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夏晚晴天

作者:顾婉音

盛夏晚晴天 番外 大院里的那个女孩 谢创

??童年,大院!

??爸爸谢安栋还不是市委书记,而夏正朗也不是一市之长。

??他是爸妈心目中的骄傲,是爷爷奶奶的绝世宝贝孙子,是外公外婆眼底里的心尖肉。

??他聪明,顽皮,学什么会什么,再顽皮,再捣乱,都有人宠着护着,以至于他从来都是大胆妄为的。

??所以,当他看到了和自己一样大小的夏晚阳时,二话不说就拉着他出去玩耍。

??略显斯文而内秀的夏晚阳却没有他那份意气风发。

??“时间不早了,我妹妹找不到我,会哭!”

??夏晚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。

??妹妹?他从小娇生惯养,姨妈家也有妹妹,又爱哭,又娇气,有什么好?

??但是看着夏晚阳那急匆匆的样子,只得不耐烦的挥挥手道:

??“好了好了,明天早点出来玩!你不想抓麻雀吗,我知道哪里有鸟窝!”

??他狡黠的诱惑着夏晚阳,果然后者两眼冒光,并且答应第二天一定早点儿来。

??谁知道,第二天,夏晚阳是来的很早,但还带着一个扎着不太公正的小辫子的女孩,大大的眼睛,不算是特别漂亮,圆润润的,乍一看有些像个洋娃娃似的,看人的时候,眼睛扑闪扑闪。

??“喂,怎么还带了别人来!”

??他不满意于夏晚阳这样娘们儿似的行为,所以大呼小叫起来,但是那叫夏晚晴的女孩,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,却是声音脆脆的道:

??“我不是别人,我是哥哥的双胞胎妹妹,别人都说我们不像,可是我们就是双胞胎!”

??她一脸认真的模样陈述着,被她那眼睛盯着,他本来一肚子的不满意,便被给打消了。

??自此从夏晚晴出现时,一切都有了变化,她比夏晚阳要调皮,要胆大,但是她却只袒护着她的哥哥,至于他这个外人,夏晚晴从来不在乎。

??“哥哥,快,你看我给拿来的,快吃!”

??那糯米糕也不见得多好吃,可是被一双胖悠悠的小手捧着,就格外的诱人。

??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!”

??但是她只是咯咯一笑,却是不厌其烦的,每一次为哥哥做这做那。

??“知道吗,你哥特别喜欢那个院子里的玫瑰花~”

??有一次他终于忍不住,抓住她圆乎乎的小手,然后对她眨巴着眼睛。

??“真的吗?”

??香香糯糯的童音,让人听了浑身都神清气爽。

??果然,晚上吃饭的时候,只看到一个小身形,越过低矮的栅栏,朝着某老干部家的花园干坏事。

??玫瑰是家养的,刺很多。

??他在后面催着:快点儿。

??而前面院子里灯光亮了起来,老爷爷威严的声音:

??“谁在哪里?”

??只见得她幼小的身形,在花圃中费力的匆忙的,抓住了几只最大最艳的玫瑰花,折断了花枝,匆匆的跑了出来。

??脸上通红,一头大汗,却是憋着被玫瑰刺痛的小手,一脸紧张的赶回去找她的哥哥。

??也在那个时候,他突然间羡慕起来夏晚阳来,羡慕他有这样一个妹妹。

??后来,当夏晚阳看着妹妹拿来的玫瑰花时,一脸惊讶,有些迟疑:

??“哥哥,你不喜欢吗?”

??她憋着疼,有些委屈。

??“当然喜欢!”

??夏晚阳看妹妹那痛苦的样子,小手都扎破了,却是一脸的讨好,二话没有说,接过了玫瑰花,而刚刚松手的小女孩,哭的那个响亮:

??“哥哥,疼,手疼~”

??哎哟喂,刚才的勇敢劲儿哪里去了,现在哭这么伤心。

??可是听着她伤心的哭声,他却跟着心里头有些闷,以后再也不和这兄妹玩了,都把他当外人,哼!

??后来,谢安栋调职,夏正朗调职,许多年后,他记忆里还残留着那个女孩的身形,脸庞。

??再后来听说她嫁给了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,再后来听说那个男人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莫凌天。

??听说她为了那个男人,鞍前马后,助他事业如日中天。

??不觉间笑了,女人就是感性,而且还那么傻,就只懂得付出!

??他想,夏晚晴这辈子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,哪怕后来机缘巧合,他与她在同一座大楼办公,他也不曾想过再与她相遇,他想,就让她保留着记忆里的模样,可爱的,傻傻的也好。

??只是犹如泪水滴落于衣襟,并不是衣服干了,感觉就没有了。

??听说她离婚了,听说她的婚姻里介入了小三。

??听说又有一个不输于莫凌天的男人追求她,听说已经谈婚论嫁。

??她的事终究与他无关。

??只是痒痒的,在记忆里翻开了一些画面罢了。

??他想他与她这辈子肯定没有什么缘分,不然离这么近,何以从来没有见过她呢。

??雨夜,他难得加班,哼着曲子下楼,撑了雨伞,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。

??但却不料一个纤细的身形匆匆的,跛着脚走了过来,而且狼狈到气势汹汹的地步,居然那么大胆妄为的打开了他的车门,命

??令他开车。

??那一刻,他微微一愣,犹如记忆重叠,夏晚晴终于又与他相遇了。

??拌嘴,挖苦,提醒,甚至没有多少犹豫就带她去姥爷的诊所为她矫正崴了的脚!

??被姥爷误会是女朋友,他也不解释,面对她正儿八经的质问,他却是有些不高兴。

??他居然失去理性的要她做他的女朋友,平时那些美女们,哪一个不是随便他挑选,可惜的是,他却对一个离婚女人,绯闻女人有了兴趣,有了保护欲。

??他希望有一个女人,那么全心全意的爱自己,不需要那女人娇艳入骨,不需要那女人地位不凡,只需要她无论活多么大,都那么坦诚,那么倔犟,那么让人怜爱。

??夏晚晴,却让他本以为不相干的心,起了保护和拥有的念头。

??于是,他威胁着她,带她去那样的宴会,想为她出一口气,但却不料让她受到莫大的屈辱,当一向什么事情都宠着自己,忍着自己的妈妈出现在会场,用那样的态度,表明了她对夏晚晴的不欢迎时,当她还沉浸在旧爱新欢的苦海中无力脱身时,他却知道,自己的出现,只会让她更烦恼,更难堪。

??那一刻他放手了,可是就像是一道疤,或许伤痛会消失,但是曾经受伤的感觉,总会留下。

??夏晚晴在他的胸口留了一道疤,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,轻轻的,似是淡若无痕,却时刻提醒着他,他与她终究无缘。

??ps:谢创的番外,出版另外加的一章,在此补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