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114章

??==第一百一十四章==

??“临来畅音阁之前,母后问起大嫂。儿媳想起大嫂之前离席时, 面色有些苍白, 就想过去看看她, 顺道同大嫂一起来畅音阁。因着当时身边还伴有几位命妇,就一同去了, 哪知去了东宫,却撞见了不该撞见的……都是儿媳的错, 若是我没让那几位命妇陪着……”

??永王妃以袖掩面, 呜呜咽咽的哭着。似乎也知道这事不小,而因为自己这事才会败露, 心中惶惶不安。若只是自己人知道也就罢,问题是还有外人在。

??太子妃偷人, 这简直是赵氏皇族最大的耻辱。

??一阵惊呼声蓦地响起:“娘娘……”

??却是魏皇后受不住刺激,厥了过去。

??场中顿时大乱起来,弘景帝也顾不得其他, 忙吩咐人去叫太医来,并命人把皇后抬回坤宁宫。临走之前,吩咐李德全将所有相关人等一概收押等他询问。

??阅是楼这边的乱子,自然让四周围楼上的人纷纷侧目。

??很快就有人传信出来,道是魏皇后的旧疾犯了,陛下无心玩乐, 已经随之一同回了坤宁宫。

??发生了这样的事, 这戏自然看不下去了, 一众王公大臣及命妇们纷纷在内侍监的安排下出宫。

??另两处戏台上的戏也戛然而止。

??本是如此喜庆的节日, 却是在临快落幕之时发生了这样的事,总是让人觉得心中有一丝异样。

??可皇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没有人敢去猜想。即使瞧出点什么门道的,也是噤若寒蝉。这些人中大抵也只有几家人心中约莫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因为自家有女眷被扣在宫中没有回来。

??瑶娘等一众女眷也去了坤宁宫,魏皇后算是她们名义上的婆婆。婆婆突然病倒,儿媳妇自然要表示孝道。只是她们都是一头雾水的,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心中却是隐隐感觉事情恐怕没表面上说这么简单。

??临进坤宁宫的时候,玉蝉突然将瑶娘拉住,悄悄说了几句话。瑶娘掩住面上的震惊,对她点点头,才领着她们步了进去。

??*

??弘景帝从坤宁宫回来,已是戌时。

??魏皇后并无大碍,就是一时受了刺激。不过这场昏厥却是引发了她的头风旧疾,倒是符合了对外的说法。

??经过这么久时间的沉淀,弘景帝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,所以当他走进来时,面容是沉凝的,眼神灼灼,似是能射入人心。

??他来到宝座上坐下。

??“孽障!”

??太子扑通一声在弘景帝面前跪了下来,匍匐在地。

??一旁站着的有安王、代王、永王、晋王等人,弘景帝已经成年的儿子都在这里了,一共八人。

??“父皇,求您饶了儿臣,儿臣只是一时糊涂,一时□□熏心,都是那如嫔勾引儿臣,儿臣才会一时把持不住……”

??弘景帝一脚踹了过去,将太子踹了个四脚朝天。

??太子本就生得痴胖,这一脚下去明显弘景帝是下了力气,是恨极了才会如此大怒。

??“你,好得很!朝中屡屡有人弹劾你为人不端,肆意放纵,朕总是念着你是朕的长子,为你说话,替你遮掩。如今你倒好,竟然偷你父皇的头上了。你还想哄骗朕?如嫔已经交代了,与你之间可不是一次两次,你俩苟且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……”

??弘景帝一面骂着,一面站起来不停地伸脚去踢太子,将太子踢得在地上乱滚乱爬,宛如丧家之犬。

??安王上前一步道:“父皇,还请息怒。”

??代王、永王、晋王、庆王、吴王也纷纷上前,劝道:“父皇,还请息怒。”

??只有鲁王莫不在乎地站在那儿,嘴里还在咋呼道:“你们还是不是父皇的儿子,这种事让父皇息怒,大哥偷的可是父皇的女人……”

??“你给我闭嘴!”弘景帝斥道。

??这种事对一个男人来说,确实是奇耻大辱,尤其是对一个年迈的男人。亲儿子偷了自己的女人,双重背叛的滋味定是不好受的,同时因为弘景帝的身份和年纪,让他忍不住质疑是不是如嫔嫌弃自己年迈老弱,又贪念太子权势,才会偷偷与太子私会。

??这紫禁城之中有多少女人,弘景帝自己都不知道。

??幸过的,没幸过的,宠过的,没宠过的。如嫔确实是他新宠,但对他来说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,而如今这个玩意儿却背着自己和儿子私通。

??这是怕他死了,自己没后路,所以给自己找后路呢。

??世上的男子大抵没人能忍受这个,所以明明在进这间宫室之前,期间种种的利弊弘景帝都已想清楚,但还是失了控。

??“你当你老子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?以为把他弄下来,自己就能上了?做你的春秋大梦!”

??弘景帝的口不择言,让鲁王当时白了脸。他承认自己确实没安好心,并幸灾乐祸了,可他就是看太子不顺眼,凭什么他万般皆不中,一众兄弟却只能屈就于他之下。

??换成安王、代王、永王,哪怕是鲁王最看不顺眼的晋王,他都没这么多的憋屈,唯独太子不行。太子昏庸无能,一无是处,他仰仗的不过是嫡、长,所以他们得屈尊在他之下,甚至还要屈尊他的儿子之下。

??不过这话鲁王是不会说的,他就算再傻,也知道这话说出去,他今儿这条小命是别想要了。

??鲁王脸色乍青乍白,站在一旁默不作声。

??弘景帝炮口又换了方向,“还有你们,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鬼主意。”不等安王几个自辩,他又道:“去把那奸夫拖上来。”

??这话说出,顿时让安王几人心中一跳。

??事情太巧合了,先是太子,再是太子妃,似乎今儿所有事都让东宫一家子给遇上了。说背后没人动手脚,恐怕所有人都不信。

??可这手段也未免太低劣了,就算想把东宫一系斗倒,可以分开进行,何必将两件事都凑到一起,不是明摆着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??甭管众人怎么想,那奸夫很快就被带来了。

??此人倒是长了一副英俊相貌,不过这会儿却是双目紧闭,面色如土。衣衫破破烂烂的,身上被鲜血覆盖,显然是在来之前就被动了刑。

??晋王面色晦暗,看不清他内心中的情绪。永王有意无意又看了他一眼,这一眼让他瞧了个正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