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42章

??==第四十二章==

??小郡主如今还不到六个月大, 她吃的东西只有奶。

??可刘良医却说小郡主是因为食用了什么不符合体质的东西,才会出疹子。那么不用说,自然是应在三个奶娘身上。

??因为奶娘若是吃了什么, 都会通过奶水过到孩子的身子, 这个道理是个人都懂,也因此所有人的目光不禁放在瑶娘等三人身上。

??这些目光中,其中有一道是晋王的。

??他面色沉凝, 目光晦暗, 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??瑶娘忍不住瑟缩一下,没有敢抬头去看晋王。她在想若钱奶娘还是咬准了是自己偷嘴吃了什么东西,才会害小郡主这样,晋王可会信任她?

??果然, 瑶娘前脚念头刚闪过,后脚钱奶娘就蹦了出来。

??她义愤填膺地对穆嬷嬷道:“嬷嬷,您看奴婢并没有说错, 就是苏奶娘私下吃了什么东西, 才会致使小郡主落得如此模样。今儿白天是苏奶娘当差, 奴婢和王姐姐来了之后并未给小郡主喂奶,小郡主的疹子是刚发的,而按照惯例苏奶娘在下值之前是要给小郡主喂一顿奶的。不是她, 还能是谁?!”

??此话一出,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瑶娘身上。

??这目光中夹杂的东西太多,瑶娘竟有种不能承受的感觉,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 强制镇定为自己辩解:“奴婢并没有乱吃什么东西……”

??“玉翠姑娘可以作证。”钱奶娘打断她,又道:“玉翠姑娘你可不能偏袒苏奶娘,这事若弄不清楚,可就成了我和王姐姐的责任,我们上值后并未给小郡主吃过任何东西。”。

??玉翠有些迟疑说:“苏奶娘临下值之前,确实给小郡主喂了奶,而钱奶娘和王奶娘上值之后,并未给小郡主喂过奶……”

??还未等她话音落下,胡侧妃就宛如一阵风似的刮向瑶娘,劈手就给了她一巴掌。动作之迅捷,竟是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??随着这声清脆的响声,瑶娘的脸被打偏了过去,那白皙的小脸顿时红肿了起来。

??福成讶然地微张着嘴,穆嬷嬷目光沉凝,玉燕玉翠二人则是忍不住看向了晋王。

??至于晋王,从他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只有微微暗了的眼神,才稍显透露了些许端倪。

??晋王妃柳眉微蹙,斥道:“胡侧妃,你如此也太不成样子了,还有没有侧妃的模样?”

??胡侧妃转脸冷笑着看着她,“妾有没有侧妃的模样,妾自己心里清楚,妾现在反倒想问问,王妃是为何意,难道是想包庇这胆大妄为的奴婢不成?!”

??晋王妃十分不满道:“胡侧妃你说得这话倒是让本妃有些不解了,什么叫本妃包庇她?本妃只不过认为不分青红皂白,就如此给人定了罪名,有些太不公平罢了。毕竟这苏奶娘曾经的功劳是有目共睹的,安荣的夜哭症是她治好的,怎么也要给人一个说话的机会。”

??胡侧妃并没有再理会晋王妃,显然是不将她放在眼里,而是眼神恨恨地看着瑶娘,恨不得吞了她也似:“好你个黑了心肝的贱胚子,小郡主但凡有一点差池,填了你的命都不够赔!来人啊,还不赶快把这下贱的奴婢给拖出去,本妃要好好教训她!”

??此言分明有一语双关之意,晋王妃被气得不轻。

??而随着胡侧妃的话音落下,就有下人听命从外面进来了。

??瑶娘捂着脸,拼命摇头,“奴婢没有,侧妃娘娘,奴婢真没有乱吃什么东西。今儿一日都在小郡主身边服侍,吃的饭菜都是小厨房里的。奴婢今儿和玉燕姑娘一同当差,有没有吃其他东西,玉燕姑娘她们应该知道。”说着,她忍不住去看了玉燕和玉翠。

??玉燕略有些犹豫道:“奴婢确实没见苏奶娘吃过其他东西。”

??“奴婢也没见着。”玉翠随即道。

??瑶娘松了一口气,可还未等她这口气吐出来,就听钱奶娘道:“可若不是她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小郡主不可能会是这样。另外,玉燕和玉翠两位姑娘,你们是一刻不离地跟在苏奶娘身边?又怎么敢肯定苏奶娘就一定没背着你们吃什么。”

??面对这样的逼问,玉燕和玉翠两人面面相觑:“这……这倒是不敢保证。”

??就在这时,穆嬷嬷咳嗽了一声。

??“去将莫婆子叫过来问问。”

??绿娥点点头,很快便下去了。

??不多时,莫婆子被领了过来。大抵之前也被告知发生了什么事,莫婆子站定后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。

??“几位奶娘的膳食都是根据良医所开的单子安排下的,该忌口的东西一概是没有的。今儿三位奶娘吃的东西有……”

??她报出一连串的食材名儿,刘良医在旁边边听边点头。等莫婆子说完,刘良医道:“这些食材中并无致使小郡主出疹子的诱因。”

??穆嬷嬷点点头,莫婆子便被领下去了。

??室中一片寂静无声。

??胡侧妃冷笑不已,正打算说什么,就听穆嬷嬷又道:“去几个人搜一搜苏奶娘的房间,既然大家都有所质疑,还是查清楚的好。”

??最后这句话,她是看着瑶娘说的。

??瑶娘有些感激地看着她,“谢谢嬷嬷,奴婢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。”

??玉燕很快就领着人下去了,随同一并的还有桃红。

??胡侧妃大抵是不信任穆嬷嬷等人,特意吩咐桃红跟了过去。

??屋里十分安静,只有刘良医吩咐药童去配药的声音响着,明明似乎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,却给人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。

??晋王妃莫名有一丝不安,她忍不住看向胡侧妃。

??胡侧妃立在那处,似有些焦虑,她忍不住走向刘良医,低声询问小郡主的情况,似乎十分担忧小郡主。

??不过小郡主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,胡侧妃会担忧焦虑也是正常。

??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异常,可晋王妃就是有一丝不安。

??还来不及让她想清楚这不安是从何而来,玉燕等人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??不等玉燕说话,桃红抢先举着手里的一个盘子,对胡侧妃道:“娘娘,在苏奶娘房里发现了一碟蟹黄包。发现的时候,就只剩下一个,已经凉了,旁边有汤汁的痕迹,确实是被人吃过却没吃完剩下的。”

??听到此言,刘良医望了过来,道:“若真是蟹,倒是可以对上小郡主的症状,此物性寒,其中有许多物质都容易诱发婴孩的各种病灶,所以蟹是怀孕妇人大忌,若是为婴孩喂奶,也是万万不能食用的。照这么看来,小郡主的疹子是由螃蟹引起的了。”

??胡侧妃冷笑地看着瑶娘,“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,身为小郡主的奶娘,你明知奶口有颇多禁忌,却按捺不住口欲私下偷嘴。来人啊,还不把这刁奴给拖出去。”

??此时的瑶娘早已被惊懵了,根本想不出这蟹黄包到底是怎么来的,怎么就去了她的房里。

??不过她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情况,这无疑是有人刻意栽赃,可问题是她根本没有证据自己没有吃过,因为人证物证都俱全了。

??怎么办,怎么办?

??她忍不住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小跨院里的人,与之前不同,大家都回避了她的目光。

??就如同瑶娘所想,人证物证俱全了,谁还敢出言替她分辨。

??瑶娘的心跌入了谷底,其实她还有一个人可以去求助,可她竟不敢去望他。

??认真说来,打从晋王进来后,瑶娘就没敢拿正眼去瞧他。

??这大抵是出自一种心虚,怕被人瞧出什么端倪,怀疑上她和晋王的关系。而现在也是心虚,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心虚。

??是没有底气的心虚,也是不确定的心虚。

??她不过是个下人,有什么资格去和胡侧妃比,去和在晋王心目中有着至关重要地位的小郡主比?

??晋王是不可能会袒护她的。

??也是上辈子晋王带给瑶娘的印象太深刻,让她无比清醒地明白一个道理,床上的男人和床下的男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。

??她不过是个玩意儿而已。

??这种念头太根深蒂固,一直影响着瑶娘。可瑶娘在和晋王有了私情后,却是极力去回避它。

??她从不愿意去想,她假装晋王还是有几分喜欢自己的。

??不管这喜欢是基于什么。

??虽然这辈子的晋王和上辈子的晋王有着很大的差别,可瑶娘素来笃信一项事实,人不可能会轻易改变,更何况是晋王这种心性冷酷的人。

??上辈子的晋王也曾表现得很宠自己,可时间却告诉她,这不过是她以为的而已。

??说白了,她就是晋王拿来暖床的玩意!

??所以瑶娘不敢去看晋王,她怕看到什么她不愿意看到的东西。

??她就像似一个穷到家徒四壁的人,根本没有东西去和人赌,所以她宁愿不赌。不去赌,她就不用去面对自己是多么穷的事实。

??晋王蹙着眉尖儿,凝眸看着那个垂着头似乎放弃了所有抵抗的女人。

??他就坐在这里,为何她竟不向他求助?

??是不信任他?还是到了这般田地,她都不愿将自己与她的关系暴露出来!是觉得自己丢了她的人,还是她那死鬼男人就对她这么重要?她是不是至今依旧打着想出府的念头,所以宁愿拼着被惩治,也不愿意……

??看着她半垂的脸蛋上那道红痕,晋王莫名升起了一股暴怒。

??他的脸冷了下来。

??福成看了看他,欲言又止。

??晋王妃柳眉蹙得更紧,也没有说话。

??似乎事情已经成了定居,胡侧妃的人上来就将瑶娘往外拉扯。而就在此时,胡侧妃却突然又说话了。

??“等等。”

??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聚集在她身上,晋王妃瞳孔一阵紧缩,果然就见胡侧妃将矛头对向自己。

??“她一个奶娘,明知蟹这种东西乃是奶口的大忌,却偏偏偷偷去吃。且王府门户森严,她一个奶娘怎么可能弄得到蟹这种东西!”胡侧妃面向晋王妃,美目中闪过一道厉芒:“王妃,这奶娘是您送到安荣身边的,还请您给个说法。”

??说完这句,她似乎浑身都失了力气,跌跌撞撞扑到在晋王脚边,并哭了起来:“殿下,您得给妾给安荣做主啊,这明摆着是王妃想害了小郡主,所以才假借了这奶娘的手。”

??作者有话要说:明天见哦,么么哒。

??还是老规矩,爱你们╭(╯3╰)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