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28章

??==第二十八章==

??一听说是十五那日, 晋王不禁地蹙起眉头,

??其实不光是晋王,福成也显得有些担忧:“若不, 老奴让人去把话给回了?”

??沉吟一瞬,晋王摇摇头。

??晋王妃最是不喜这种热闹的场面,她嫁给晋王多年,这是她第一次提出要摆宴庆祝生辰,于情于理他都该去一趟。

??既然晋王已经下了决定,福成自然不好再说什么。

??*

??月明星稀, 仿若那圆盘似的明月,将所有星子都衬得黯淡了。

??思懿院灯火通明,不时有下人进进出出。

??晋王妃从来不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, 对于摆宴这事能挡则挡, 能避则避。难得王妃说今儿要设宴,思懿院上上下下都满脸的喜气。

??既然思懿院都放话了, 以胡侧妃为首的其他人自然要来贺寿。她们白日里来,晋王妃也没亲自出面相陪, 只是赏了席面,让她们自己吃完便各自散去。

??陶夫人她们倒还好, 习惯了王妃的这种做派,倒是胡侧妃恨得咬牙切齿, 扭头就上朝晖堂去了。她想半路劫胡,好生怄怄晋王妃,可惜时候选得不凑巧, 晋王不在朝晖堂,她又去不了前院,只能气怒而归。回来后借故找翠竹洒了通气,这里就不细述了。

??晋王从前院回来,直接就往思懿院去了。

??从晋王踏入后院,一路就有人不停往思懿院报信。等晋王踏进花厅,就见满堂金辉,正中偌大一张八仙桌上,摆满了各式珍馐美馔,而晋王妃已久候多时。

??晋王妃难得一身明艳,穿艳赤色簇团蔷薇短夏褂,配烟霞色滚银丝万福苏缎十二幅长裙,梳着随云髻,发髻上插一根赤金八宝攥珠飞燕步摇。

??她惯是喜素不喜艳,极少会做这般耀眼的打扮,本来清淡的眉眼染上这种鲜艳,也凭空多了几分娇媚。

??看到这样的晋王妃,晋王几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尖儿,面色古井无波。

??周妈妈却是面现得色,她就说了男人都是爱色的,谁也不喜欢身边女人成天到晚一身清淡,又不是死了爹。红色多好,多喜庆,自家王妃生得姿容不俗,这不是让殿下看呆了。

??不同于周妈妈,倒是坐在桌前的晋王妃忍不住攥了攥袖下的手,面上闪过一抹隐忍。直到周妈妈从后面轻轻推了一下她,晋王妃才作势起来迎了迎,与晋王一同又来到桌前坐下。

??除了一桌子珍馐佳肴,桌上还放了两壶酒。

??一壶是晋王惯喝的松醪酒,用白玉壶盛着,还有一壶则是荔枝酒。

??荔枝酒乃是果酒,京中贵女贵妇们最是喜喝这种酒,要价不菲,一壶需得十两纹银,且供不应求。此时这荔枝酒用晶莹剔透的琉璃壶盛着,琥珀色的酒液在宫灯的照耀下,折射出斑驳的七彩光芒,美得让人目眩。

??晋王眼中闪过一道不显的波光,要知道晋王妃是从来不饮酒的。

??大抵今日十分高兴,晋王妃不但给晋王斟了酒,还给自己也斟了一杯,并主动向晋王敬酒。

??晋王何等慧眼如炬,想着徐国公府前阵子的来信,心中对晋王妃的目的约莫有些数了。又见周妈妈不停在旁边给晋王妃打眼色,而晋王妃一脸夹杂着不愿的强颜欢笑,晋王的眼色更冷,心中冷笑。

??他攥着酒杯喝酒,沉默不言,大抵是习惯了晋王的冷漠,晋王妃和周妈妈似乎并没有看出他眼中的冷色。

??也是心中各自有事,疏忽了这一切。

??周妈妈站在一旁急得不得了,恨不得推开晋王妃替她说话。

??在她来想,讨好自己的男人又有什么抹不开面子的,夫妻乃是同为一体,谁对谁低头又有何妨。

??可惜这个道理晋王妃从没堪透过,也许她懂,却并不想去做。

??只是如今却不是她想不想去做的事情了,徐国公府那边来了信,一再询问晋王妃子嗣之事。

??其实这并不是徐国公府第一次来信说这事,每年都会来上几封,晋王妃都是能推就推能挡就挡。可这一次,徐国公却是亲自发了话,说晋王妃倘若还不能诞下晋王的子嗣,府里会再送来一名徐家的女儿替她生。

??且不提这其中有何等纠葛,让徐国公自贬身价做出这等事情。关键是徐国公打算送过来的人,是徐家的十三姑娘。

??提起这十三姑娘,就要说说了。

??徐国公有一妾,甚得其宠爱,当年为了这妾,徐国公没少做出一些宠妾灭妻的事。到底出身不同,闹归闹,面子上还是要顾忌些的,所以国公夫人依旧还是国公夫人,只是内里酸甜苦辣只有本人自己清楚。

??这妾为徐国公诞下两子一女,其中的女儿便是十三姑娘。十三姑娘自打生下来便极为得徐国公喜爱,甚至连嫡出的晋王妃都稍显不如。不过晋王妃比十三姑娘年长不少,两人倒也没闹出什么矛盾,可晋王妃却因为母亲的关系,极为厌恶这妾和她所出的子女,简直说是肉中刺眼中刺都不为过。

??所以晋王妃怎能忍受弄个眼中钉在跟前儿,又是姐妹二人共事一夫,她素来注重体面,这对她而言简直奇耻大辱。那日收到信后,晋王妃当场发了怒,之后周妈妈再劝她与晋王亲近,她却是再不像之前那样严词拒绝了。

??也因此才会有今日之宴。

??她需要一个孩子,哪怕她并不愿如此。

??心中波涛汹涌,面上晋王妃却是态度柔和地笑道:“殿下,再饮一杯吧。我夫妻二人成婚多年,这还是第一次坐在一起举杯对饮。”

??晋王没有拒绝,默默喝下一杯,而晋王妃也以袖掩面饮了一杯。

??就这么一面吃宴,一面饮酒,两人说话极少,倒是酒没少喝。灯光下,晋王妃霞飞双颊,大抵是喝得有些醉了,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。

??不过大多都是她说,晋王却是没怎么说话。

??不知不觉中,两人便各自喝下了两壶酒。

??晋王清亮的眸子染上一层朦胧之色,像似雨后的江南,又像似揉碎的月光。白皙的俊脸上也沾染上了一抹霞色,让他少了许多冷漠,而多了几分迷离。

??这样的晋王无疑是俊美的,让人见之心醉,大抵这世间也没人能拒绝这样的男人,尤其当他以手撑额看着你时,总会让人不由自主沉浸在他的眼底,忘掉自己的呼吸。

??晋王妃感觉背后有人轻轻地戳了自己一下,才清醒过来。她的眼神有些复杂,不过这些复杂很快就消失了,她勾起一抹绝美的笑,站了起来,俯身轻唤:“殿下,殿下……”

??晋王没有答她,醉眼惺忪,似乎真是醉了。

??晋王妃又唤了一声。

??福成眨了眨眼,正想上前探看晋王情况,就听周妈妈道:“殿下这定是醉了,王妃还是把殿下扶进去休息吧。”

??晋王妃从善如流,在在紫烟的帮衬下扶起晋王,往卧房行去。

??到了卧房门前,周妈妈笑着将福成拦了下来,“今儿福内侍就歇歇吧,有王妃服侍殿下,不用担心。”

??“这……”

??周妈妈笑得意味深长,“这种情况,福内侍也不适合在殿下身边服侍。”

??正说着,紫烟从里面走出来,将房门关上,和周妈妈一唱一和拉着福成去吃茶。

??卧房里只剩下晋王和晋王妃两个人,一个躺在床上,另一个却是站在床前踌躇不前。

??过了好一会儿,晋王妃才一捏袖下的手,半弯着腰伸手去解晋王的衣裳。哪知纤纤细指刚触上对方的衣襟,手就被人抓住了。

??再看抓住她那人,正是晋王。

??晋王眼中一片清明,哪还有方才的醉意。

??晋王妃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,她翕张了下嘴,强撑起一抹笑:“殿下想必也热了,妾身服侍您更衣。”

??晋王冷冷地看着她,眼底浮起一抹讥诮。

??晋王妃佯装没看到,又垂头去解他衣裳,却被晋王一把挥开。

??“你这是打算连脸都不要了?真没想到,素来清高自傲,觉得天下男子都是**物的徐燕茹也会做出这种事情!”

??晋王从榻上坐了起来。

??他的发微微有些凌乱,从鬓角处掉落下些许垂在脸颊上。在昏黄的灯影下,投射出几道阴影,显得他面色更是晦暗,蕴藏着危险。

??他嗓音清亮,又微微带了些磁性。而从那张形状好看的薄唇中,所吐露的每一字每一句,都宛如重石一般,以势不可挡地姿态投掷在晋王妃脸上,将所有的一切碾压成渣。

??晋王妃再也伪装不下去了,整个人都颤抖起来。她狼狈地半垂着头,纤瘦的脊背像一把被拉满了的弓,半响才勉力站直。

??“既然殿下如此厌恶,那就去请回吧。”她还在保留克制,这是骨子里带来的教养,学不来市井乡间村妇的谩骂。

??其实若能选择,晋王妃此时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了晋王。

??可惜她不能。

??晋王哼笑了一声,“怎么?是你请本王来,如今倒是又换了一副面孔?”

??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晋王妃攥着手,目光威胁地瞪视着对方。可惜却是色厉内荏,薄弱得一戳即破。

??晋王大笑起来,笑声充满了讥讽不屑的意味,同时还带着一层冰冷地怨恨。

??须臾,他站了起来,睨着立在他面前的晋王妃:“问本王想怎样?应该是你想怎样吧?是不是徐国公催着你给本王生个儿子,所以你才会学那勾栏院里妓子的手段,又是逢迎讨好,又是灌本王酒。你徐燕茹不是自诩纯洁无暇,不愿本王碰你?本王就不碰你,让你一个人待着!怎么现在倒是一副饥渴难耐,恨不得当即张开大腿让本王幸了你的模样。”

??晋王的言语刻薄且恶毒,这样的晋王是极为罕见的,似乎和晋王妃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。而他也似乎看不见晋王妃的频临破碎的狼狈与脆弱,又加了一记重锤。

??“可惜啊,本王嫌你恶心。”

??这一句声音清淡,漫不经心,却是宛如最锋利的利剑,狠狠地扎刺在晋王妃心口上,鲜血淋漓。

??“你……”

??作者有话要说:送前二十哦,么么哒。

??明天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