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和我的倾城时光

作者:丁墨

甜蜜番外之因为有你

(一)蜜月记

林浅对厉致诚,也不是360度全方位完全满意的。

譬如今天他筹办的婚礼,就令她感到繁琐、世故、无趣。超五星级大酒店、权贵政要莅临、司仪作秀夫妻秀恩爱、满场宾客高大上……与这个年代,任何土豪的婚礼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但林浅也知道,这些是必须的。谁让两人是商界人士,他还是商界知名人士呢。

只不过这晚宾客散去,新郎和新娘累趴在沙发上。新娘看着桌上各种旅游宣传册,心想,婚礼就这么着吧。蜜月可不能让任何人打扰。于是精神抖擞地坐起来,拿起几张海岛照片,问厉致诚:“蜜月我来安排,你有什么要求?”

厉致诚看着身着红色旗袍的女人一妖娆的身一体曲线,抬眸答:“都行。我有新娘就可以了。”

林浅:“噗……”

三天后,某国外海岛。

蔚蓝的天,湛蓝的海,白色的沙滩,以及,无边无际的丛林。两人背着行囊,宛如任何一对年轻的、徒步旅行的情侣。这是林浅梦寐以求很久的两人之旅,自然很是雀跃。

两人沿着沙滩往酒店走去,身旁就是海与林的一交一界点。厉致诚脸上也噙着浅浅的笑,双手插裤兜里跟在她身后。

“这里地形复杂,小心迷路。”淡淡的嗓音。

林浅回头瞪他一眼。

不能怪她以德报怨。主要是自从两人感情稳定、事业稳固后,他似乎越来越喜欢在她面前暴露大灰狼的本一性一了。具体表现为:经常漫不经心地调一戏她、捉弄她、稍不留神就吃掉她……

所以他这句关心的话语,听到林浅的耳朵里,就好像在说“一切尽在我掌控,依附我、跟着我,才是你最明智的选择”——大灰狼对于重申和回味自己的独占权这件事,是乐此不彼的。

“切。难道你就对这里了如指掌?”她忿忿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我们打个赌吧。”林浅的玩一性一和好胜心又被激起来了,“我躲起来,如果你能找到我,我就……洗一个星期的碗!”

耀眼的一阳一光下,厉致诚微微眯了眼,上前一步,低头看着她,俊朗容颜比她见过的任何青年都要深沉动人。

“不。如果我赢了,你就……”

身旁有路人经过,他稍稍压低了嗓音,唯有林浅听到。她的脸倏地红了,一把推开他:“讨厌!”

但赌约还是就此成立了。

不过,由于林浅对厉致诚,总是逢赌必输。所以这次,她留了个心眼,提出三局两胜制。

第一局的地点她就选得很有水平——潜水。朦朦胧胧的水底,每个人都穿着潜水服戴着面罩,他能找到她才怪!

午后,一阳一光明媚,海风清新。

林浅背着氧气瓶,得意地在一片水下礁岩旁游来游去。看看小鱼,看看水生植物,躲开外星生物般的大型水母……啊,兴奋又快活。她身旁是五六个穿着同样潜水服的年轻女人,大家身形都差不多,她就不信厉致诚真能把她分辨出来。

正想着,忽然就看到不远处,一个男人泳姿健美的朝她们快速游过来。

林浅心头一喜,立刻估摸了一下时间。她跟厉致诚分开已经有半个小时,这块海域不大,他也该找到这里了。再看那身形和泳姿,越看越像他。

于是林浅趴在一块岩石上不动,继续混在众人中——切,她才不会游一动呢,这样他肯定一眼就看出来。

那男人越游越近。潜水镜后的眼藏得很深,他在离女人们两三米远的地方停下,望着她们,像是在观察,又像是在伺机而动。

林浅装得更加若无其事。但她其实也很好奇,特种兵出身的他,真的就那么神?随随便便就能跟踪捕获他?不至于吧?况且他是陆战兵,这可是在水里……

正一胡一思乱想,忽然就见他游向右前方的一个女人。

哎!错了啊你!

林浅心中涌起的竟然不是高兴,而是郁闷。眼看他就要拉那个女人的手,林浅想也没想就一个猛扎过去,扎到两人中间,然后抬头狠狠地看着他。谁知他像早料到了会发生什么,那伸出去的手突然转向,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。林浅瞬间身一体失去平衡,随着他在水里转了两圈,两人才漂浮平衡下来。

他抱着她,抱得很紧。手还捏了一下她的腰。

林浅这才知道上当。他早就认出了她,故意略施小计,等着她投怀送抱。

这人!

她瞪着他,无声地用嘴型说:“无一耻!”

他的眼中却有笑。

“哼!”林浅作势要逃离他的怀抱,却被他拉着一路往上游。待到两人刚浮出一水面,她的面罩就被人摘掉,而他的脸已经俯下来,深深一吻住了她。海面上闪动着点点波光,落日在遥远的前方,眼前的景色美不胜收。而他低声在她耳边说:“承让。”

林浅被吻得意乱情迷,但还没忘记顽守战线:“别高兴得太早,还有两局!”

结果第二局她输得毫无悬念。

场地还是她选的,广阔深远的丛林。

林浅好歹也是户外热一爱一者,自信能逃脱特种兵的追踪。她的方案也很简单,直接在丛林深处,找了棵枝叶繁密的大树,然后呲溜溜地爬了上去,伏一在树干上。

她就不信,厉致诚在一片树林中,能找到她这一棵树。

结果……他真的找到了。

五分钟后,林浅别别扭扭地搂着根粗树枝,望着沿树干正利落攀爬而上的厉致诚,真的好悲催啊。

“喂,你怎么找到我的!你是不是作一弊了?”她不死心的问。

厉致诚已经爬到了她跟前,闻言笑笑。

“一路脚印、被压弯的树枝……”他一把将她从树枝上扯过来,扣回怀里,“我的新侦察兵都能找到你。”

林浅探头往下看看,可丛林茫茫,还真看不出来他说的那些似乎很明显的迹象。

林浅扭头就想往下爬:“好吧,你赢了,我回去洗碗……”

人已经被再次拉了回来。

“怎么?打算耍赖吗?”清淡却低沉的嗓音,“赌注还没给我。”

林浅的脸一下子红了。

当天傍晚,在酒店房间以及……大树上,兑现了一下午赌注的林浅,腰酸背痛地下楼,来到当地居民举办的沙滩篝火化妆晚会。

今晚是他们的第三局。这一局的输赢本身已经没有意义。不过林浅还是按原计划,进行了全面伪装。她不仅戴上了鬼怪面罩,还穿了条厉致诚没见过的新裙子。甚至还往胸罩和腰间……咳咳咳,塞了些棉垫、缠了布条,改变身形体态。

结果她没想到,这一招还真的奏效了。

夜色迷一离,篝火摇曳。无数游人和当地居民舞做一一团一。林浅也混迹在舞池中。刚跳了一会儿,就看到厉致诚从不远处走过。

他没有化妆,林浅也很自然而然觉得,以他的一性一格肯定不愿意戴面具、化得花里一胡一哨。他就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色长裤,从人群旁走过,眉目出众。他朝她的方向遥遥望了一眼,林浅赶紧低头躲避。结果,他还真没发现,目光淡漠滑过众人,又朝另一边看了过去。

林浅忽然就怔住了。

然后她忽然笑了。她想,她到底有多喜欢他呢?仅仅看着他在人群找寻找自己的样子,就会感觉到心疼。仅仅只是游戏中的一次错失,就令她觉得受不了。

悄无声息,却又一温一柔地,她缓缓从背后走向他。

“喂,看哪儿呢?”她嗓音清亮悠扬。

厉致诚身形一顿,转身看着她,眉目间缓缓染上笑。

“找到了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林浅隔着一步的距离站在他眼前,忍不住也笑了,说:“这怎么能算!是我自己走出来的,是我……是我想被你找到!”

可厉致诚的神色却没有半点变化,将伊人的手一拉,拥入怀里。

“我知道。”他说,“一直都是。”

林浅的心突地一震。而厉致诚在夜色星空下,眸色静深地望着她。

一直都是。

在相爱之前,你就只对我一个人怜惜,你一直给我机会靠近。朝夕相处里、转身回眸里,点点滴滴都是你自己都未察觉的一爱一意。你想被我找到,你想被我得到,从相遇的第一天起。

我怎么会不明白,那是一个女人最珍贵的动心。

而我何其有幸,终于拥有了你。冠以我的姓氏,未辜负你的动心。

……

“哼哼,你这话什么意思?明明是你追的我!”

“嗯。因为我明确接收到你给的讯号,然后按讯号行动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讯号?!”

他伸手将她的眼睛轻轻一点:“这里。”

从很早的时候起,你看我的缱眷眼神里。

(二)生子记

对于生男孩还是生女孩这个问题,林浅跟大多数女人一样,也有过一番纠结。

生男孩吧,大概就会像父亲。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抬头看着沙发对面的厉致诚。

感觉……还真不错呢。

但生女孩也有女孩的好,贴心啊、乖一巧啊,而且大概会被无所不能的父亲一宠一成个小公主。想想又觉得很美妙。

于是问生娃的合作方:“你希望生个男孩还是女孩?”

厉致诚头也不抬,答得干脆:“女孩。”

林浅诧异:“为什么?”

“女孩不用背负太多。”

林浅起初有点发愣,再一琢磨,觉出味了。

果然啊!他也太大男子主义了吧!

“现在这个社会,女孩也会背负很多!”她不赞同地说,“也能背负很多。”

厉致诚眼中闪过笑意,起身坐到她边上,手一勾。

“是吗?我们俩之间,谁背负更多?任何方面。”

林浅认真思考起来。

家业、事业,这不用说。他已经是新一爱一达集一团一董事长,另外这些年还投资参股了一些他认为发展很好的公司。这货已经不断在发展他的商业帝国。而她依旧守在自己的倾城品牌,并且还被他控股……好吧,他承担了更多。

家庭?呃,居然也是他付出更多?他搞定了她哥哥娶到了她,他还定期陪她去看望母亲,近来她跟母亲的关系越来越好,都是拜这个女婿所赐……

身一体健康?好像也是他。工作再忙,他都在安排两人的锻炼计划,在他的带动下,两人生活规律、身一体健康、吃嘛嘛香……

就连床上……咳咳,也基本是他出力。

……

林浅的脸微微一烫,说:“好吧,就算你说得有道理。可现在,好女人常有,好男人不常有啊。”她若有所思地望着他——如果真的生了女孩,她会有这样的幸运,找到一个像他这么好的男人吗?

厉致诚却答:“我的女儿,会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很清楚。”

五年后。

当年,厉致诚一语成谶,林浅果然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女孩。而且一性一子上,还真的像父亲,安静、独立,这么小的年纪,已经有了心计。

譬如现在……

厉家的儿童玩具房里,厉承澜、季澍(季白之子),正在跟薄简(薄靳言之子)耳语。

季澍:“薄简,你就按我说的,站在屋檐下。等夕一阳一承45度角照射在冰面上时,气一温一达到3摄氏度,冰面上的蒸汽就会出现彩虹。”

小他俩2岁的厉承澜也添油加醋:“是啊,简哥哥,书上是这么说的,你去试试。”

经过门边的林浅,听到他俩对薄简灌输的古怪理论,不由得好奇——她可没听说过。

然后就看到清风明月般的男孩薄简点点头:“好,我去观察,我会告诉你们结论。”然后就走出玩具房,看到林浅,还礼貌而倨傲地、跟个小大人似的点头:“伯母。”

林浅被他那句“伯母”惊了一下,失笑:“你叫我阿姨就好。”

结果他一走,季澍和厉承澜两个小腹黑就一阵坏笑。

然后坐下,拿起新的游戏机,开始双人对打。

而一阳一台上的薄简……

林浅走过去,问:“你看到他们说的彩虹了吗?”

薄简看着广阔的积雪和冰面,微笑答:“林阿姨,你怎么相信他们那么幼稚的说辞?”

林浅:“……”又疑惑了: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

薄简极难得地露出羞涩的笑容。

“阿姨,你大概不明白。女孩早期向心仪的男孩表达一爱一慕的方式,就是捉弄他。”他淡然地说,“虽然我志在刑侦破案,未来几年都不会答应她。但是也不能直接一个女孩的好意。所以就让她误以为,骗到我了吧。”

林浅:“……”

薄简,你才七八岁呀,真的没有太自恋,想得太多吗?

等她回到玩具房,就见季澍正手把手教女儿在打游戏。八岁的男孩,却长得比同龄人更高,深邃的五官,微笑的容颜,以及稳重有力的言行举止,隐隐已有翩翩公子一温一润如玉腹黑一逼一人的征兆。两个孩子玩得很开心,厉承澜一直甜甜地在叫“季澍哥哥,季澍哥哥。”

大概是受薄简影响,等林浅回到客厅,也有点开始思虑过甚了。她对厉致诚说:“现在三个孩子都很好。将来长大了,万一要是三角恋就纠结了。季澍很好,薄简也很好。”

厉致诚正在看报纸,衬衫西裤英俊如画。闻言头也没抬答道:“这还用纠结?当然选季澍。”

林浅:“……”

老公,你这么瞧不上薄靳言的儿子,真的好么?

作者有话要说:大家:

很不好意思,说好的番外今天才奉上。这几个月发生了不少事,老墨也比较忙,总之请大家见谅。

本书的三个番外已全部写好,其余两个番外《宁惟恺番外之人上之人》《厉致诚番外之倾城一梦》,会在实体书上市后3个月发布,大家可免费阅读。

推理言情新文依旧会在8月1日中午12点准时开坑,不过具体情况可能会有一些变动。所以希望大家密切关注:1、

2、

,新文的所有消息,只会在这两个地方准确发布。

另外,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的《许隽番外之世间的颜色》《独家占有》的出书版番外《此去已经年》(男一女主在新星球的生活,以及是否会跟莫林莫普重逢的事~),均会在8月1日免费发布,近2万字哦!具体发布的方式,也是在上述微博和贴吧两个方式通知~

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的实体书,预计就在6月上市。预定期间应该都会有签名书(不再随机,而是按时间先后顺序),而且是签在书的扉页上,另外可能还会有薄靳言对读者的神秘寄语奉送^_^,所以如果不想错过预定签名书和薄靳言,依旧请关注上述两个方式,因为签名书是限量的哈,先到先得~

最后,最近有没有文荒啊?虽然老墨没有开文,但是好基友随侯珠已经按耐不住了。甜一宠一一浪一漫文,感兴趣的妹一子们都可以去踩一踩哦,这个文应该挺搞笑一温一馨的,据说男一女主角是一对逗比~1v1,竟然还双处,嘿嘿。

8月1日再见!

丁墨

2014年5月26日