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宠妾

作者:假面的盛宴

224.番外之小宝vs月月

??防盗进行中,本文订阅比50%,??否则需延迟三日,??补足可立看==第三章==

??自打瑶娘的事发生以后, 姚成便再不如之前那么顺从李氏了。

??从衙门里回来,见媳妇气得浑身打颤,满脸都是泪水。他发了好大一通火,将李氏吼了出去。

??可问题是,治标不治本。

??但凡燕姐儿还在家中一日, 但凡瑶娘还在姚家, 但凡李氏还在, 她总是还要闹腾的。

??蕙娘呜呜地坐在床上哭着, 哭自己的委屈, 哭刻薄的婆婆, 哭可怜的妹妹。

??姚成站在一旁束手无措,他心疼媳妇,也可怜小姨子, 可他总不能将他娘他妹妹都撵出去。姚家就他这么一个独子, 他爹临终之前可是一再嘱咐让他好好孝顺娘, 送妹妹出嫁。

??“蕙娘,你打我一顿, 狠狠地打我一顿, 别在这么气自己了。都是我的错, 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??偌大一个男人蹲在那里, 抱着脑袋直叹气。在外面也是威风凛凛的捕快, 如今却是这样。认真说来,姚成一直待蕙娘很好,不然蕙娘和他的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。

??“你娘丧了良心,你那妹子也是个黑了心肝的,她们怎么能这样……”蕙娘哭得伤心欲绝。

??她那妹妹,她那从小听话懂事的妹妹,打小就跟在她身后跟前跟后喊姐姐,懂事了有什么好吃的,都是先拿来给她。为了她出嫁给她绣个盖头,偷偷瞒着家里做了两个月的荷包才换了一块儿好绸子。

??明明大嫂明里暗里总是为难她,她还瞒着家里人不说,若不是那日她回娘家听隔壁家的满婶子透了两句口风,还不知道大嫂天天就寻思想将妹妹卖出去换个好价钱。

??“蕙娘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你别哭了……”

??屋外,蕙娘泣不成声。

??屋里,瑶娘泪流满面。

??*

??姚成哄了好一阵子,才将蕙娘哄住。

??他殷勤地去打水来给蕙娘洗漱,蕙娘净了面,又重新将头发梳了一下。除了眼睛红肿得厉害,情绪倒是平复了不少,就是柳眉不展,显然瑶娘的事还是坠在她心头。

??姚成叹了一口气,去了屋外。

??天色也不早了,家中还是冷锅冷灶,以前还没成亲时从来不觉得,成亲后有温柔贤惠的蕙娘每日做好饭菜等着他,姚成竟觉得这一幕格外不能忍。

??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,他心中就是一阵恼。

??李氏是他娘,儿子再恼也不能对娘颐指气使,可燕姐儿……

??姚成记得自己方才进院门时,看到西厢的门帘子动了一下。

??小小年纪,心思恶毒,他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个好妹妹。

??他几步来到西厢窗下,拍着窗子道:“你给我出来,做饭!”

??屋里十分安静,过了一会儿,燕姐儿从门里磨磨蹭蹭出来了。

??“哥,嫂子不闲着嘛。”

??姚成冷笑:“你嫂子带着明哥儿,奶着洪哥儿,两个孩子都指着她。合则你一个做小姑的,成日还得你嫂子做好了饭等着请你来用?”

??燕姐儿脸色不怎么好看:“不是还有瑶娘……”

??姚成大吼一声:“你给我闭嘴,让你去做饭就去做饭!”

??见哥哥怒成这样,燕姐儿也不敢再吱声,老老实实去厨房里做饭了。

??李氏气得在上房那边梆梆梆地直敲窗子,儿子这话与其在对女儿说,不如说是说给她听的。

??可气也没用,姚成素来孝顺,可真恼起来,李氏也不敢惹他。

??燕姐儿一下一下地揪着手里菜,好生生的菜被她拽得稀巴烂。见姚成进屋去了,李氏偷偷地来到厨房,一进门就见女儿在霍霍菜。

??“你哥真没骂错你,一个大姑娘家菜都择不好,你说你能干什么!”李氏一面骂,一面走过来将她赶到一旁去。

??燕姐儿一把扔掉手里的烂菜叶子,满脸委屈道:“娘,你瞧瞧哥刚才对我那顿吼。搁我说当初就不该娶那苏慧娘,瞧瞧自她进了门,哥成什么样子了。凶我也就算了,他还吼娘你。”

??李氏也生气,好生生的儿子如今向着媳妇,搁谁都窝火。只是她窝火也不会跟女儿说,那不是显得她特别没有面子。

??“这苏家的女儿没一个好东西,娘若不把那苏慧娘休回去,给我哥再娶一房媳妇。反正咱家不缺那点聘礼银子,到时候指定不知道怎么孝顺您,拿您当老封君侍候着,也好过那苏慧娘成日不给您好脸。”

??李氏斜了女儿一眼:“你给我少动这种念头,我就算不看中她苏慧娘,我还得看着我那两个孙子。娶个后娘回来,我明哥儿洪哥儿还往哪儿站?你这丫头就缺个后娘收拾你,成日不着五六。”

??燕姐儿瘪着嘴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你什么时候把苏瑶娘弄走?搁这两口人在家,要吃咱家多少饭啊。最重要的是,有她在这家里,我还怎么让陈安哥哥娶我?”

??李氏丢下手里的菜,回身戳了她脑门一下,骂道:“张口陈安,闭口陈安,他到底给你下了什么**药,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竟做出这种缺德冒烟的事来。我跟你说,少跟那黑小子混在一处,一个大姑娘家成日跟几个小子混在一处,你到底还想不想嫁人了?”

??她所说的那几个小子,都是住在附近几条街人家的后生,和燕姐儿从小一起长大。这燕姐儿打小就是个跳脱的性子,又没人管,不喜欢和同龄女孩儿们玩在一处,倒喜欢和小子们玩。

??“娘,我以后不跟他们一处玩了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把这苏瑶娘弄走,等我和陈安哥哥的事定下,我就安心在家里备嫁哪儿也不去了。”

??“大姑娘家说这种话也不害臊!”李氏啐了一口,旋即愁眉苦脸起来:“我倒想让她走,可你嫂子还有你哥——”

??说道,她顿了一下,又道:“明儿我上趟苏家去。”

??燕姐儿顿时一拍巴掌,笑道:“娘,你真是我的好娘!”

??*

??瑶娘总觉得前世发生的一切,就像是一场梦。

??她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直到大嫂朱氏像梦里一样来到姚家。

??朱氏一进门就直奔小隔间里来了。

??这间小隔间是从外面大通间里隔出来的,以前瑶娘不住在这里,而是和燕姐儿住在西厢。自打发生那件事后,蕙娘和姚成就特意从两人所住的这间房里,隔了一间房出来供瑶娘居住。

??小隔间的光线不如外间,但也不差,有一扇小槅窗。窗下放着一张条桌,挨着墙边搁着一张架子床。床上挂着深青色的帐子,床脚放着一个柜子和两个箱笼。虽是简陋了些,但收拾得十分干净,瑶娘素来是个勤快的性子。

??她刚把小宝哄睡将他放在床上,就听见身后有动静,扭头就见朱氏进来了,瑶娘的脸当即僵了一下。

??朱氏每次见到小姑子,都有一种忍不住想感叹的冲动。

??认真说来,苏家人中没有那种长得特别出众的人,哪怕是苏慧娘,也不过是清秀之姿,偏偏这苏瑶娘似乎聚集了苏家所有人的优点而生,简直就不像是苏家人。

??一双含情目波光潋滟,一双弯月眉不描而黛,挺翘的鼻梁,娇艳的樱唇,再加上那一身肌肤胜雪的好皮子,朱氏每次看到都嫉妒得眼发红。

??容貌且是其次,关键是那一身风流韵致。乍一看去不显,可细瞧就能瞧出来内容,让朱氏来看不去给富户人家当小妾,真是白屈了这副好相貌。

??而朱氏这趟恰恰为这事而来。

??想着胡老爷家开出的五十两银子的谢媒钱,朱氏的胖脸格外笑得灿烂。

??也知晓上来就说这事,小姑子肯定要生恼,所以她是装模作样去看了看睡熟了的小宝,赞了几句这孩子长得真是好,像娘,才凑到瑶娘身边。

??“瑶儿,你总归是苏家的女儿,总住在姚家也不像样子。爹和娘都想你了,若不今儿就跟大嫂家去吧?”

??瑶娘打心底的厌恶这个大嫂,可朱氏既然进了苏家的大门,又给苏家生了三个孙子,她就得敬着,即使心中厌恶,也不能表现出来,毕竟长嫂如母。

??这是上辈子瑶娘的真实想法,所以对朱氏各种恶劣的行径格外容忍,可这辈子她却懒得做出这种样子来了。因为她知道,无论她怎么伏低做小,怎么苦苦哀求,她大嫂都不会放弃将她卖了换银子的想法。

??而家中,爹为人酸腐爱面子,娘虽疼她但不当家,大哥是个耳根子软听媳妇的,所以朱氏几乎当着苏家的半个家。

??没人能救她,她只能自救。

??依稀记得上辈子因为自己还想与她保持面上的一份和睦,听信了朱氏的话跟她回家,却差点没害小宝被他们送走,而自己也被打晕送到那胡老爷家做小妾。

??幸好姐姐姐夫来得及时,才将她救了下来。

??因为这事,当时闹得沸沸扬扬,而她未婚生子的事也被人传开了。胡老爷记恨她,说苏家出了个有失妇德的女儿,带着人要浸她猪笼。是姐姐逼着姐夫动用了衙门里的关系,又谎称她已经是王府里的下人,才将差点被浸猪笼的她救了回来。

??及至之后,爹觉得她丢了苏家人的脸,不愿再认她。姐姐的婆婆也借机发作,她落得无处安身,只能去了王府做奶娘,才会发生那之后的一切。

??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,她就不能让旧事重演,最起码不能傻乎乎地就被这朱氏给骗了。

??“大嫂,瑶娘丢了苏家的脸,没脸回去。”

??“什么丢脸不丢脸的,你总归姓苏,爹和娘还有我和你大哥都疼你。大嫂早先会发作那几场,也实在是替你着急,你说你一个姑娘家碰到这样的事,以后可怎么办?大嫂心里急啊,急得满嘴火疱,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咱也总不能不顾骨肉亲情是不是?”

??朱氏说得格外动感情,可瑶娘已经上过她一次当,又怎么可能再上第二次,无论她怎么说,就是不愿跟她回去,她可不想再被浸一次猪笼。

??到了中午,有丫头给瑶娘和翠竹送来午饭,瑶娘的食盒中明显比翠竹多了两个菜。

??奶娘们的饭菜本就比下人好,可瑶娘的食盒中却又比翠竹多了两个。

??瑶娘为王妃的手段感到心悸,她虽然笨,但并不蠢。尤其上辈子在王府那一年多的时间,让她明白了许多以前她根本不会也没办法明白的道理。

??可令她诧异的是,翠竹看到了就好像没看见一样。她还只当对方是改了性,可扭头就知道翠竹为何如此了。因为她方才放在条案上的两身衣裳,被翠竹用不知名的东西给划了两道口子。

??瑶娘并不是个太聪明的人,可她也依旧觉得翠竹蠢得简直没话说。

??屋里就她们两个人,她怎么就敢弄坏上面赏下来的衣裳,她就不怕她闹腾?上辈子瑶娘就闹腾了,她虽性格柔顺,但也不是没脾气的人,被人这明晃晃的对付,她自然要找人做主。

??最后翠竹挨了训斥,王妃为了补偿她,又赏了她两身衣裳,比之前这两身料子更好,颜色更鲜嫩。她十分喜欢,第二天就穿在了身上,却扎了胡侧妃的眼,被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……

??瑶娘突然不想在想下去了,翠竹蠢,曾经的她何尝不是也蠢。若不是经历了一辈子,她根本不懂这其中的机锋。

??瑶娘只是翻了翻破了的衣裳,就又回到床上躺下了。

??翠竹得意地看着那边,觉得这人如此懦弱,并不难对付。

??次日,胡侧妃在给晋王妃请了安后,就将瑶娘两人领回了留春馆。

??一路上,胡侧妃脸色并不好,看得出在请安的时候,又在晋王妃面前受了气。

??进了堂中,胡侧妃在首位上坐下,瑶娘和翠竹站在她面前。

??胡侧妃漂亮的凤眼上下在两人身上徘徊着。

??两个奶娘长得都不错,算是中上之姿。

??其中一个穿了一身嫣红色的衫子,瓜子脸丹凤眼,嘴角有一颗小痣,一笑就有一股子媚意迎面扑来。关键此人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,眼神闪闪烁烁,笑得十分献媚。

??胡侧妃见多了这种人,这种人一看就是给她机会就会拼命往上爬的。

??至于另一个,芙蓉面,柳叶眉,杏眼樱唇,底子倒是不差,就是看起来怯生生的,总是垂着眼睑,一看就是个胆小的。

??穿一身秋香色的旧衣,衣襟和袖口都洗得微微有些泛白,且衣裳颜色太暗,本来此女有七分姿色,也被这衣裳降低只剩了三四分。

??胡侧妃心里暗想:又是个不会打扮自己的。胡侧妃最是爱美,历来瞧低这种不会打扮自己的女人。也可能是出身寒酸,才会穿这样一身衣裳。

??当然胡侧妃还不光只看这些,她的眼神更多地放在两人身段上。

??也是翠竹的样子太扎眼。杨柳小腰纤纤,更显饱满怒耸,那腰间的汗巾恨不能往死里系紧了,生怕显不出身段来。而另一个却衣衫陈旧宽松,瞧不大清楚。

??只是一个照面,胡侧妃心中对这两人也粗略有了印象,谁该重视,谁该首要对付,心中已经有数了。

??尤其翠竹容貌偏向艳丽妩媚,而胡侧妃恰恰也是容貌偏妩媚的。

??见胡侧妃的目光来回在翠竹身上打着转,看自己却不过是几眼就略过,瑶娘高悬的心终于安下几分。

??而这一切说起来很久,实则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,很快胡侧妃就将眼神收了回去,神色淡淡道:“领她们去小跨院。”

??“是。”

??直到两人转身离开,瑶娘还能感觉到胡侧妃在她们后背上打转的视线。

??她在庆幸自己做了对的决定。

??*

??思懿院那边,红儿将瑶娘留下的衣裳捧给了周妈妈看。

??周妈妈拧眉一看,道:“我就说这小妇人怎生放着新衣裳不穿,倒穿了身旧的。合则是衣裳破了。”

??晋王妃也在,抬眼望了过来。

??见此,周妈妈忙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。

??“那个叫翠竹的是曹婆子家的?”

??周妈妈点点头:“翠竹的老子娘都是王妃陪嫁庄子上做差事,这女子也是命不好,刚怀上男人就死了。这不,没了生计就想进府谋个差事。老奴看她像是个心气儿高的,颜色也是一等一,就挑了她。谁曾想她倒是如此沉不住气的性子。”

??她微蹙着眉,显然有些反感翠竹的所作所为。

??因为在她们这种人眼里,翠竹就是个蠢到家的,只有蠢到家才会做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来恶心人。

??可相反,晋王妃倒是不以为然,本就是给人添堵的,只要给人添到堵了,那就行了。至于能不能继续添堵下去,那就看对方的造化,如果做得好的话,她是不介意让对方成为第二个冯侍妾。

??让晋王妃来看,反倒是翠竹这样的更好使唤,够蠢又够跳脱,才能闹出事。

??倒是另一个,不免让晋王妃有些失望……

??不过她并没有放在心上,不过是一个下人,对晋王妃这种身份地位来说,真不是太重要。别看昨儿瑶娘让晋王妃满意了,可这种满意就好比是看到一根样式别致的簪子,或是招人喜欢的小猫小狗一样,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。

??只图博得一笑,不喜了,弃掉便是,因为总还会有无数这样的人蜂拥而起。

??“行了奶娘,不过是看场戏,不用太慎重其事。”

??“也是。”周妈妈点点头,笑眯眯的,“留春馆那边也不用咱们如此慎重其事。”

??这说得自然是反话,可贵人都是要脸面的,难道说思懿院很在意留春馆那边,所以才会处处使绊子恶心人?不是显得自己心胸太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