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66章

??防盗进行中,本文订阅比50%,??否则需延迟三日,??补足可立看==第四章==

??认真说来, 朱氏并不是个有耐性的人。

??之所以会好言相劝,不过是为了那五十两银子。可见素来好哄骗的小姑子无论怎么说,都不愿意跟自己回去,她顿时就恼了起来。

??“我告诉你, 你回去也得回去, 不回去也得回去。胡老爷看中你了, 想抬你当他第八房小妾, 人家不嫌弃你不是完璧之身, 还愿意要你, 那是苏家祖坟上冒了青烟, 识相的话你就老老实实跟我回去!”

??这才是朱氏本来的面目啊,恶形恶状, 粗鄙跋扈, 当初她爹娘也不知是怎么看中了她, 将她娶进门给大哥做了媳妇, 以至于闹得阖家不得安宁。

??“这事我爹知道?”

??朱氏先是一愣, 而后脸色讽笑地看着她:“我倒没想到,你还学会了威胁人?不怕跟你实话说了吧, 我来这趟可是经过爹的同意了。怎么?你还真当自己是个金菩萨, 全家上下都得把你供起来?!就你现在这样, 不嫁给胡老爷做小妾, 就是被送到乡下嫁给泥腿子的下场。”

??瑶娘没有防备真相会是这样,整个人仿若被雷劈了一般,脸色惨白。

??心里痛苦震惊,却更是清明了起来。她就说当初朱氏将她打晕了送到胡家,怎么就会那么顺利,毕竟之前她可是在家里。

??后来她被姐夫亲自上门要了回来,她娘说这事是朱氏一个人干的,家里人都不知道,她也就相信了。此时看来,光凭朱氏一个妇人,怎么也不可能打晕了她,还瞒着全家人将她送出去。

??原来家里人其实都知道,说不定还有人给朱氏当了帮手,也就她是个蠢的,恨了朱氏两辈子。

??朱氏得意地看着小姑子苍白的面色,道:“你也别耽误了,赶紧收拾收拾跟我走。”说着,她就伸手去拉瑶娘。

??瑶娘扔开她的手:“你别拉我,我不会回去的。”

??“我说你这人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不是,你以为我今天为什么能来这儿,蕙娘为什么就这么凑巧不在家,快赶紧跟我走……”

??两人你推我拉地撕扯起来,小宝被吓醒了在床上哇哇大哭。

??这么大的动静,竟无人前来探看,瑶娘心知肚明朱氏说的话并没有骗她,她姐肯定是被李氏支出去了。

??她一阵悲从心来,心里又慌又怒,手指摸到一个坚硬的东西,下意识抓起就挥向朱氏,想逼退她。

??朱氏只觉得一疼,就看见一片血光,顿时叫得宛如杀猪也似。

??“杀人了,见血了……”竟是眼睛一翻,人就晕了过去。

??*

??苏慧娘远远就听见家里传来一阵惨嚎声,心里一紧,忙加快了脚步。

??她和婆婆多日不说话,谁曾想今日婆婆竟破天荒对她笑脸以对,还拿了钱说让她去城东棺材铺子里买些纸钱回来,说是公公的忌日快到了,要准备祭拜要用的物什。

??苏慧娘本是心中疑惑,见此倒也不怀疑了,只当婆婆是人懒不愿走趟远路,所以才会特意讨好她,让她跑一趟。

??可走在半路上,她却越想越觉得不对。他们住的这一片也不是没有棺材铺子,为何要刻意跑到城东。婆婆当时说她惯是在那里买,要比别处便宜好几文。彼时蕙娘没细想,走在路上却想婆婆素来注重脸面,万万不会为了几文钱就跟她低这个头。

??她赶忙就调转了头,没想到家中竟真出事了。

??进门就看见地上躺了个人,而她那素来胆小腼腆的妹妹手里拿了一把剪子,婆婆在一旁嘴里说着一些杀人了之类乱七八糟的话。

??“瑶瑶。”

??瑶娘扔了剪子,就往她身边跑,“姐,她硬拉着要让我去给那胡老爷做妾……”

??“所以你……”

??苏慧娘脸白如纸,脑子里乱糟糟的,全都是妹妹杀了人。

??李氏在一旁嚷道:“苏慧娘,你赶紧把你这妹妹送官,她竟然杀了人……”

??苏慧娘已经够乱了,婆婆还在旁边添乱,她大吼一声:“你闭嘴!”就拉着瑶娘往床边去,“你收拾收拾,赶紧带着小宝走,我让你姐夫把你送到乡下去,先躲一躲……”

??瑶娘又想哭又想笑,忍不住拉了姐姐一下,“姐,我没杀人……”

??“乡下肯定是要受苦的,但总比下大狱的强……”苏慧娘突然反应过来,问道:“你说什么?你没杀人,那她……”

??“我就拿剪子划了她一下,她好像晕血……”

??瑶娘万万没又想到,朱氏竟然晕血,怪不得家中但凡杀鸡杀鱼,她从不亲自操刀,而都是使着别人去。

??苏慧娘来到朱氏身边,伸手在她鼻前试了试,又在她胸口前摸了摸,才终于确定人真没死。她松了一口气,想起方才妹妹说的话,顿时一股恼怒上了心头,端起旁边桌上的茶水就往朱氏脸上泼了去。

??“朱氏你竟然想把瑶瑶送去给人当妾,我告诉你,只要我苏慧娘在一日,你就别动这念头!”

??朱氏以为自己死了,万万没想到竟又活了过来。这会儿她也知道自己晕血的毛病犯了,格外羞怒,正想跳嚣说句什么,突然就见瑶娘对她挥了挥手里的剪子,她顿时吓得蹿出了屋。

??“苏瑶娘,我让你爹你大哥来收拾你,你给我等着!”

??放下这句狠话,朱氏就跑了。

??见朱氏铩羽而逃,李氏也不敢再多留,趁乱就回了屋。姐妹二人将屋里收拾了一下,又将小宝哄睡,才坐下说话。

??听完妹妹的诉说,苏慧娘颇有些不是滋味地道:“也算你明白的不晚,当初家里是怎么对我的?若不是我和你姐夫一眼相中,指不定现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。在爹和娘眼里,只有大哥才是顶顶重要,现在多了朱氏和东哥儿他们,反正没我们的位置。其实这没什么,只要想开了就好。”

??洪哥儿在正房那边哭了起来,苏慧娘丢下这些话,就急急过去了,留下瑶娘一个人坐在屋里,默默地想着心事。

??这次虽躲过了朱氏的算计,可这事还没完。姚家这里是呆不了多久的,苏家那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上了门,难道说她还要像上辈子那样去晋王府当差?

??可只要一想到自己上辈子死得不明不白,瑶娘心中就充满了抗拒感。

??她是真的不想再去晋王府,可她又该去哪儿?

??恍惚间,听见外面又传来姐姐和李氏的吵架声。

??以前姐姐不是这样的,是个十分温柔贤惠的性子,现在却为她变成这样。李氏再不济也是姐夫的亲娘,姐夫不可能为了姐姐,连自己的亲娘都不要。可只要她还在这家里一日,姐姐就不可能过安生日子。

??她不能自私地只顾自己,却把姐姐的生活搅合得烂七八糟。

??*

??姚成一踏进家门,面对的就是妻子和老娘的争吵,心中充满了疲惫感。

??可想着心里的事,他倒也耐着性子将两人劝了开,又将蕙娘拉进房里。

??“蕙娘,大牛的娘王婶子你还记得不?就是当初给你和瑶娘接生的那个接生大娘。”姚成突然道。

??蕙娘不知他为何提起这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。

??“王婶子的亲妹妹在王府当差,前几天回来了一趟,说是王府需要奶娘。王婶子留了心,就跟她姐姐提了提瑶娘,对方说要见一见人,才能决定这事。”

??蕙娘本是静静得听,听着听着就炸开了。

??“姚成,你这是想撵我妹妹走?”

??姚成苦笑连连:“我的姑奶奶,我哪敢动这种心思。只是我想着,瑶娘不愿再嫁,又拖着小宝,咱们家能养他们娘俩一年两年,总不能养一辈子。我娘那人你也知道,没事还要找事,更何况是现在这样。瑶娘在姚家呆着也不舒心,不如换个环境,又能挣一份银子。以后就算她不再嫁,攒几年的钱,也能置办一份家业将小宝养大,日后给他娶个媳妇。”

??“可……”

??姚成温言软语,细细分析其中的利弊:“那王府可是顶顶富贵的地方,在里头当差人体面,工钱也多。你娘家什么情况,难道你不清楚,瞧你大嫂今日闹得这出,估计要不了两日你爹你娘就上门了。真到那一天,咱家根本没权利去拦,与其这样,还不如去了王府,也是一条出路。”

??蕙娘没有吱声,显然是有些被说动了。

??这时,里间的门突然被推开,瑶娘走了出来。她娇美的脸上满是坚定,“姐夫,我愿意去。”显然在里面听了多时。

??蕙娘站起来,急道:“瑶瑶!”

??瑶娘撑起笑:“姐姐,瑶瑶愿意去。姐夫说得对,与其被人送去给那胡地主做小妾,我情愿入王府当差。”

??“可……”

??“瑶瑶已经不想嫁人了,就想把小宝养大,以后守着他过日子。如今有这么好挣银子的机会,我去做几年奶娘,挣一份银子以后出来做个小买卖什么的,也能不靠别人将小宝养大。”

??说着,她状似轻快地看着姚成:“姐夫,那王府里的工钱应该不少吧,若是少了我可不去。”

??姚成忙道:“姐夫向王婶子打听过了,工钱极高,一个月十两银子,还不算赏钱。”

??“那可真是不少,一个月十两,一年就是一百二十两。奶娘不是能长久做的活计,但只要能做一年,赚得这些银子足够我买个小院子,然后做个什么小买卖糊口了。”

??瑶娘喃喃自语着,似乎越想越激动,她兴奋地上前拉着蕙娘的手,“姐,你看这么好的事,可是千载难逢啊。”

??都说成这样了,蕙娘也只能答应下来。

??其实就目前情况来看,这样确实是最好的选择,不用在姚家看人脸色,不用担心被大哥大嫂卖给人做小妾,又能挣一大笔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