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26章

??==第二十六章==

??待两人出去后, 刘大先生又就此事与晋王进行了一番分析, 着重放在太子失宠失势, 皇太孙有取而代之的嫌疑上。

??最近这两年弘景帝的态度确实挺暧昧的,太子无能,越过太子就皇太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。可问题是, 除过太子, 弘景帝可还有几个正值壮年文韬武略都不弱他人的皇子。

??例如安王、永王, 例如晋王。

??这几个皇子能甘心情愿看着一个毛头小子越过自己,坐上那位置?若说是太子, 太子乃是中宫嫡子, 又是长子,确实当之无愧。

??可皇太孙?他毕竟是太孙, 不是太子, 哪怕他少年天才, 也不足以服众。

??估计皇太孙也知道自己这些皇叔们, 恐怕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上位,才会先下手为强。而首先选择对付的便是在一众藩王中,势力最大的晋王和永王。不过是略施手段, 便可以让两王相争, 而他坐山观虎斗,其心机深沉让人瞠目结舌。

??那么一个老问题再度到了眼前,皇太孙为何会行那龃龉之举, 就这么肯定一定能挑起晋王和永王敌对?

??他到底依仗的是什么?

??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, 不过刘大先生是谁, 就这么明晃晃地当做这个问题不存在,只议其他,却只字不提这事。

??不过临离开之时,刘大先生还是对晋王提了一句,晋王府如今缺少一位小公子。不光是晋王有后无后的问题,而是行大事当面面俱到,永王安王等都有了不止一个儿子,晋王却一个都无,这就是他自身最大的一处短板。

??待刘大先生走后,内书房里是一片寂静,直到此时晋王才露出满脸冰寒阴冷的模样。

??突然,他轻敲了敲书案,眨眼之间他的面前就突然冒出一个人。

??一个身着劲装,面容普通的男子。

??“让京城那边的人动一动,本王记得太子沉迷美色,许久未踏入太子妃房里。太子妃正值如狼似虎的年月,独守空闺,寂寞难耐。送个男人给她,让她好好享受享受。皇长孙似乎要大婚了,娶的是陈家的女儿?哪能让他这么容易,搅黄了他。另解药之事,从东宫皇长孙身上下手。”

??“是。”

??男子消失不见,书房中再度恢复一片凝滞之中,直到福成从外面走进来。

??“殿下,东西已经送去小跨院了。”

??其实这事按理是不用再回的,不过是赏个下人,又哪需要当主子的时时刻刻关注着。可这下人和下人之间也是不一样的,尤其还有之前那事,福成自然要事无巨细。

??晋王面色本是冰凉如水,听到这话,古井不波的眼动了一下。

??他突然有点想见那小奶娘,想看看她是不是能懂自己的意思,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。尤其这会儿他心情并不好,也想出去透透气。

??可晋王同时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出现有些太明显,于是他低头继续看着桌上的密信,感觉差不多快到午时,才带着福成往小跨院而去。

??此时小跨院里刚叫用午饭,下面的丫头婆子们分批去吃,瑶娘和玉燕两人的午饭也已经做好了。小郡主这会儿正玩着,瑶娘便让玉翠先去吃,反正她这会儿还不饿。

??小郡主正在床榻上玩耍着,这时候的奶娃子正是好动的时候,天气热,屋里也没放冰,瑶娘便只给小郡主穿了个小肚兜,任她在榻上翻腾,只用看着她不掉下来就好。

??瑶娘面上带笑地看着小郡主,心里软成了一片,她想起了小宝。小宝跟小郡主差不多大小,想必这会儿也会翻身了吧。

??思念宛如潮水般涌来,瑶娘心中充满了感伤,恨不得自己能生出一双翅膀,眨眼就能飞回林云县,去见小宝和姐姐。

??瑶娘自顾沉浸在思绪中,自然忽视了身后的动静,直到晋王走到她面前来,她才发现屋里竟然来了人。

??她下意识往窗外看去,院中空无一人,想着这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,大抵守门的婆子又偷懒了。其实也是小跨院里寻常没人来,又是在王府里,所以下人都比较松散,再加上玉燕玉翠两个丫头也不是那种待人苛刻的,难免有人偷奸耍滑。

??她曲膝行礼,没敢抬头。

??心中想着上午那赏,更是不确定晋王这时候来是干什么。

??“本王来看看小郡主。”晋王轻咳了下,道。

??瑶娘忙点点头。

??按规矩,主子来了,是要奉茶的。可这会儿小楼中一个人都没,福成竟然也罕见的没出现,瑶娘十分怀疑晋王能看得住小郡主,只能局促地站在那里浑当没这回事。

??屋里很静,两人的目光看似都看着床榻上,不停地翻过来翻过去乐不思蜀的小郡主,实则注意力却是有些飘散了。

??瑶娘想了又想,才小声道:“奴婢谢谢殿下的赏。”

??晋王几不可查地唔了一声,顿了顿,才道:“你侍候小郡主有功,本王早该赏你。”

??这就算是翻篇了?

??浑当那日之事没有发生?

??瑶娘能明白晋王的意思,此时又得了晋王的话,一直悬在空中没着没落的心,终于可以放下来了。

??甚至有一丝小小的雀跃,她成功了,也许她真的可以安稳无恙地待到小郡主再大一些,便带着赚来的银子回家。

??想着这些的同时,瑶娘不禁看了晋王一眼。

??晋王长身玉立,脊背挺直,双手负在身后,面色冷凝地看着小郡主。明明那张俊脸还是如同以往,几乎没有什么多余表情,可因为眼中柔软,软化了整张面孔的锋芒。

??这样的晋王,是瑶娘从未见到过的。

??她甚至隐隐有些羡慕床榻上那个天真无邪的奶娃。

??她想,这世上大抵也就只有小郡主,才能让晋王褪去脸上的冰寒,全心全意呵护。

??晋王觉得这个小奶娘有点傻,他都来了这么半天,饭也就不提了,连茶都没有一杯。

??他在想她的规矩到底是谁教的。

??于是瑶娘便发现晋王的俊眉蹙了起来。

??晋王蹙眉真好看。

??瑶娘见过很多人皱眉,可要么是显得十分凶恶,要么就是皱着两个包在额头上,有的甚至连眼形都会变,皱巴巴地拧在一块儿。

??可唯独他,长眉顺滑,色泽不浓也不淡,宛如烟雨笼罩的水墨画。眉峰不会显得太锋利,反倒走势柔和,当他皱起眉头时,只是眉心微微拧起一个弧度,看起来不是皱,反倒是蹙更为贴切。

??瑶娘突然想起一首诗,美人卷珠帘,深坐颦蛾眉,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。

??想完之后,她觉得自己真是太大逆不道了,她怎么能把晋王比作女人。可认真去看,晋王长得真得很好看,比女人还好看。

??瑶娘觉得自己洞悉了一个事实,为何晋王总是冷着一张脸,冷冰冰,**的。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,若是这样一副模样被外人看到,还怎么能威慑阖府上下,统领边关将士抵御蛮夷。

??就在瑶娘思绪涣散之时,晋王早就看了过来,他当然发现小奶娘在偷看他。

??这种眼神晋王并不陌生,认真说来,他被很多人这么看过。但还从未有一个人,是这样的眼神。

??没有算计,没有别有用心,没有那些很杂的东西,而是很纯粹,似乎就是看着是他这个人,而不是晋王。

??这样的眼神让晋王有一瞬间的茫然,可他并没有来得及去深思,就被打断了。

??原来福成方才之所以没同晋王一起进来,一是识趣,二则是去叫人了。

??玉燕玉翠进来后就跪在地上。

??她二人也是宫里出来的,宫里的规矩最是严谨,早先在朝晖堂的时候,规矩大致与宫里差不多。可自打来到小跨院,可能真是闲散惯了,竟会发生门里门外都没人守着,殿下来了才后知后觉。

??按照晋王一向处事的规矩,玉燕和玉翠都少不了鞭刑十下,可这次他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下不可再犯,就让她们起来了。

??玉燕玉翠心有余悸,看着她们隐隐有些苍白的脸色,瑶娘有些不明白她们为何怕成这样。

??其实瑶娘也怕晋王,但她知道晋王不是一个会乱发脾气,随意迁怒之人。

??晋王没有用午膳,玉燕下去安排。

??厨房那边准备得很快,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午膳就提来了。

??午膳在东次间摆好,晋王移步过去。

??经过这一会儿的时间,瑶娘也饿得不轻,奶娘就是饿得快,说来就来了,一旦饿劲儿上来,就是饥肠辘辘。

??她想这会儿玉燕玉翠都在,有人帮忙看着小郡主,她可以去吃午饭。便悄悄跟玉翠说了一句,打算离开。

??她以为她行为不惹人注意,实则一切尽落旁人眼底。

??“既然苏奶娘没事,那就帮着侍膳吧。”福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