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223.番外之暗十一vs玉蝉

??番外之暗十一vs玉蝉

??玉蝉抬头看了看房梁, 那上面已经几日没挂猫尾巴了。

??那厮是个蠢的,明明是个暗卫,却藏头不藏尾,总要露几分端倪, 也不知当初是怎么出了死士营,最后还成了殿下身边的暗卫。

??玉蝉也是死士营里出来的,只是她是女子, 当不了暗卫,只能像其他人一样被派往各处当钉子。不过她运气好, 该到她出来的时候, 上面下了指令,说要挑个丫鬟侍候主子。

??她年纪正好, 在一众女孩中长相还算是端正,于是便挑中了她。

??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当年她在死士营里被人训练的时候,殿下身边的暗卫从来是他们这些人的目标。可等真正见到真人, 才发现这般英雄的人物, 竟如此蠢笨。

??不光蠢笨, 还无聊!

??玉蝉又想到几日前暗十一的那句‘玉蝉姐姐了’。

??什么姐姐?明明他比她老好不好?当年她八岁入死士营时,就听说了殿下身边有暗卫十二人。

??他排行十一,就算不是老头子,也比她大很多, 还故意在她面前装嫩, 还叫她姐姐!

??想到这里, 玉蝉忿忿地将手里的布揉了又揉,搓了又搓。

??“你还在生气?”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她抬头才发现房梁上多了一个人。

??似乎怕吵醒内室中熟睡的娘娘,这浑身漆黑的人倒挂在房梁上,头刚好挂在玉蝉头顶上。若不是玉蝉胆子大惯了,还真要给他吓出个毛病来。

??“你做什么!”她压着嗓子喊。

??“我跟你说话呀。”嫩嫩的声音,玉蝉心中恶劣的想着他其实有张老脸,因为见不得人才成天一身漆黑还蒙头蒙脸,却用嫩嫩的声音骗小姑娘。

??“我懒得理你!”她泄恨道。

??“这样啊。”随着这个声音,一袋用纸包装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,玉蝉的鼻子嗅了嗅,感觉味道有些熟悉。

??“给你。”说完这句,他嗖的一下就没影了,玉蝉估计他又钻回了房梁上。

??果然她抬头看去,一条猫尾巴挂在上头,垂了很长的一条。

??她低头去看纸袋,随着她打开一阵焦糖味儿钻入鼻息间。

??是糖炒栗子。

??这是玉蝉最近最喜欢吃的东西,她以前从来没吃过。小时候家里穷,后来在死士营,等出了死士营就来了王府,还是小顺子孝敬了她一包,她才尝到如此民间美味。

??玉蝉眉眼带笑:“算你识相。”

??“你若是喜欢,我以后还买给你,你别吃小顺子的了。”

??“你干嘛对我这么好?”

??梁上没有声音。

??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??她听到梁上一阵动静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却又爬了回去,等她再去看人却没影了。

??暗十一连着好些天都没出现,也许出现了没让玉蝉发现。等玉蝉再次见到他,已经是很多天以后了。

??今儿晚上不归玉蝉值夜,到了下值的时候,她边揉着颈子边往外走,正打算回房歇息,眼角突然闪过一个黑色的影子。

??外面本就不甚明亮,若是一般人定以为自己眼花,可玉蝉是谁,当即就反应过来是个人。

??她三步两步走到庭院中间的位置,对着四周一阵张望,然后目光落在东厢房顶上的一个阴影处。那地方也选的好,明明月光皎洁,偏偏那处因为正房屋檐的投影,而形成一处阴影,真有人穿着黑衣藏在那里,却是很难以让人发现的。

??“你给我下来!”她咬牙切齿地低喊。

??这阵子玉蝉心里一直憋着口气,这口气在经过这些日子的酝酿已经成了一股冲天怨气。好不容易逮着人了,定是不会轻易放过。

??“不下来后果自负!”她也不再去看那处,扭头就走了,刚踏上西厢的门前的回廊,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。

??还是一身漆黑,几百年都不换的装束。

??“你找我有事?”

??这句话可把玉蝉给气笑了,合则总来招惹她的是他,如今反倒问起她来。

??“你跟我过来!”玉蝉拽起对方的衣领子,就将他拖到西厢旁边的角门后面。这里算是一个死角,连接着前院和后罩房,这种时候没人会从这里走。

??身材修长的暗十一就仿佛小鸡崽似的被玉蝉拎了过来,然后按在墙上。

??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??“我没想怎么样……”这话说得战战兢兢,暗十一总有一种玉蝉想要打自己的错觉。

??“你没想怎样,总是来我面前聊骚。”

??暗十一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小声问:“那个聊骚是什么意思?”

??玉蝉窒了窒:“聊骚是我们家乡的土话,意思就是一个不正经的浪荡子调戏良家女子。”

??暗十一忍不住挠了下头巾,小声道:“可我不是浪荡子,你也不是良家女子啊。”

??话音还未落下,玉蝉已经一巴掌拍上他胸膛,将暗十一打贴在墙上。

??“你说谁不是良家女子?”她眼神半眯,很是危险。

??可若是暗十一能看出危险,他也就不是暗十一了。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,看着她白净的脸蛋:“你不是娘娘的丫鬟么,怎么又成良家女子了。”

??这回答让玉蝉一口老血喷了出来,她有些气急败坏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,是不是故意的?一大把年纪了还装嫩装不懂,你以为你是少年郎,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把岁数了!”

??“我今年二十二。”

??这下轮到玉蝉被呛了一口口水,不过她可不会认输:“二十二也很大了,换平民百姓家都成亲当爹生娃娃了,娃儿都能打酱油了!”瞅了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暗十一,她又问:“你真的才二十二?”

??暗十一老实地点了点头:“我也没有成亲还给人当爹,也没有娃娃。对了,生娃娃是不是像殿下和娘娘那样?”

??这人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玉蝉呛了一下,同时也起好奇心:“你看过殿下和娘娘那样?对了,你平日里总藏在房梁上,是不是看见过什么?”

??“我应该看见过什么?”

??“那你干啥这么说!”

??“我就看见过殿下抱着娘娘啃她小嘴儿,是不是这样就能生娃娃了?生一个像小公子那么聪明的娃娃。”

??玉蝉的脸莫名有点红,急促地点点头:“差不多就是那样。”

??“那玉蝉姐姐,你跟我生一个小娃娃吧。”

??这下轮玉蝉脸爆红了:“你说什么呢,你还说你不是聊骚!”

??“我没有聊骚,我就是想跟你生个小娃娃……”

??第一次,玉蝉落荒而逃。

??她扔下暗十一就躲回了自己的房间,胡思乱想了好半天,才去收拾了睡下。半夜,睡得迷迷糊糊中,总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:“我没有聊骚,我就是想跟你生个小娃娃……”

??连着好几天都做这样的梦,玉蝉将之归咎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她素来是个果断的性子,既然都成她的梦魇了,就把这件事解决了,不然她连觉都睡不好。

??其实和暗十一接触了这么久的时间,玉蝉多少也是了解暗十一的一些秉性。可能他是真不懂,并不是故意装模作样。

??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玉蝉成功在房顶上又抓获了暗十一,并把他叫下来。

??这次他们没有去角门,而是去了荣禧院西侧的小跨院里。这小跨院常年不用,里面都是用来堆杂物的,平时也少有人过来。

??依旧还是那种姿势,玉蝉舔了舔嘴唇,道:“你既然想生小娃娃,咱们就生了一个吧,不过我告诉你小娃娃很难生的,有可能生不出来。”

??“你真的愿意跟我生小娃娃?那我去跟暗一说。”

??“你跟暗一大人说这事作甚,不都跟你说了嘛,不一定能生出来!”

??“那咋办?”

??“你废话好多,反正就生一次!”说着,玉蝉就去拽暗十一脸上的黑巾。

??总是一团黑的暗十一终于露出了真面目,与玉蝉之前想象完全一样,苍白、羞涩、腼腆。他长了一张很嫩的娃娃脸,从外表来看就是一个少年郎。明明之前还想象着他是个老头子的,怎么就成小少年了呢?

??心里带着这样的感叹,玉蝉亲了过去。

??……

??若干年后,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娃坐在爹腿上,发出这样一声感叹:“原来爹和娘就是这么把恬恬生出来的啊。”

??“对,就是这么生出来的。所以恬恬要知道,不是自己的夫君,千万不能让臭小子吃了你的小嘴儿。”

??这边话音还没落,就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明丽照人的妇人。

??“你跟恬恬说什么呢,这种话也能乱说!”妇人瞪着娃娃脸男人。

??也是奇了怪,明明都近三十的人了,偏偏生得如此面嫩,还把自己衬得这般老相。妇人心里哀怨的想,走上前来对女儿道:“好了,天已经黑了,恬恬要睡觉了。”

??小女娃揉了揉眼睛:“可是我想和娘睡。”

??“恬恬是大姑娘了,不能和娘睡了,要一个人睡才行。”不等妇人说话,娃娃脸男人就抢先说道。

??“那爹为什么能和娘一起睡?”

??“因为娘和爹成亲了啊。”

??“那我也要和娘成亲。”

??“恬恬是不能和娘成亲的,只有男子和女子才能成亲。等恬恬长大以后……” 说话之间,男人已经抱着女儿出去了

??妇人笑着摇了摇头,将被褥摊开,上了榻。

??过了很久,男人才回来,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。

??“让你成日和女儿胡诌,越来越不好哄了吧。”

??男人也不说话,爬上榻就钻进了被窝里,像只猫一样轻盈敏捷,无声无息。等被重重的压住,妇人想推他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任他用脸在自己颈子上揉来揉去。

??“我没有胡诌,咱们当初本来就是这样才生了恬恬嘛。不过说真的,那会儿我就是想吃你小嘴儿来着,可你却吃了我那么多,吃了还不认账……”

??剩下的话,被妇人死死地用手堵在嘴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