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第23章

??==第二十三章==

??这日, 又是瑶娘和玉燕一同值夜。

??快到钱奶娘和王奶娘来之前, 玉燕突然说让瑶娘今儿回去休息一日, 晚上不用来上值了,明儿白日来。

??瑶娘有些诧异地看着她:“发生什么了?穆嬷嬷怎么不让我值夜了?”

??正在收拾床铺的玉燕,头也不抬地道:“哪有总让你一个人值夜的, 最近小郡主也没怎么闹夜了, 总是顶着你一个人熬, 可是不成。”

??“可……”

??玉燕将床上的软枕拍了拍,放在床头, 直起身有些无奈地看着她:“不是我说你, 你也太老实了,那两个不吭气, 你也就不吱声。她们两个白日里当差, 两个人侍候小郡主一个, 旁边还有那么些搭手的。你成天夜里熬着, 白天还要操心来给小郡主揉腹,使唤人也不是这么个使唤法!所以我就跟嬷嬷商量了一下,让你和王奶娘和钱奶娘轮调着来, 接下来你值白日, 让她俩值夜里。”

??“其实我没什么的,我挺喜欢夜里上值……”

??玉燕回头笑睇着她,明摆着就是不信她的话。

??是啊, 谁情愿熬夜, 晚上连个整觉都睡不了。

??瑶娘面上赧然, 玉燕就势坐在床沿上对她说:“其实也不光是因为你,前阵子小郡主闹夜,折腾得人仰马翻。没办法,就只能大家都一起熬着。现在如果还是只你一人值夜,我和玉翠势必要分出一个陪你。这院子里上上下下看似就这么一个小主子,实则事也挺多,光一个人可是管不过来,还得劳嬷嬷坐镇。嬷嬷上了年纪,早就不管事了,哪能让她老人家这么累着。所以这般轮调最是妥当,你三人换着值夜,刚好我和玉翠也能歇歇了。”

??话都说成这副样子,瑶娘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??她能说其实她是真不想白天当值?

??这几日,晋王来小跨院十分频繁,即使瑶娘白天在房里睡觉占大多数,还是不止一次听见下面人说晋王来了。

??莫名的,她有些心虚。

??她想起那日她急中生智,借口小郡主哭了,仓皇而逃。当时福成是在下面的,是不是被晋王知道她其实是骗他的?

??瑶娘想过晋王是不是打算惩治她,可这个说法完全不通。晋王身为整个晋王府最大的人,完全可以因她的欺瞒而惩罚于她,甚至将她撵出去都可以,实在犯不着如此费力。

??又思及那日晋王的眼神,瑶娘总觉得他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意图。

??可转念再想,以晋王身份,怎么可能会惦记上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?

??不是瑶娘自贬,而是晋王后院里的妻妾,没一个不是国色天香,论容貌人品个个远超她甚多。

??想来想去都想不出章程,瑶娘也只能学着鸵鸟什么也不去想,该怎样到时候就知道了。

??事情既已定下,瑶娘便换成了白日里当差。还别说,白日里虽是事多了些,但确实比值夜要轻松多了。

??瑶娘上值的第一天,晋王并没有出现。

??她果断觉得自己是想多了。

??可第一日没来,第二日晋王却是来了。

??小郡主刚睡下。这个点正是她该睡觉的时候,白嫩的小手不过是揉了几下眼睛,瑶娘便看出她的困意。将她抱在怀里,来回走动哄了哄,不过是眨个眼的功夫,小郡主就睡着了。

??玉翠正夸她哄孩子睡觉本事了得,换着钱奶娘和王奶娘得折腾半天,突然听到院子里有请安的声音。见动静似乎是晋王来了,两人忙迎了出去。

??果然是晋王。

??今日的晋王看起来出奇俊美,一身雨过天晴底儿银绣云纹的锦袍,头束青玉冠。晋王极少穿这种清爽的颜色,也因此看起来格外显得夺目,像似远山云雾,又似海浪迭起。

??瑶娘恍神一下,忙随着玉翠曲膝行礼。

??晋王步进房里,福成紧随在侧。

??“小郡主刚睡下,嬷嬷在东厢。”玉翠恭敬地对晋王道。

??晋王点点头,看了床榻上的小郡主一眼。其实与其说是看小郡主,瑶娘更觉得他是在看自己。莫名的,她就是觉得他的目光在滑过时,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。

??瑶娘心里一缩,拘束地垂下眼帘。

??晋王面色清淡,对玉翠点点头,便折身往外去了。

??不是离开,而是去了二楼。

??对此,玉翠并不诧异。

??因为这二楼本就是给晋王空下的,晋王时不时就会过来,虽然以晚上的时候居多。她有些犹豫要不要给殿下送茶上去,这二楼没人吩咐,是不允许随便上去的。

??玉翠正和瑶娘说道这事,福成施施然从外面走进来。

??“苏奶娘,去给殿下泡杯茶,君山银针,别泡错了。”

??福成这话不光让玉翠诧异了一下,也让瑶娘十分错愕,因为泡茶这活计在有丫头的情况下,是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奶娘去做的。

??可福成都发话了,瑶娘也不敢反驳,只能去泡了茶,端上二楼。

??看着似乎没有想上楼迹象,笑吟吟和玉翠说话的福成,瑶娘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??果然她上去就看见坐在书案后,眼神有些晦暗的晋王。

??也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,明明晋王看得是书,并不是她,他却总觉得他好像额头上生了眼睛。

??瑶娘心如鹿撞,忍不住想摸摸自己头发,还有衣裳。可惜两只手都被茶盘占着,也只能就这么的僵着身子,将茶端过去。

??随着离晋王越来越近,瑶娘的额头和鼻尖上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。她心里慌得厉害,轻手轻脚地将茶盏搁在桌上。越是离晋王近,瑶娘越是觉得他高大,她站着,他坐着,可两人却是平齐。

??见晋王没有动作,瑶娘松了一口气。

??正想退开下去,就听见晋王轻咳了一声。

??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,双手绞在一起,紧紧攥住。

??晋王不用抬眼,就看到那一根根宛若葱根的纤白细指,他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幅画面——

??那日,水中,她一下一下地撩着水,为他净足的模样。

??“没有话对本王说?”

??瑶娘嘴里直泛苦,心道果然是来了。

??不过这样反倒让她心里没那么七上八下了,他果然是记着自己欺骗他的话,而不是其他……

??她嗓音细细弱弱地道:“还请殿下赎罪,那日奴婢并不是有意欺瞒,实在是听岔了,总觉得小郡主像似在哭,可等下去了才发现小郡主并没有哭,都是奴婢错了。”

??这是不打自招了?

??“你错什么了?”

??“奴婢不该帮殿下净足净到一半儿,就丢下您不管了,更不该下来看见小郡主没醒,怕挨罚不敢再上去。”

??“这么说来,也是情有可原?”

??瑶娘忙点头。

??晋王看向她。

??今天这个奶娘打扮得更是老气,一身檀香色的衣裳,宽宽大大,没个形状。梳着独髻,以前光洁的额头,如今全部掩藏在她刻意弄出来的刘海之下。

??按照大乾朝的风俗民情,已婚妇人是不留刘海的。

??可她倒好,为了刻意弄出个刘海来,竟把前额的头发特意挡在额头前,并用头油固定住。可能因为这种刘海不容易弄出来,她在这一层刘海上抹了很多头油,油光四射的,看着就让人觉得碍眼。

??乍一看去整个就一厨房里打杂的婆子,实则在见过那种美景之后,又怎么能瞒过慧眼如炬的晋王。

??他只觉得暴殄天物。

??晋王有些诧异自己的这种想法,要知道他从来最是觉得妇人的身子令人作呕。别说遐思,根本不会往那种方向去想,可他却是一再为这个小奶娘破例。

??就是因为这些异常,晋王更是确定自己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。

??“若想让本王不怪罪你也可……”晋王徐徐道。

??瑶娘愣了一下。

??“将你的衣裳脱了。”

??呃?

??瑶娘这下惊讶得连掩藏连尊卑都忘了,抬头诧异地望着晋王,莹白的小脸儿一览无遗,嫣红的小嘴儿微张,像似看到什么奇景。

??晋王从来不是一个粗放的人,认真说来他话极少,也比较讲究体面,毕竟是天潢贵胄的出生,富贵到不能再富贵的龙子凤孙。让他从嘴里说出那种调戏良家妇女的话,简直比在街上看见有人光着身子跑还可怕。

??反正瑶娘上辈子和晋王在一起那么多次,他也就仅仅只说了寥寥几次,还俱都是床笫之间意乱情迷之时的错语。而等他下了床榻,却是一派正经、冰冷,宛如不染尘埃的神祗。

??“殿下,你不能这样的……”红嘴儿抖索半天,瑶娘才艰难道:“这样与那些欺男霸女的恶霸,又有何不同……”

??闻之,晋王浅笑。

??是那种十分狂妄、鄙夷、不屑一切,又夹杂着几分高高在上,俯视众生的笑,无遮无掩,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。

??晋王确实没干过什么逼/奸良家妇女的恶霸之举,但并不代表他没做其他别的类似仗势欺人的事。要知道他们这种身份与地位,打从出生后最先懂的便是,什么叫做‘势’。而他们这些所谓的龙子凤孙之所以会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,何尝不也是‘势’。

??尤其晋王,幼年时德妃便殁了,失了亲娘的皇子在宫里,还不如个奴才。从小晋王就懂得如何借‘势’,懂得靠‘势’去威慑那些个奴才,以及如何去获得更多的‘势’,以求哪一日能屹立在那云巅之上。

??所以晋王不是不恶霸,他不过是恶霸得比较高端,是恶霸们的祖宗罢了。

??可真让他宛如市井之徒做出种种恶霸之举,他还真有些为难。

??晋王在脑海里思索着市井中的恶霸该是如何欺压良民的,不是他爱联想,而是眼前这个有趣的小奶娘,她的表现就是如此。

??可惜晋王想了好一会儿,都没能堪透这项本领,他决定放弃,按照自己的法子来。

??“把你的衣裳脱了,别让本王再说第二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