞧。”

??瑶娘踌躇一下:“其实殿下是个很好的人,赏罚分明,体恤下人。”她也不知该去怎么形容,只能选了两个相对容易让人理解的说法。

??“真是羡慕苏奶娘呢,你不知道她们今儿议论得可多了。不过厨房有两个婆子真是讨人嫌,总是说些酸溜溜的话,还说要伙同其他人想让苏奶娘这次大出血。”阿夏皱着鼻子,面上带着嫌恶。

??这件事瑶娘并不意外,其实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坏人,只是见别人得了赏眼红,企图用让人损失出血这种方式来获取一种心理平衡。瑶娘这次本就打算要大方一回请大家吃顿酒,倒也没觉得有什么。

??只是想着晋王赏她的东西,她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??等阿夏走后,瑶娘去了柜子旁,从里面翻出一个小布包。

??小布包里放着她一个月的工钱,和上回胡侧妃赏她的首饰和银子,还有就是晋王今儿赏她的东西。

??若是换成等价银子,也有大几百两了,可问题是晋王府的东西,上面都印有徽记,只能自己带,拿去卖倒是甭想。

??瑶娘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愠怼。

??这种怨意不光是这次,还有上辈子的积怨。

??上辈子也是这样的,晋王尽赏她些华而不实的东西。都好看,也都值钱,有的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,可惜这些都是要登记造册的,少了一件都不行。

??而她最最缺的银子却只有每个月的那点儿月钱,她不敢问晋王要银子拿回去贴儿子,便只能从月钱里面抠银子。可她每个月的月钱总要耗费大半用来打赏下人,拿回去的银子其实并不多。

??这次请吃酒至少得十两银子,毕竟她是得了殿下的赏,还得了这么些好物,手面太小气会落人口舌。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拢共只有三十两银子,这么一去就是十两,总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。

??她什么时候才能攒够银子回家去!

??瑶娘坐在那里感叹了好一会儿,才从里面拿出十两银子来,正打算将布包拿去放好,想了想,又拿出五两。

??还是多准备点,免得到时候不够,可就丢丑了。

??*

??朝晖堂,书房里,面无表情的暗十垂手站在书案前,禀道:“苏奶娘用了很多,吃了两碗饭,吃得撑肠拄腹,剩下的菜她也没舍得扔,打算晚上热热再吃。”

??暗十作为晋王身边的暗卫,免不了会帮他在暗中查探点什么,一般这种情况下,他都会选择事无巨细地禀报,不带有任何个人情绪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主子准确地分析出其中的意思。

??所以连瑶娘吃了两碗饭,剩下的菜舍不得扔,还打算热热再吃这事,都被晋王知道了。

??晋王目露一丝笑意,正打算说什么,这时福成从外面走进来。

??见此,晋王摆了摆手,暗十便在福成进来之前消失了。

??“殿下,思懿院那边来了人递话。”

??晋王瞥了他一眼。

??福成略有些犹豫道:“是王妃身边的人,道是十五那日是王妃生辰,王妃打算在思懿院设宴,还望殿下是时能个赏脸。”

??作者有话要说:小剧场:《月光族的小奶娘》

??瑶娘数着自己的小金库:一两、二两、十两……

??门外传来丫头的传话声:“夫人,殿下来赏了。”

??……

??“恭喜夫人,贺喜夫人,殿下真是宠爱您呢。”

??瑶娘笑得面目僵硬:“赏,都赏,每个人赏一百文……”

??……

??瑶娘继续数着自己的小金库:一两、二两、十两……

??房门突然被敲响了,瑶娘被吓得一个激灵。

??“夫人夫人,殿下又来赏了。”

??“赏,本夫人很开森,同乐,同乐……”

??……

??数着数着,瑶娘发现自己钱箱子里的钱越来越少,每次月头发的月钱,还不到月尾就没了。

??她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做月光族。→.→

??~~~

??瑶娘:嘤嘤嘤,(??v?v??)哼!都怪你 ,人家没有钱了!(〃′o`)人家超想哭的,捶你胸口,大坏蛋!!!( ̄^ ̄)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哦!你为什么要赏这些破东西给人家,人家想要小钱钱啊!(=?w?)?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!!!(?? ︿???)大坏蛋,打死你(つд?)

??晋王:本王会给你银子才有鬼!→.→

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笑了没?笑了点个赞啊→.→

??今天送前二十,下午五点还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