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32章

??==第三十二章==

??瑶娘瞪着晋王的脸, 简直没办法相信这么无赖的话会是他说出来的。

??可她再看晋王的样子, 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。

??她有些急了, 同时也想起足踝上那根金链子,有些仓皇地道:“殿下,您英明神武,高高在上。小妇人不过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,还有一个儿子, 实在犯不上、实在犯不上您这样……”

??晋王瞥了她一眼:“犯不犯得上,是本王说, 可不是由你来说。”

??瑶娘的脸涨红起来。

??半晌, 才鼓起勇气道:“可奴婢不愿。”

??晋王眯了眯狭长的眼,睨着她:“为何不愿, 为了你那死了的男人?”

??听到这话, 瑶娘愣了一下,下意识摇了摇头:“反正奴、奴婢不愿,您不能强迫良家女,我没有卖身给王府的,我是好人家的女儿。”

??“过来!”

??“殿下, 您不能……”

??“你过来不过来?”

??晋王板着脸的样子很可怕,这是与他平时冷着脸完全是两码事。瑶娘都快被吓哭了,反正等她反应过来, 她已经很没出息的过去了。

??等她到了近前,晋王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。一手环着她纤细的腰, 另一只手则是熟稔地牵着她的手钻进了衣摆下面。

??瑶娘被烫得就是一哆嗦,想收回来,却被人死死按在上头。

??“忘了跟你说,本王中的药不是一次能够解掉的。”晋王面上一派严肃,可私下里可没这么老实,捏着那肉呼呼白嫩嫩的小手,一下又一下地磨蹭着。

??磨蹭得瑶娘嗓子都抖起来了,“那得、那得几次?”

??晋王眯着眼看这个笨笨的小奶娘,道:“需得找到解药才能解。”

??“那什么时候能找到解药?”

??“这个不确定,一年半载吧。”

??瑶娘顿时有一种乌云罩顶的感觉。良久,有些艰涩道:“您有妻有妾,可以去找、实在犯不着……”

??“本王如何处事还用你来教?”

??瑶娘顿时没出息地又不说话了。

??晋王似乎并不满足于光只是这样,睨了瑶娘好几眼,可瑶娘这会儿心思根本不在这上头,自然没看到他的眼神。

??看来这事还得两厢情愿才行,晋王心里突然有了这样的认识。

??他清了清嗓子,道:“你不是说还想回家去?你若是侍候得好,一年后本王放你归家。”

??“真的?”此时瑶娘满心满肺都是晋王不打算放过自己的念头,自然忽视对方言语中的陷阱。

??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晋王意味深长地点点头,上下睨了她一眼,“不光如此,本王还赏你一大笔银子,足够你安稳无忧地过完下半辈子。”

??瑶娘的脑袋快速转动着。

??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好哄的,她虽不聪明,但也不笨,她很清楚自己根本没办法拒绝晋王。如今晋王之所以对她好言相向,大抵还是有几分喜欢她,所以才格外容忍。若是她不识趣的僭越太过,他肯定会让她懂得什么叫做雷霆震怒。

??想到这里,瑶娘有些愣神。

??晋王有几分喜欢她?这是真的?

??她忍不住看了晋王一眼。

??黑暗中,他俊脸如玉,长眉若柳,目若朗星,俊得让她不敢多看第二眼。忍不住就有小泡泡冒了上来,但还没等翻涌起来,就被她尽皆打碎了。

??苏瑶娘,你千万别想多了,晋王对你的喜欢不过是喜欢你的身子,而不是你这个人。

??色衰而爱驰,爱驰则恩绝,你能让他喜欢几年,又或是这几分喜欢能维持多久?

??她又想到晋王说的一年,这一年想必就是晋王的新鲜期了,等这阵儿过了,想必他也不会再将自己放在心上。

??既然如此——

??“若只是这样,奴婢答应您,但您能不能、能不能——”她咬着牙,心一狠道:“不让别人知道这事。奴婢只想做好自己的差事,不想让人知道……”

??晋王缄默不语,面上表情古井无波,眼神晦暗得不见底儿。

??看得瑶娘心怦怦直跳,可这已经是她最后一步底线了。若这事让人知道,等于她再度走了上辈子的老路,她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上辈子是谁害死了她,她不想再死于非命。

??其实从昨儿那事发生,瑶娘心里就有一种明悟,她逃不掉了。

??既然逃不掉,索性就该怎样就是怎样,只要她等到晋王对自己失去了兴趣,想必离开不是难事。

??但前提是她得没有名分。

??是的,她不能有名分,没有名分她就没有束缚。挂着一个晋王女人的名头在身,她也只能待在这晋王府里,连想看小宝一眼都得偷偷摸摸。

??也许这样的想法让世间女子来看,着实惊世骇俗,可瑶娘活了两辈子,早就将曾经很在乎的抛之脑后了。

??反正这身子本就是不干净的,给谁不是给呢?她只想安安稳稳地在王府待到一年之后,回家守着儿子过完下辈子。

??晋王没有说话,瑶娘突然有一种汗毛竖起的感觉。

??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??正当她打算再说些什么,就见晋王勾唇一笑:“可,本王答应你。”

??这一笑犹如百花绽放,又似万鸟朝来,说不出的俊美惑人。

??瑶娘顿时顾不得再去想方才自己为何是那种反应了,以及晋王为何会答应的如此爽快。

??也许她也清楚,但她并不想去深思。

??*

??瑶娘感觉像似没有尽头,她已经帮晋王纾解了一次,可也不过一刻钟不到的时间,他又拉着她的手过去了。

??看着闭着目,额上满是薄汗的他,瑶娘的视线不禁往下移去。

??那里,她的手已经磨得生疼。

??这其实只是其次,本身瑶娘已经做好的准备,可晋王却一点那种想法都没有,似乎更比较喜欢她的手。

??当然也不仅仅是她的手,他也会吃她的小嘴儿,会将她揉得钝生生得疼,甚至偶尔会吃几口别的,吃得可贪。可上辈子他也不是没吃过,对此瑶娘虽觉得害羞,但倒也不是太惊诧。

??但却仅此而已,再多的却是没有了。

??瑶娘深深觉得不解,她记得上辈子晋王不是这样的。

??他的动作突然就停了下来,瑶娘当即收起杂乱的心思。

??昏暗中,晋王半拧着眉盯着某个地方看,似乎有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。瑶娘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,当即脸更红了。

??红了却还想看,认真说来她上辈子没看过几次的,也就服侍晋王沐浴的时候,匆匆扫了几眼。

??真吓人!

??“殿下……”

??晋王似乎放弃了,一把将瑶娘拉了过来。瑶娘还没看清怎么回事,就见他高挺的鼻梁靠近,薄唇霎时就贴上了她。

??瑶娘素来是个很柔顺的性子,他要亲就给他亲。晋王的吻强势且急促,像似要把人吞了似的,尤其此时他更带着一种恶狠狠的感觉,似乎有什么东西急欲纾解却不可得。瑶娘感觉腰都快被他掐折了,只能无力地攀着他宽厚的肩膀。

??因为贴得近,更是觉得他的雄伟。瑶娘默不作声地往旁边挪,一点点挪,想离他远一点。可刚只挪了两下,就被他又抓了回去。晋王似乎也知道这样更有趣儿,竟是捧着她就靠了过去。

??嘶……

??两人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,瑶娘当即伸手想去推他,他就是不让,硬是死死按着她。瑶娘力气不如他,只能任他为之,却被烫得直打哆嗦。晋王似乎得了趣味,竟就这么开始的颠了起来,瑶娘的魂儿都被他颠飞到了九霄云外。

??两刻钟后,瑶娘绵软仿似无骨,泪花儿出来了,下嘴唇也咬破了,晋王又是一个大力,终于停了下来。晋王紧紧闭着眼睛,呼吸粗重,过了好一会儿,才低头去看她。就见她双颊绯红,脸蛋和玉颈上都汗津津的,几缕碎发贴在上面,极为碍眼。嘴儿红红的,有些肿胀。

??他伸手拨开那碎发,又用手指在那嫣红色的小嘴儿上抚触了一下,才放下她折身去收拾自己。

??看着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,瑶娘撑着酥软的身子也起来了,先去屏风后用水擦了擦头脸身子,才脱下绸裤又换了一条干净的。攥着那绸裤,她连看都不敢看便塞到了脸盆后面。

??等瑶娘出来,晋王已经在榻上躺着了。

??他对她招了招手,她便过了去。才刚坐下,就被他一把拉进怀里,晋王大掌抚着她的脊背,道:“你很不错。”

??瑶娘差点没被口水呛着,心情有些诡异。

??这样就叫很不错,上辈子晋王是不是在心里将她夸到了天边上?

??想了想,瑶娘决定他说不错就不错吧,既然晋王觉得不错,就说明她服侍的好,等一年后她就可以回家了。

??次日,天还不亮,晋王便踏着微熹的晨光悄悄离去。一如上次,而这次却是连福成都没有带。

??作者有话要说:→.→

??前二十,后面随机。么么哒,不准说我污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